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大和佐井|一剎|長篇|剎之五|待|

 

 
「你和三年前不太一樣。」
「你倒是沒怎樣改變。」
 
卸下面具的男孩早已長成少年,以為男人會認不出自己而被嚇倒,沒想過對方竟然更早就察覺到,而且反被嗆了。
 
趁着鳴人和小櫻睡下以後,佐井沒想過掩飾甚麼就向大和挑明,而大和也沒有故意否認或是隱瞞些甚麼,光明正大地承認了就是自己讓他吃過苦頭,甚至乎大和連營火都準備好,似乎是期待着佐井私下來跟自己會面。
 
「當時的你不是那樣婆婆媽媽的。」佐井臉上的笑容是輕鬆的,但是肢體卻是拘謹的。
 
「因為他們需要一個婆婆媽媽的老師。」指一指在臨時木屋裡休息的二人,大和的瞳孔再次慢慢放大,用來應付鳴人和小櫻的傻氣和可靠慢慢自視綫中退去,回復了作為暗部了那種散漫無望的眼神。
 
過於真實的大和讓佐井有些意外,意外到佐井都不知道該作出甚麼反應。所以佐井忘了自己本來的目的,也忘了要繼續假笑而一臉驚訝的後退兩步,轉身逃離現場。
大和並沒有窮追猛打些甚麼,彷彿佐井剛才並沒有出現過似的,看着營火燒得正盛,大和腦內的血管似乎也跟着火焰的節奏劇烈跳動着,心裡因為佐井的存在而牽起了一陣風暴。
 
這個問題三年前就問過自己,為何不殺掉那個根的男孩?
三年後這個男孩成長為少年再次出現,更多的問題伴隨着少年而來。為何當時沒殺掉他?為何不去掩飾自己的情緒?為何他的眼睛跟三年前一樣的單純?
 
為何當時試探了他?
 
大和曾經是根的成員,這是佐井並不知道的事情,所以佐井不會知道大和多少也知道根的一定特定常規、守則、甚至訊號彈的顏色代號。
 
大和不知道當時的自己想要甚麼答案,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求證些甚麼,可是當那孩子決定對他誠實以後,大和反而更覺得壓抑。也許,大和只是希望得到更殘酷的對待,而不是被感激。
 
大和覺忍不住笑了,只因為佐井當時的老實,就讓他記住了他三年,大和討厭總愛懷念過去的自己。更討厭只因為僅僅從面具後露出的雙眼,就認出了今天的佐井。
 
大和知道這樣一點都不理性,可是這就是事實。他第一眼就認出佐井並不是憑他的身手或是使用畫墨的特殊攻擊手法,而是他的眼睛。
 
當時他們的臉都被隱藏着可是眼睛卻是赤裸的,而大和只是憑着那一眼就決定放過當時的男孩,也是憑那一眼認出了今天的佐井。
 
大和感覺到有些東西把自己糾纏上,即使視綫移開了仍然清晰感覺到。不解、迷惑、好奇、不安、以及沒說出口的保護欲。相似的背景和經歷,佐井仍然保持着一份難以言喻的單純,如果能保持佐井這份純情,也許自己就能得到救贖。
 
就連大和也忍不住恥笑自己的愚蠢,竟然把這種無理取鬧的想法加諸在另一個人身上。只是,大和並不知道同樣可笑的想法,早已在佐井心底慢慢滋長。
 
雖然曾經吃過大和的苦頭,但是佐井沒有忘記當時男人看着他的眼神是憐惜的,讓他受點傷也是為了留着他的命,又不至於任務失敗而被重罰。
 
其實佐井知道大和一直都沒有改變過,從三年前到三年後,從暗部到大和老師。
佐井知道自己對大和有點感覺,有別於過往每一個遇上的人,兄長、團藏、取根和風、鳴人和小櫻。然後佐井看到卡卡西摟着大和的肩膊親暱的說話,佐井突然覺得有些東西在心裡翻弄着,慢慢形成了漩渦。
 
佐井發誓不是故意的,可是當他察覺到卡卡西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時候,佐井才知道自己盯着卡卡西看的視線到底有多露骨。不安的把視綫飄開,卡卡西卻找了個藉口把小櫻和鳴人打發了,留着他一臉了然的說,「因為大和嗎?」
 
佐井無神的視綫停留在卡卡西身上一語不發,臉上沒有太多的驚訝,可是忍不住挑眉的動作反映出佐井心裡不安穩的情緒。卡卡西不期然想着,其實從根出身的人,比起想像中更單純,因為一直被壓抑着感情,所以當感情被觸發以後他們都顯得比誰都更張狂和誠實。
 
「也許你不知道,又或是故意不知道吧,」卡卡西像對待鳴人一般的摸了摸佐井的頭說,「大和看你的眼神,跟你看他的眼神是一樣的。」
 
「那是甚麼意思?」佐井心裡除了疑惑還是疑惑,這麼複雜的意思他不懂。
卡卡西搖搖頭拒絕說明,反而從口袋裡拿出了經常看的小說遞給佐井,「看完你會有些心得,記得要還我。」
 
並不是卡卡西最愛看的親熱系列,可是從封面插畫以及放蕩的書名來看,似乎也是類似的東西,佐井茫然的點點頭還是禮貌性質的道謝了。
 
卡卡西從一開始就大概猜到大和跟佐井不是第一次見面,到後來從大和口中得知,佐井就是當時跟蹤他們的根。卡卡西一點都不意外像佐井這樣纖細的孩子會有人質情意結,而且大和似乎有把自己在意的人先揍一頓再說的習慣。少年時代,卡卡西都不知道被揍了多少次,每次要不是自己手下留情,那個木遁忍者就真的會回去當樹木的肥料,可是當時卡卡西都不知道自己怎會對他能夠如此的忍讓。想到這裡,卡卡西不自覺的吐一口氣,雖然從來沒有跟大和承諾又或是承認過些甚麼,但是他們之間確實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相依相靠着,只是在遇上伊魯卡後,卡卡西就鬼迷心竅的追在伊魯卡身邊,然後跟大和之間漸行漸遠,有一段時間卡卡西無法面對那個偶爾還是會不自覺從頭上冒出枝葉來的傢伙,明明心中有愧卻還表現得一如往式的親暱,卡卡西還沒有勇敢到在大和面前承認自己曾經因為軟弱而借用大和的體溫,然後卻又把他棄之不顧。
 
可是再內疚也好,卡卡西還不至於打算把大和與佐井湊和在一起,畢竟他本來就不是好管閒事的人。然而,如果這是佐井與大和的意願,卡卡西倒是希望他們能夠勇敢一點,坦白一點。
 
這確實是好管閒事了,卡卡西忍不住再嘆一口氣。
大概,是被伊魯卡感染了。
 
因為七班與卡卡西的關係,伊魯卡對大和也有着一定程度的認識,甚至乎伊魯卡比起像中更了解他們的關係。比如說大和對卡卡西抱有依戀和崇拜的感情,卡卡西也對大和有着無可理喻的執着,以及他倆曾經是床伴。
 
像卡卡西這樣的人,別說是女人,就連男人都會被吸引。所以伊魯卡最初也被卡卡西的魅力所牽動,可是真正讓伊魯卡動心的,卻是他的脆弱與真實。
 
還未與卡卡西接觸以前,其實伊魯卡早已認識卡卡西,只不過是卡卡西不認識他罷。年紀差不多的兩人走過了同樣的年代,卡卡西絕對是他們那一輩人當中的傳奇人物,即使不故意打聽還是會聽說不少。所以伊魯卡從很早的時候已經想,這樣走過戰場與地獄,失去了所有的親人和同伴,卡卡西這樣存活下來是一份恩賜,亦是懲罰。
 
而當卡卡西半夜站在伊魯卡的宿舍窗外,一臉認真的說想要跟他請教鳴人的事的時候,伊魯卡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個藉口果然爛到讓你笑了。」卡卡西垂着眼有點尷尬的把視綫飄開。
 
「其實也沒有很爛,只是這種理由和你不太搭調罷。」伊魯卡笑夠了,「我還以為你會更直接的說想和我見面……或是其他的。」
 
「我也以為你會比想像中更靦腆。」看到伊魯卡往後退開示意他進去房間的時候,卡卡西也不客氣的進去了。
 
「靦腆這種事,跟你不需要吧?」伊魯卡沒有試探也沒有迴避,甚至乎比起卡卡西更直接。伊魯卡看到卡卡西眼裡的寂寞,跟鳴人同出一轍的寂寞,既堅強又脆弱,搖搖欲墮的心靈隨時會摔個粉碎,所以伊魯卡忍不住抱住了鳴人,也同樣的抱住了卡卡西。可是,安慰一個孩子跟安慰一個成年男子所導致的效果可是差之千里,鳴人只會用力的抱回伊魯卡,尋找類似父親的感覺。
 
而卡卡西需要的遠不止這些,所以伊魯卡也予取予求,直到卡卡西得到想要的一切。
 
伊魯卡其實並不如別人以為的單純,所以當卡卡西開始以鳴人為理由接近他的時候,他就知道是怎麼回事,問題只在於要不要配合和接受。伊魯卡從來不會問為甚麼,比如說他不會問鳴人有多想念父母,也不會問為何當時死的是自己家人,更不會問卡卡西為甚麼看上自己。因為伊魯卡從很早的時候就知道,愛不愛或是恨不恨都是沒有理由也沒法開解,而唯一不讓自己被感情吞噬的方法,並不是不去抹殺感情,而是從一次又一次的創傷中,學會原諒別人以及原諒自己。
 
也許是作為老師的慣性,也可能是卡卡西從來沒有展現人前的軟弱,伊魯卡覺得一切像是神推鬼使讓卡卡西走進自己的個人空間,甚至走到他的床上去。
 
伊魯卡不否認自己也寂寞,可是忍者本來就是一群寂寞的人,殺過人也等着被殺,還未死去的就要看着重要的人被殺,活下來的都是遍體鱗傷身心俱殘,希望找到能讓自己止痛的方法。
 
做愛挺不錯,做愛時的刺痛與快感很適合用來麻醉內心持續不斷的抽痛,所以伊魯卡不介意和卡卡西盡情的相擁,互相佔有對方。
 
只是伊魯卡跟卡卡西上過床的每一個人都不同,伊魯卡不單止追尋肉體的快感,他還會在造愛的過程中溫柔地看顧着卡卡西。偶爾卡卡西會跟伊魯卡說說日常事,也會問問伊魯卡的日常事,本來只是尋常的學校生活又或是沉悶的殺人工作,可是從對方口中慢慢的道出,卻有着說不出的細膩。
 
這一切讓卡卡西非常不適應,彷彿交往中的人們一樣。
從一開始卡卡西的確只是為了帶班的事而跟伊魯卡接觸,就像紅或是阿斯瑪一樣。可是伊魯卡的笑容和穩定漸漸讓卡卡西迷失了,為甚麼作為一個與生死為伴的人,伊魯卡仍然可以保持這種溫柔和安穩?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