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排球少年-祕密(梟谷中心)之十二

始終保持沉默的鷲尾看着木兔和白福起哄說要給木葉餵食餵藥,而白福粗暴的手段跟木兔同出一轍,似乎是想把整個飯糰塞進木葉的嘴巴裡。沒理會他倆的暴行,鷲尾默默的把三班班長交給他的筆記和學校通告整齊的放在木葉的書桌上,然後看着木葉簡潔的說了一句,「你班班長給你的。」

「謝謝……可是為甚麼會在鷲尾手上?」一邊感激白福有克制着沒把他嚥死,一邊疑惑着為何替拿東西的是鷲尾而不是小見或是猿杙。

「因為你只傳了私訊給鷲尾,所以在下午練習前,那傢伙是唯一知道你請假的人。」木兔扯着嗓門呼喊着以示不滿,「為甚麼只傳給鷲尾啊?」

木兔的質問、鷲尾的沉默,讓木葉也很想知道怎麼會只傳了私訊給鷲尾啊?

為了確認今早傳了些甚麼出去,木葉手有點抖的把電話滑開確認。點開通訊軟件果然看到自己今早只傳了私訊給鷲尾,而且傳出去的還要是一堆火星文。以時間來看,鷲尾足足看了半小時才回了一個問號,似乎是真的仔細思考過那堆火星文的意思才想要追問內容。

「晨練你沒來,然後收到奇怪的私訊,所以小休時去了你班問。」鷲尾一臉僵硬的解釋着狀況,看到鷲尾那麼辛苦的解說,木葉都不忍心要他繼續說下去。

「訊息傳錯了,給你添麻煩,謝謝你。」,木葉一臉抱歉的合掌向鷲尾道謝。
木葉自然知道為何會傳錯訊息給鷲尾,昨天最後通訊的人是他,所以在神智模糊的狀態下就點開了第一個對話框把訊息傳出去。而想到昨天跟鷲尾莫名奇妙的對話,木葉心裡是有點不自在的,可是要裝作若無其事,他還是可以。

在不同的人眼中,他們在木葉的表情中看到的東西都是不同的。
而鷲尾看到的不止於木葉隱藏在病容下的脆弱,還有放在書桌筆筒裡的美工刀。

知道了醫生直接給木葉開三天病假到星期五,小見和木兔最快起哄的說能放大假啊整天看漫畫啊,白福倒是合拍地跟着起哄說『連繼那麼多天能吃到媽媽做的營養飯糰真好』。

赤葦撇過頭故意無視那幾個幼稚的高年級生,認真的想着木葉的課業怎麼辦?球隊練習又怎麼辦?

看到赤葦緊鎖着的眉頭,木葉擠出一抹微笑向赤葦招招手,然後拍拍自己的床邊讓他坐下。一臉不明所以的赤葦按木葉的要求過去了,才坐下來就被木葉許無預告的伸手把他總是亂翹的短髮揉得更亂。雖然是有點被嚇倒,可是赤葦仍然沒有避開,只是反射性的微微低下頭,不知所措地抬眼看着木葉。

「你擔心太多了。」木葉微笑着繼續揉赤葦的頭髮,然後重覆唸着『京治好乖好乖。』。
像是咒語一下,原先擔心的事雖然仍然後擔心,可是赤葦卻又覺得既然木葉覺得無所謂,那就沒所謂吧。

「課業我本來就不錯,才停個兩三天課沒事的。」木葉放開赤葦後安慰着對方,「練習方面,要追回來還是可以的,追不回那IH預賽靠你們了。」

對於木葉能夠猜懂自己的擔心,赤葦並不意外,畢竟木葉是他們幾個之中,心思最細膩的那個。跟木葉之間,赤葦無法否認確實有着某種說不出的默契,在去年春高後開始擔起正選二傳,最先想到的就是訂下一些適合隊伍的戰術,而不管赤葦想到甚麼,需要如何配合,木葉總是第一個會意過來,也是進退配合最到位的那個。

對赤葦來說,木葉有種難以言喻的善解人意。

最終赤葦知道自己還是不能為木葉做些甚麼,似乎把這群吵耳過頭的前輩帶走,留木葉一個安靜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於是在木兔開始把木葉房間的書架推倒的時候,赤葦一手抽起自己和木兔的運動包,另一手拖着木兔說『我們先回去了,木葉前輩要好好養身體』,就這樣向木葉道別。

小見、猿杙和白福也跟着赤葦向木葉道別,他們都知道再擔心也是沒有用,木葉從來都不希望別人為他擔心,所以輕鬆的奚落也許比貼心的慰問更適合木葉。

雖然跟着大隊離去,可是鷲尾故意壓在隊伍的最後,步伐拖到白福都消失在房間門口,鷲尾故意在木葉的視線下走近他的書桌,直接把筆筒裡的美工刀抽走,兩人對看的半秒空氣都凝結着,在道別以前鷲尾說出讓木葉非常不舒服的話。

「美工刀我要帶走,明天我再來。」
「你不要來啊!」

對於鷲尾最後的話,木葉停頓了很久,最後看着早已掩上的房門久久才能回應了一句。伴隨着頭痛的眩暈仍然纏繞着木葉,以至他的思考能力降到前所未有的低點。鷲尾的話令木葉感到難以呼吸,忍不住把手按在昨晚被自己掏開的傷口上,刺痛的感覺比平常來得更敏感。可能是身體狀況不好以至痛楚更明顯,也可能因為用昨晚用指甲挖開的傷口,拖延了一整天沒處理過就以至有些許的發炎。不管甚麼原因,木葉只唯一的希望,鷲尾能在明天變成一個隨便說說的人,不要真的再來看他。

木葉當然知道鷲尾不是單純的要再來探病,但是木葉同樣不知道鷲尾到底在想甚麼,正如猿杙也有不懂小見的時候。

平常能夠從學校走路回家的猿杙,要從木葉家回自己家反而是最遠的那個,跟眾人揮揮手想說『明天見』的時候,小見硬從赤葦和木兔兩人中間擠過去把他們拆散,然後說要送猿杙去車站,就推着猿杙走。

赤葦看一下狀況,然後向白福提意送她回去。
「咦?不用了啦,這裡我可以走回去,二十分鐘而已。」白福不意外赤葦會這樣提出,平常訓練過後雖然也是天色已晚,可是排球隊人多,要找到同路回去的隊員總會有,像這樣一個人走回家確實是第一次。

「不可以,女孩子的安全最重要。」赤葦皺眉頭的拒絕。
雖然平常是白福比較強勢,可是在這種狀況下,赤葦還是很有堅持。

「遇上白福的人才有危險吧。」拉着赤葦運動包帶子,木兔也不想赤葦為了送白福而耽誤了回家的時間。

「那就麻煩赤葦了、鷲尾明天見喔!」聽到木兔的嘲弄,白福反手一巴掌甩在對方的臉上,隨即挽着赤葦的手臂向鷲尾道別,然後高興地拉着赤葦走向自己回家路的方向。
一臉疼痛的木兔捂着被甩巴掌的臉頰,亂揮着手跟鷲尾道別了,然後狼狽地追上赤葦和白福,安靜的小社區因為一群吵耳的貓頭鷹散去後又再恢復安寧。抬頭看了看自己不久前探訪過的房間窗戶,亮了光的空間再次被窗簾遮掩起來,想到木葉昨天以至剛才看自己的眼神,鷲尾開始也覺得有點頭痛。


看着長年相對的隊友兼損友,猿杙竟然也開始覺得頭有點痛。
是因為剛才被木葉傳染了嗎?那傢伙身上的細菌還真夠毒。


猿杙直覺知道小見是為了避開與其他人同路回家才說要送自己去車站,畢竟是在一起三年的伙伴,即使不確定每個人的住址,但是大概的位置還是心裡有數,小見要走路回去還是有點距離,這樣陪自己去車站就更加耽誤回家的時間了。而且猿杙總覺得小見有話要跟自己說,即使可能那是一些猿杙害怕知道或是面對的事情,可是如果小見要說了,猿杙知道自己是不可以逃避。

從很久以前猿杙就覺得自己有責任守住小見和木葉這兩個麻煩的傢伙,而且猿杙一直都覺得,小見其實比木葉來得更麻煩。木葉能夠不惜一切的去守候木兔,即使結果並不美好甚至乎有點血肉模糊,但至少他付出過也經歷過,而且木葉每次回頭總會看到他們倆個在,這樣子似乎還不算太差。
可是小見從來都不讓木葉知道自己如何的守護着他,寧願扮演好損友的角色來讓木葉得到最後一點慰藉。畢竟,愛上木兔本身就已經是一件折磨人的事了,小見沒理由那麼殘忍,去把木葉最後的後盾也毀掉。

「猿……我想,已經夠了。」
「喔……是喔。」

看着小見故意走在自己前方而且一直都不肯回頭,猿杙知道有些情感和狼狽,即使是密友也不可過問,儘管這是小見先向自己展現出來。
等着跟人潮反方向的公車,公車站旁的坐位上只有他倆等候着,仍然維持之前的狀態,小見一直撇頭不讓猿杙看自己的正面。小見的視線一直向着馬路,而猿杙的視線卻在小見的後腦杓上,長久的沉默被小見沒來由的一句話終結。

在這種狀況下,猿杙覺得自己善解人意到變態的地部了,才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就懂得小見的意思。看到身旁的小見低着頭不再說話,猿杙不自禁的伸手過去撫上他的後腦,沒有施加任何壓力又或是親暱的撫摸,就只是把手掌貼着頭髮而已。

後來猿杙看到要等的公車來了又走了,他也沒有把手放開。
因為猿杙知道,單戀很苦,決定放棄更苦。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