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大和佐井|一剎|長篇|剎之一|待|

 
 
 
佐井、你應該找個好女孩然後愛上她,跟她永遠在一起,不要再想起以往的事。
 
大和最後跟佐井說的話,佐井一直都無法忘記,而大和轉身離去的場景更像夢魘般每阻一段時間就在夢中出現。
 
在那之後大和就走出了佐井的生命,佐井就像失去指引的候鳥一樣,被困在寒冷的境地無法離開,彷彿每天每夜都在等待着死亡的來臨,可是佐井始終沒有因為心裡的寒冷而被凍死。
 
想想看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如果人會因為心寒而死,大和早就死透了。想到這裡,佐井忍不住挑起嘴角,結果說甚麼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但是對佐井來說,能讓他自然笑出來的人,始終是大和。
 
從大和離開的那一天起,佐井感覺到自己被狠狠的撕開成兩半,一半是被井野拯救起來然後和她一起過着幸福家庭生活的好丈夫,另一半是被大和遺棄了而迷失方向的學生。
 
佐井的個性有些被動,也許因為長年在根而變得不懂人情世故,也許只是他本身個性就過於安靜,所以很多時候佐井都覺得自己比較適合一個人進行任務。
 
 
直到、遇上大和。
 
過於直綫的思考模式很容易把普通人惹怒,除了大和。
似乎,大和也不能歸類為普通人,所以佐井再怎樣直白刻薄,大和總能一臉從容的對待,而佐井本身那高度服從的個性也讓他能接受大和那種陰沉又不按章法出牌的舉動。
 
而且大和很快就發現了,佐井的嘴賤和直白只是因為太過單純和坦白而已。
 
「以你這樣的年紀才開始學習社交是不容易,所以只有我倆的時候你不用假笑、也不用客套,隨便你想怎樣都可以。」
 
當時大和對佐井有着莫名其妙的疼惜。
可能是因為自己小時候也經歷過一段不能為外人道的日子,被大蛇丸禁錮着進行人體實驗,身體承受着各種各樣的痛苦同時,也看着身邊同為實驗體的孩子們一去不回。最讓大和喘不過氣來的並不止於曾經的種種痛苦,而是那從未消失、一直緊隨着他的巨大陰影。
 
每個細胞都像火燒般灼痛着,可是全身皮膚卻又像木頭般不帶溫度,身體明明痛得要命,但是他卻無法呼喊,就像樹木被斬斷時一樣,再痛也沒法張口求救。
 
大和甚至乎覺得,自己已經不算是人類了。
 
那時候他總是想着,如果當時能和大伙一起死去其實也不錯。
但是、他活下來了。
每一次實驗過後,他都活下來了。
 
大和當時以為,自己的生命會一直這樣苟延殘喘下去,被折磨到失去人類的形態和意識為止。
然而這一切並不如他預期,所有的折磨在大蛇丸覺得嫌了的那一天結束。
 
獨自一人被關在玻璃管裡哭喊着,想要得救卻沒有人施予援手,沒有價值的實驗體就像室內擺設的裝飾植物一樣,再怎樣求救尖叫都不會有人回頭看他一眼,沒有光綫沒有聲音的密室讓年幼的孩子把恐懼無限放大,那一刻成為了他永恆的夢魘。
 
後來還是只能憑自己的能力逃出來,即使團藏沒有回來把他帶走,學會了木遁忍的孩子還是會自行逃出然後活下去。
 
也許,這還是比較好的結果。
然而,事情並沒有這樣發生。
 
如果沒有被帶回根,他就不會知道自己是唯一的生還者,也就不用背負上活不下來的五十九人的生命;如果沒有被帶回根,他就會是個流落於荒郊野外的浪人,也不會知道關於木遁或是木葉的事情;如果沒有被帶回根,他就不會和卡卡西遇上。
 
可是他知道了,也遇上了,所以他無法逃離這一切。
從那時候開始,大和就一直糾結於這個結果,為甚麼全部人都無法活下去,卻只有自己能夠生存下來?當時團藏以至三代的說法是一致的,因為只有自己能夠順利跟初代的細胞完美融合,所以成為了唯一的幸存者。
 
可是這並不是他需要的答案,他想要知道的是,自己憑甚麼活下來,而其他人又活不下來?到底是自己代替其他人活下來,承擔起在實驗中犧牲的人命,還是自己把其他人生存的權利搶奪過來?
 
他一直覺得活着得沉重,重量是來自其他沒活下來的同伴,就像被附身一樣,坐在他肩膀上的生命壓得大和連頭都抬不起來。甚至乎、他曾經覺得承擔起天藏這個名字,可以減輕一些活着的罪惡感。
 
而當時告訴他,能活着就該慶幸的人,是卡卡西。
 
在大和眼中,卡卡西不單是稻草人,他還是那一根救命的稻草。即使同樣是苟延殘喘着,卡卡西還是告訴他要活下去,走到陽光之下。
 
不管是暗部還是根,兩者同樣被黑暗所咀咒,並不會因為一方是直屬火影而顯得比較光明正大,而當時初遇三代,大和發現三代並不了解這個事實似的。
 
「你能活着實在太好了。」那時候三代親自把他從團藏那裡接回去,像個慈父一般的把他抱在懷裡。
 
後來大和偶爾仍會夢到三代當時怎樣抱着那個少年安撫着,而那個少年始終眼神空洞的看着地板。即使三代為他安排了安身之所,也給他一個庇護,但是大和始終無法忘記那個目無表情的少年,看着地板的眼神就像看着地獄的入口一般,深深埋藏的恐怖與絕望。
 
大和不知道為甚麼會為了卡卡西就把團藏多年來灌輸給他的信仰輕易推翻,只為了那個見過三次的敵人。
 
可能是那跟月光一樣柔和的銀髮,也可能是因為對方眼中同樣的絕望,也可能是他口中所說的太陽太誘人。
 
不管在大蛇丸的實驗室還是在根的地下總部,大和其實都沒有甚麼特別的渴望,唯一盤踞在大和腦海中沒有改變過的想法,就是很想活在太陽之下。大概這也是初代的基因所影響,畢竟植物還是需要陽光的。
 
流轉在根和暗部之間,大和始終沒有如願活在陽光之下,然而大和還是不會老實說出來,反正很多植物都是活在陰影之下,而它們對生長環境再怎樣不滿好,還是不會作聲,只會改變以至扭曲自己的形態,從而適應生活環境。
 
在這種立場上,大和覺得自己確實比較接近植物多於人類。
讓大和走到陽光下,團藏與火影之間的鬥爭是一個楔子。
 
團藏想要染指佐助和鳴人的力量,所以指派了佐井加入七班,為了與團藏抗衡,所以綱手才會讓背景與佐井相似的大和暫代卡卡西之職。
 
大和眼中的佐井,看上去跟那個無目表情的小孩有點像。
 
即使現在明明很煽情地和自己糾纏着濕吻着,可仍然是目無表情。可能是身上的墨香、也可能是青澀的技巧、更可能是因為他是佐井,大和覺得吻得再激烈,這孩子都是單純得如絹紙一般雪白。
 
即使心裡再驚嚇,大和表面上仍是冷靜得像個老手一樣,適當地抱緊佐井回應着他的吻。
佐井的吻並沒有持續太久,當他們無意識地視綫對上的時候,佐井似乎在大和眼中窺探到些甚麼,慢慢退開的同時,舌頭沿路遊走過大和的唇齒,煽情卻又不色情。
 
「是你自己說,隨便我想怎樣都可以的。」佐井像個疑惑的孩子一樣,雙手抵着大和的胸口拉開距離,可是人仍然是坐在大和的懷裡沒有打算離開。仔細地察看大和的反應,可是佐井無法從那木然的臉上讀出些甚麼,所以只好直接把心裡說說出來。
 
「我是這樣說的。」佐井的臉看起來有些無辜,可是話語中的坦白讓大和表情起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那麼、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祕密。」這次換大和主動的吻上佐井的嘴唇,卻只是蜻蜓點水式的輕吻一下。
 
「老師,為甚麼要吻我?」
 
「那你又為甚麼吻我?」
 
「我不肯定……卡卡西老師的書是這樣寫的。」
 
「喔……你以後還是別跟卡卡西前輩借書看了。」
 
佐井不肯定、也不知道該怎樣跟大和解釋,他只是很想吻大和而已。就像書裡寫的一樣,佐井覺得自己對大和產生了所謂慾望的感覺。可是為甚麼會是大和,佐井就無法解釋,所以他無法回答大和的問題。
 
經歷過生死,出過再多的任務,心裡帶着再多的創傷,儘管學會了假笑和演戲,對人會客套和奉迎,人也不見得會因此而成長過來。大和是這樣,佐井也是這樣。
 
所以、他們總是對身邊的一切無所適從。
所以、他們只有在對方身邊才毫不疑惑。
 
大和喜歡看着作畫時的佐井,纖長的手指把絹紙打開時,一切看來都是那麼的不真實。
墨是虛幻的,紙是飄渺的,只有佐井臉上那抹淡薄的笑容是真實的。
就連佐井自己都沒有察覺到,自己在作畫的時候,臉上總會帶着一抹淺笑,既不虛假也不奉迎,發自內心的情感如同墨水一般點綴着雪白的絹紙,塗上了微笑的臉孔如流沙一般把大和牽引着,力量不強大卻連綿不絕,大和第一次感到即使無處可逃也沒所謂。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