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大和佐井|一剎|長篇|剎之二|待|

 


「大和老師喜歡作畫嗎?」
「不是特別喜歡。」

「那你為甚麼總是看着我作畫?」
「因為作畫時的你,很專心。」

「我在任務中不夠專心嗎?」
「另一種專心,出任務以外的專心。」

「不是出任務的時候,我也需要專心嗎?」
「是不需要的,所以我才想看。」

跟佐井在山丘頂的大樹下消磨着,對答在佐井把注意力放回畫本上而終結。對於佐井沒完沒了的追問,大和總會一一回答。偶爾大和會覺得自己很卑鄙,他會故意給予一些不着邊際的答案去迴避佐井的問題,避免揭示自己真正的想法。

佐井是對的、也是錯的。

直接提問題避免誤會的最佳方法,但是並不代表每個人都願意給問題提供正確的答案,而讓大和更內疚的是那一份無法誠實地向佐井表達的感情。

因為大和知道,自己的感情會把佐井吞噬,而佐井亦會因為順從而乖乖的被吃掉也不逃避。所以大和可以抱他,也可以吻他,但是就不能說愛他。而大和也知道佐井不懂得說愛,即使佐井愛得再深,他還是不懂說出來。

但其實,大和不懂佐井的地方其實比起像中多,比如說其實佐井知道甚麼是戀愛,那是佐井從身邊的一對前輩觀察所知。當時佐井被領到根的時候,跟他同期的人是油女取根。

在佐井眼中,取根是個很特別的人,比起其他同期的年紀稍長,雖然擁有異常恐怖的祕傳忍術與不討好的外表,可是卻意外的開朗愛說話,聊到家裡的弟弟會非常高興,而且取根那種莫名奇妙的開朗看在佐井眼中,與這個暗殺組織總有點格格不入。

「為甚麼要跟風前輩牽手?」執行七班任務的期間,其中一次佐井回去匯報的時候遇上了取根,有些鬼迷心竅的就問了。

「因為牽手是我們之間唯一能做的事情。」取根慣性地整理着自己的手套,有心裡有些疑惑卻又毫不猶豫的告訴佐井。可能是因為同期的關係,取根與佐井的關係一直以來都不錯,而且佐井的年紀和家裡的弟弟很接近,所以取根總是會無意識的善待佐井。

「我的意思是……牽手代表甚麼?牽了手又能證明甚麼?」佐井鮮少的追根究底,唯有這件事佐井希望得到一個確實的答案。

「真的要給個原因,大概就是因為愛吧!」取根想了想再看看周圍,確定風並不在附近才緩緩的說着,「牽了手不能證明些甚麼,但至少我們都得到安慰。」

「那麼你想吻他嗎?」佐井思考了一下,丟出更直接的問題,「想要跟他造愛?」

「還蠻想的,不過那會要了他的命。」因為知道佐井的個性所以沒有被嚇倒或是覺得被冒犯,取根知道佐井的個性有時候會過於直接,可是他心裡卻比其他人來得更單純。

單純的不懂,單純的愛着而已。

取根唯一沒被面罩蓋住的嘴唇稍為向上勾出歡愉的角度,佐井覺得取根談論着風的時候,臉上的表情非常漂亮,即使實際上佐井只是看到他的嘴巴而已。
看到風遠遠向取根招手然後走過來,取根示意佐井剛才的對話要保密,然後佐井的視綫落在風的雙手上。佐井大概記得最初的時候,風並沒有配戴手套的習慣,後來為了配合取根,手套就變成了任務裝備之一,而再後來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手套就變成了日常服裝的一部分。

「前輩是甚麼時候開始配戴手套的?」佐井向風點頭招呼過後,開口就是沒頭沒尾的提問。

「呃……很久了吧?!我都忘了。」風反應過來的時候抓抓頭髮有點苦惱的想着,「還不是因為這傢伙,不小心點隨時會被他害死的。」

然後接下來就是兩人慣常的互相調侃然後跟佐井道別,佐井也只是維持一貫的淡然目送二人離去。佐井似乎從他們身上看到些甚麼,卻又無法說清那是甚麼,唯一能夠確定的是,佐井有點羡慕他們的關係。

轉念間佐井記得鳴人小櫻的朋友中也有一個是油女家的人,那個人的外表與取根有着相似的地方,可是個性卻比取根內向又沉默得多了。那麼彆扭的人,身邊的人卻是來自比山中家更難纏的日向家。

家族和身份似乎對他倆的關係造成了不少壓力,而且油女家似乎天生就和日向家不和一樣,他們兩個總會因為一些奇怪的事情鬧意見然後冷戰,可是每一次的爭執到最後兩人還是會走在一起,這種關係讓佐井覺得非常莫名其妙。

相比起來,與家裡斷絕了關係的風和取根就輕鬆簡單得多了。
放棄了家族,單純以根的身份活下去,相濡以沫。

那麼,沒有家族包袱、沒有親人、甚至乎連身份都沒有的自己,是不是比他們任何一個人都輕鬆?可是佐井偏偏又覺得每次想起大和的時候,一點都不輕鬆。


為甚麼會想念?為甚麼會在乎?


佐井曾經有一個親如兄長的存在,那時候佐井也想過能加入根和哥哥遇上,是他人生中最好的事。只是當哥哥過身後,佐井體內所有的感情似乎隨着哥哥的離去而消散,所以佐井一直想,如果那時候和哥哥一起去死可能比一個人活下來更好。

「並不會更好……」大和的手按住佐井的頭頂,既不作出任何撫弄的動作,也沒有粗暴的亂揉,就只是單純的把手掌放在他的頭上而已。

「因為遇上你們大伙才是更好嗎?」佐井知道大和又想對他說甚麼伙伴啊生命啊的大道理,可是佐井認為每件事情所帶來的結果都不會是絕對的好或壞,所以不能否定死亡的意義。而且,大和的手讓佐井非常疑惑,可是佐井也只是筆直的站着,頭稍稍因為上方的重力而微垂着,不反抗也不提出質問。

「因為我沒死,你也沒死,所以我們才會遇上。」無法在臉上擠出一丁點的笑容,但是大和心裡是笑着的。即使後來他知道了自己活下來到底有多罪孽深重,但是大和仍然覺得能和佐井遇上都是值得的。離開軟順的髮絲,掌心仍然殘留着那柔滑的觸感,大和心裡不期然回想起當初他知道了自己活着的祕密。

大和知道自己能從大蛇丸手上活下來並非偶然,這是他作為暗部時無意中探知的事情。作為木葉的一份子,大蛇丸明顯被木葉以至三代所縱容,例如三代早就知道嬰兒誘拐事件而默不作聲,又例如明知道大蛇丸暗地裡進行實驗也不聞不問,又例如三代默許了大蛇丸進行了初代基因融合的實驗。

五十九個孩子的死亡時間有着微妙的差點距,直到最後留下的孩子,當時他單純的相信自己是因為頑強的鬥志而存活下來。可是後來他才知道,所謂的鬥志,並不足以讓人從殘酷的實驗中殘存,五十九組對比實驗的數據,才是讓他活下來的原因。

其實團藏也是因為三代的想法才會跟大蛇丸合作進行人體實驗,以至後來庇護自己作為木遁忍者的訓練,三代也是知情而默許的。

要不是團藏做得太過火,讓當時代號為甲的他去暗殺卡卡西,就會不演變成三代出面討人的局面。當時看在少年們眼中,三代前來營救的恩情看起來既偉大又神聖。

然而這一切在謊言揭破後,瓦解了的不獨大和對木葉的信任,還有他的人格。
而當時,少年唯有的就只有初代給他的恩賜與咀咒,還有……卡卡西。

確認了情報後,木遁忍者毫不猶豫的殺掉落在他手上的音忍忍者。這樣做並不是為了保護木葉又或是任何人的名聲,他只是單純的覺得憤怒。

植物不說話,所以他從來也不說,只是把情報默默的埋藏心裡,然後那天半夜他闖進卡卡西的宿舍,第一次爬上了卡卡西的床。

卡卡西同樣是個沉默寡言的人,不過眼前人比他程度更高,雖然他們都不是第一次同床共枕,可是被脫掉衣服然後推倒壓上,順便開始口交,這倒是第一次。但是,他們仍然是保持沉默,就連進入身體的時候也連眉頭也沒皺一下。安靜的把愛做完,安靜的坐起來穿回褲子,安靜的站起來離開了沾粘的床舖,整個過程詭譎到連卡卡西都忍不住開口詢問。

「天藏?」

聽到自己的代號,少年好像聽不懂那是在呼喚自己,仍然是是一話不說的裸着上身站在床邊,大得有點異常的瞳孔仍舊盯着卡卡西看,心思在卡卡西身上卻又像在更遠的地方。
僵硬地搖搖頭,兩秒過後又點點頭,少年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卡卡西全都看到了,但是也看得迷糊了。

「到底甚麼事?」卡卡西顧不得赤身露體的跳下床抓住他的手臂不放,因為卡卡西很清楚眼前的人下一步會甚麼都不說的逃掉。卡卡西不會問為甚麼,做完了才問為甚麼,這聽起來未免太愚蠢了,可是卡卡西知道有更大的陰影正糾纏着這個人,這是卡卡西認為他必需要知道的事。

「我想殺了你……再殺了木葉所有人……」被卡卡西抓住的地方像火燒般灼痛,彷彿燒出了缺口一樣,力量迅速從斷裂處流失,站不住腳的他只好跪在地上垂下頭,「然後自殺。」
仍然挽着對方的手臂,所以卡卡西同樣被牽扯得半彎下腰來,而卡卡西不止彎下腰,甚至乎跪下來跟默默流着淚的人相對着。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