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排球少年-祕密(梟谷中心)之八

春末的空氣潮濕又帶點暖意,但是吹到臉上的晚風仍然是會冷得讓人顫抖,經過了一整天的活動再加上空氣中的水份,鷲尾本來梳成朝天的髮型似乎有點堅持不住的微微塌下,站在樓梯上方的木葉疑惑的看着底下的鷲尾,明明只要很隨意的一句『怎麼還在啊』就能把狀況帶過去,可是看着鷲尾緊盯着自己的神情,木葉就是無法說出口。

 

 

木葉不太擅長應付鷲尾這種人。

認真,而且毫不掩飾情緒的人。

 

 

木葉身邊一直都有很多擅長隱藏感情的人,包括他自己。畢竟要維持群體的和諧與熱絡,隱瞞個人的喜惡以及妥協是無可避免的事情,可是像木兔那樣不管別人死活的傢伙仍然是有的,而像鷲尾那種不願擺陪笑臉的人,其實又是另一種任性。

 

隨意抓抓自己已經不算整齊的頭髮,木葉慢慢的走下樓梯終於問了一句,「怎麼還在啊?」

 

「等你。」

被鷲尾的直球狠狠的砸到臉上,木葉想要迴避也避不了,可是也因為鷲尾的直球讓他害怕了,所以木葉決定保持沉默的慢慢走開。

 

不意外的鷲尾跟着自己走向車站,只是平常即使練習完結後,他們大多數會錯開了離校時間,所以木葉從來都不知道鷲尾跟自己是在同一個車站等車。陪伴木兔自主練習,分擔處理木兔不願處理的隊務,跟赤葦討論策略,跟小見猿杙一起溫習,各種各樣的瑣事讓木葉從來都沒機會跟鷲尾一同離開,這種巧妙的錯過想起來其實也很匪疑所思。

 

木葉不了解鷲尾的事情,過於沉默的人沒有刻意隱瞞自己的事情,但也沒有故意把自己的心事和往事公諸人前。而在木葉的眼中,現在的鷲尾就像一個守護者一樣,不言不語的站在自己身邊看着公車的到站預報。

 

看着鷲尾的側臉,木葉不自覺的把木兔的幻影跟眼前人重疊起來。勉強來說身高和髮型是有點相似,可是鷲尾怎樣看都跟木兔有着差天共地的分別。直到自己所等待的公車來到以前,木葉心裡無數的猶疑和問題沒有一個可以宣之於口。

 

「車到了,明天見。」木葉的視線遊移在慢慢進站的公車以及鷲尾之間,牽扯着一貫慣常的笑容向鷲尾揮揮手。

 

「明天見。」鷲尾仍然是沒甚麼表情的,微微肯首的目送木葉上車。

在靠窗的座位安頓下來後,回頭看到鷲尾仍然站在車站目送自己,木葉才想到剛才忘了問鷲尾到底在等那一號的公車。嘆一口氣,雖然身體和精神都累得可以睡癱在車上,可是想到鷲尾目送自己的表情,木葉的心情波動得就像不斷流轉的旋渦,想要停也停不下來。按住手上仍然微微發燙的傷口,木葉閉上眼想要制止自己再去想。

 

然而,木葉總是不能制止自己胡思亂想。從那一天起,最常回轉在思緒中的記憶,就是美工刀尖刺穿皮膚的瞬間。

 

第一刀劃下去的時候,先前狂亂的心跳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腦血管過份擴張而引至的頭昏與麻痺,模糊了的聽覺與視覺讓木葉陷入虛幻的空間,痛楚和恐懼都隨着愉悅感的提昇被掩蓋了。一秒間,讓木葉痛苦了很久的感情與記憶都因為這份平靜與愉悅而變得淡薄,隨着血液從皮膚上的缺口流出來,被抑制了很久的淚水也終於得到釋放。

 

對木葉來說那是最好的選擇。

 

從來木葉就知道,感情並不是大賣場,既沒有先到先得,亦沒有預訂貨品。有的,就只是你情我願,而且必需是『你情』和『我願』同時出現才成立。

也許有那麼一秒間,木葉是憎恨過木兔的。可是冷靜下來後,木葉又覺得不能把責任全推在木兔身上,畢竟從最初開始,自己就沒有明確的拒絕過木兔,而木兔也沒有正式的表白過。所以他們之間從來就沒有任何承諾,一切都只是荷爾蒙作崇而已。不管吻過多少次,又或是被抱過多少次,他們始終沒有說過愛或是喜歡。木葉知道木兔只是很寂寞,想要找個人陪伴罷了。

 

剛好,他就是那個人。

 

從一開始木葉只是覺得木兔拿他來開玩笑而己,可是被強吻的次數起來越多,而且木兔對他的擁抱亦越來越不安分,木葉漸漸迷失在木兔的懷抱與曖昧之中。

 

曾經木葉強迫木兔在自主練習後再留校把功課做完,結果因為木兔磨磨蹭蹭的弄到管理員先生來巡邏才知道已經晚得錯過晚飯時間,唯一慶幸的是功課勉強完成。木葉邊收拾邊碎碎唸着,像個死小孩一樣的木兔本來想要幫忙木葉整理部室,可是被木葉以『你不幫忙就已經很幫忙了』為理由,趕出去部室外面等他。沒一會木葉出來要把門鎖上的時候,才發現木兔因為無聊而在樓梯上跳來跳去的,等木兔注意到木葉看着他的時候,剛好他跳到樓梯下面抬起來看看木葉好了沒。

 

木兔天真瀾漫的笑着說『好慢喔』,那一抹笑容木葉知道他這輩子都無法忘掉,儘管它所帶來的已經由甜蜜變成苦澀,而且這抹笑容已經屬於另一個人,木葉仍然無法忘懷當初的美好。明明已經變得那麼不堪,木葉仍然無法拒絕木兔的任何要求。每次木兔任性的撒嬌或是親暱的討抱,木葉也只能說服自己那不過是損友間的遊戲罷。

 

木葉知道,木兔只是想要很多愛罷了。

 

雖然天氣漸漸回暖,可是春末晚間的氣溫仍然帶着明顯的寒意,洗過後的木葉仍然穿上長袖外套來保溫。窩在床邊看着老師派給他們三年級的升學資料,木葉隨便的翻閱着卻沒有任何東西看在心上。手機的通訊較件偶爾發出響聲,大多數木葉都用貼圖打發了聊天群傳來的無聊話題,而排球隊群組傳來的短訊,木葉也盡量回一兩句簡短的話。

 

直到木兔在只有他們幾個人群組傳來的短訊,內容反覆地說着赤葦這星期是測驗週好忙,沒空陪他所以很無聊云云,小見倒是很快的回了要木兔快點斷奶,猿杙也回了叫木兔無聊就去看劇集,新垣結衣好可愛之類的。而正在溫習的赤葦也在半小時後回覆了群組一句,木兔前輩有空就去溫習吧!

 

而久久未能回應的木葉看到赤葦的回覆後,也終於打了一句無關痛癢的『新垣結衣好可愛+1』,就把電話丟到床上不去理會。

坐在床邊地上,側着身把臉埋在床舖裡,木葉感到不管生理還是心理上,都有着窒息的感覺。閉着眼撫上痕跡斑駁的手臂,指甲忍不住用力的抓下去,隔着布料的粗暴行為並沒有太明顯的痛楚,所以木葉不耐煩的把衣袖扯起然後更用力的撕抓着正在癒合的傷口,指甲沾上濕暖感的同時,本來用美工刀所造成的傷口,隨着甲指的侵犯由整齊平順的慢慢變得模糊不堪,就像木葉的情感一樣。

 

木葉一直覺得赤葦才是最無辜。

赤葦是個始終如一而且正直的人,明明是比較年幼那個,卻總是一絲不苟地打點着球隊的事,讓他們那些高年生都覺得安心。而且赤葦毫不含糊的個性也讓木葉非常喜歡,所以如果赤葦跟木兔就是木葉所理解的你情我願,木葉找不到理由還要在擋路。

 

那麼好的孩子竟然喜歡上木兔,還真浪費。

木葉無聲的苦笑着。

 

維持着把臉堆在床舖的姿勢,抑壓着聲音的嘶叫着,悲鳴都被柔軟的棉被吸收掉,直到所有情緒回歸平靜。

 

讓木葉再次抬起頭,是沉靜了一陣子的電話傳來的簡訊鈴聲。

把血肉模糊的手放開,重新把電話拿起來卻發現簡訊並非來自群組,而是鷲尾的私訊。帶着猶豫的心情把對話框點開,鷲尾只是傳來一句『睡了嗎』,看得木葉莫名奇妙的。隨意用手擦一擦臉,木葉簡單的告訴鷲尾他在看升學資料,然後鷲尾就花了五分鐘才能回一句『是喔』。

 

到底鷲尾在幹甚麼?

無法理解的狀況,讓木葉把心思稍為從木兔身上轉移出來,木葉試着搞清楚電話對面那個不擅長使用聊天軟件的人,那傢伙甚至乎連聊天可能都不懂,到底甚麼原因讓鷲尾選上了自己來挑戰聊天這課題。

 

兩人的對話彷彿兩個平行空間重疊了一樣,當鷲尾開始說着升學資料的事,木葉因為等太久了已經轉移話題,問他剛才怎麼不回群組訊息,等到鷲尾回來一句『不擅長』之際,木葉想把話題拉回去升學相關的方面,而問了大學模擬試的事,鷲尾又回到群組的話題之上,兩人的對話就這樣回轉着而搭不上。直到兩邊都沉寂了十分鐘後,鷲尾又再傳來一條簡訊,簡訊的內容不止讓木葉氣窒了,還讓他只能已讀不回。

 

『其實我是在確認你沒事。』

 

手撫上了仍然滲着血的傷口,木葉把電話電源關掉然後倒在床上,棉被隨便的捲在身上連燈也沒關就窩在床上胡思亂想到睡着為止。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