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大和佐井|一剎|長篇|剎之四|待|

 

 
對於卡卡西選擇了伊魯卡,大和是有一點點不快。可是對大和來說,更重要的是卡卡西能重新啟動時間,這樣就已經足夠了。即使自己甚麼都沒有,但是卡卡西能夠重新去愛一個人,對大和來說也能得到某種幸福的幻覺。
 
他們再怎樣接近也好,可是心仍然是遙遠的。即是沾上了對方的味道,無數次肉體的交纏,對方身上每一方寸都瞭如指掌,可是他們從來都不原意為對方來敞開心扉;只因為各自心底那個受了傷的小男孩,只能依靠那片被關閉着的黑暗得到安全感。
 
眼看着卡卡西不由自主的走到伊魯卡身邊,甚至乎走到那個平凡教師的床上去,大和多少是有點不懂。不懂他倆為何會互相吸引、不懂伊魯卡的天真、更不懂伊魯卡如何讓卡卡西心底的小男孩止住了哭泣,然後換上一抹安心的微笑。
 
大和並非真的不懂,只是這種事對他來說一點真實感都沒有。拯救或是被救,愛和被愛這種沒有物理基礎的事對大和來說一點感覺都沒有,全身上下甚至心靈都被樹木硬化的表質所包圍,所以大和甚麼都感覺不到。
 
直到,遇上佐井。
 
更正確來說,大和並不知道當時那個孩子代號是甚麼,可能也是又或者不是『佐井』,但是大和並不在乎。就好像他自己一樣,是甲、是天藏、是大和,但同樣地甚麼都不是。
 
替代卡卡西成為七班的導師,並非大和與鳴人小櫻甚至佐井的初次見面。
在鳴人投入下忍行列以後,暗部與根早就默默地在他背後做了很多事,只是七班三個孩子都不知道而已。
 
那時候負責監視鳴人的,是那個一身墨香的孩子。
而暗地裡協助卡卡西的,是大和。
 
同樣藏身於黑暗中的二人都知道對方的存在,只是他倆的任務並非殲滅對方,所以他們並不介意和平共存一段日子。
 
對男人來說,那一是段微妙的時光,同樣對男孩來說同樣微妙得讓他快要哭出來。更正確來說,那是一段讓男孩痛得快要哭出來的奇遇。
 
當時親人剛過身不久,而根也並非那麼不近人情的組織,至少在男孩拒絕了團藏安排新的拍擋以後,團藏就由得他單獨出任務。可以說是信任,也可以算是常規,由得十來歲的孩子單獨出任務在根來說並不罕見,畢竟他們承受的訓練非常人能想像,所以由得當時已經十三歲的孩子去跟蹤七班,其實也沒有大不了。
 
而且,根與暗部的關係實際上既尷尬又和諧,就好像當初的卡卡西與甲一樣,只要任務互不衝突,他們甚至可以互相合作,所以只是容忍對方在自己眼皮下活動,其實也沒有甚麼大不了。
與下忍相比,男孩作為根的成員的確瞧不起七班三人,即使是程度最高的佐助還是天真與懦弱得像個小鬼似的。跟蹤着進行國外任務的七班好幾天後,男孩都沒有被發現,直到他身邊的樹幹語調平板地說了一句:「你跟太近了,很容易被發現的。」
 
被嚇倒的男孩亂了步調反射性的往上躍,他不是不知道除了自己以外還有別人跟蹤着七班,只是他並沒預料到自己和對方竟然那麼靠近而混然不覺。遠離會發聲的樹幹半秒後,樹幹迅即浮現出一個戴着貓面具的成年男子。來不及回神,男孩被從後而來的樹藤纏住拉回去,然後一氣呵成的被制服了。
 
被壓在地上的少年一聲不響的等着對方了結自己,可是對方並沒有繼續任何動作,反而囉嗦的說教起來。
 
「更正一下,卡卡西前輩早就發現你了,三個小鬼倒還沒甚麼知覺。」讓眼前的孩子認清形勢,男人也同時打量了男孩一下。
 
戴着跟暗部類似的面具卻又不像暗部那樣統一的服裝,外露的皮膚過於蒼白,說明了長年隱藏於黑暗之中,從身手來看說明了他的訓練有素,想也不用想就大概猜出男孩的年資甚至所屬的小隊。
 
感到纏繞着自己腰腿的樹藤仍然束縛着他但卻沒有繼續收緊,男孩眨了眨眼打量着眼前的男人問,「不用滅口嗎?」
 
「這不是任務的一部分。」看不到表情的男人機械式的回答,「但是也不能讓你繼續跟着他們。」
 
在男孩意識過來以前,男人迅速扣住男孩的肩膀毫不猶豫的施暴。伴隨低沉的悶響,男孩肩膀的關節就這樣被卸掉了。同樣的手法在男孩痛得背後冒汗時再來一次,肉體再怎樣堅強也好,這種時候兩臂也只能無力的垂下來。看到男孩早已痛得全身發抖但仍堅持站着而且不哼一聲,男人有點看不過去的按着他的頭讓他坐下休息。劇痛下男孩仍然沉默不語讓男人頗為意外,但轉念間想到受過根的訓練,能忍耐到這種程度卻又非常合理。
 
「有必要嗎?」
男孩仍然冒着冷汗咬緊牙關的時候,另一道成年男子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作為七班的導師,卡卡西自然有盡到責任去保護三個孩子,特別是鳴人身上祕密太多,卡卡西要做的自然比其他導師更多。只是,既然有暗部跟在身後,當然有些事情可以交給他處理。
 
「不是你說不能讓他跟到境外嗎?」男人沒有直接回答,把責任丟回給卡卡西。
 
卡卡西抓抓頭無可奈何,暗部處事的方式卡卡西當然懂得,而且立場問題他也不能介入太多,「我要回去看着他們三個,這邊交給你吧。」
 
轉身回去鳴人他們身邊的同時,卡卡西遲疑了一下再看看戴着面的的男人說,「每次戴上暗部的面具,你就換了人似的。」
 
其實,換了個人似的、是你。
 
這話大和沒說出口,因為不需要說。如果卡卡西沒發現自己早就跟着伊魯卡的腳步走到太陽之下,那麼他也不需要記起自己曾經被束縛在深淵之中,也不需要記起如何從黑暗中得到撫慰,以及那些仍然被過去所糾纏着的人們。
 
暗部和根有着相同的本質,面具給予他們的是另一個統一的身份,所以他既不是大和也不是天藏更不是陽光底下的任何一個有姓名的人,他只是做着作為暗部該做的事。
 
然而,手下留情這一點並不是暗部必然會做的事。
痛得腦裡一片空白的男孩,很快就察覺到卡卡西和暗部男子的打算,同時他也知道男人這樣做是為了手下留情。
 
卸了兩邊肩膀的關節,即使下半身仍有活動能力,但是無法把雙臂復完就已經無法繼續任務,而且留在當場看守着他就是為了確保讓七班遠離之前而不讓他求援。
 
其實可以把他四肢打斷,甚至直接殺了他還比較簡單,但是眼前的暗部沒有這樣做。
安靜的森林除了鳥語蟲鳴外,就只有男孩因為痛楚而略為明顯的呼吸聲,盤腿坐着的男人就像木雕一樣絲毫不動,相對無言的兩人從中午對坐到日落之前。相信七班早已去到男孩無法追蹤的距離,與森林融為一體的男人突然站起來走到男孩面前,開始在他身上摸索。
 
壓抑不住的震抖,可是因為雙手失去活動能力而無法作出任何防禦動作,男孩的本能反應讓男人動作稍為停頓,卻又不受影響的繼續搜索。相比起害怕,男孩更多的是不解,也許眼前這個暗部想從自己身上得到一些關於根的消息,可是作為底層成員,男孩並不覺得自己身上有甚麼可觀的情報。
 
「那一個?」男人的聲音平淡中有着說不出的溫柔,男孩抬眼看着他從自己腰後摸出來的幾組訊號彈,心裡豁然開朗。
 
「藍色的。」男孩語氣有點飄忽,其實這時候他可以利用這個人發出戰鬥增援的訊號而不是受傷求援的訊號,這樣子說不定還有扳下眼前的暗部連帶追上七班。
 
可是男孩沒有這樣做,他確實的告訴男人那一個是受傷求援的訊號彈。
 
「忍一下。」
在男孩還沒弄清楚男人的意思前,男人用同樣的手法把男孩右腳膝蓋的關節也卸下來。沒料到男人突然會這樣做,毫無心理準備的劇痛讓男孩尖叫了出來。
 
咬住牙把身體定住,男孩的叫聲被自己硬生生的停住,然後男人已經消失無蹤,剩下的只有在空中散開的訊號彈粉塵以及一身的傷痛。
 
走到陽光下成為七班一員後,佐井偶爾會想起那次任務的失敗,雖然那不是佐井唯一一次任務失敗,但是弄得那樣狼狽還要被饒了一命,就只有那一次。
 
所以佐井在看到大和那樣特殊的術式,一切就明白了。
佐井並不記恨大和,甚至乎對大和有點念念不忘。因為當時的他們是根與暗部而非佐井與大和,而且實力差距本來就足以讓老練的暗部把年輕的根殺掉,但是當時的暗部也沒有這樣做,所以佐井不懂。
 
臨時七班的第一個外宿的晚上,佐井和鳴人就因為鬧意見而被大和訓話了,站在大和面前聽着他說個不停,佐井有點懷疑這個人是否三年前的同一人。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