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32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排球少年-祕密(梟谷中心)之十六

看着坐在身旁給自己指導功課的人,木葉可真是怎樣都笑不出來。

對於鷲尾說到做到的跑來給自己送筆記和指導功課,木葉雖然心存感激可同時累積的壓力也越來越多。壓力的來源並不是鷲尾過問任何關於傷痕或是木兔的事情,而是鷲尾甚麼都不問。除了前一天把美工刀帶走以外,鷲尾一直都表現得若無其事,所以木葉也沒有傻得把所有事情先來個大表白。而且只要把美工刀拿走,那不代表鷲尾知道些甚麼,所以只要鷲尾不問,木葉就能不說。

 

第二天病假的黃昏時分,母親在樓下喊着『秋紀、鷲尾同學來看你喔!』,故意不要想起鷲尾說過還會來探病的木葉,忍不住抱着頭慘叫了一聲。

 

「還覺得不舒服嗎?」

「好很多了。」

 

推門進來的鷲尾一身整齊的校服但背上依舊是掛着運動包,前來的時間雖然是比昨天晚了,可是以練習的時間來看仍然是早很多,不難猜測鷲尾是再次從練習途中早退過來。雖然木葉昨天很想找個理由讓鷲尾不要過來,可是木葉最終都沒有想出一個完美的理由讓鷲尾不要來。

 

就在木葉房門外,鷲尾已經聽到木葉莫名其妙的慘叫着,在難以理解的情況下鷲尾仍然是敲了門就進去,木葉不到半秒間就硬生生地停住了奇怪的哀號,然後一臉尋常的輕佻向鷲尾揚手打招呼。

 

這種突兀的轉變讓鷲尾不自覺的半揚着嘴角。

 

看着鷲尾微揚的嘴角以宣示好心情,木葉有點忍不住的生氣質問『笑甚麼?』

木葉不盡是理解鷲尾的好心情從何而來,有可能是收到情書、也有可能今天攔死了木兔很多次、也有可能是因為看到自己丟臉地慘叫。想到最後一項,木葉忍不住單手掩着嘴巴以至大半的臉,側過頭去不讓鷲尾注意到自己尷尬的情緒。

 

看着木葉一連串的情緒變化,連鷲尾都覺得不可思議。

明明就是甚麼情緒都藏不住的人,卻可以把抑鬱掩埋得那麼好。

 

「時間不早,我們快點開始吧。」故意跳過木葉的質問,而鷲尾當然也不會老實告訴木葉,因為他慘叫過後又裝作若無其事太有趣而忍不住笑了,這樣說木葉絕對會生氣。

「嚇、開始甚麼?」也許是鷲尾的話太有想像空間,木葉從椅子彈起來的動作,看在鷲尾眼中還真有種動物被驚嚇到的警戒反應。

 

「給你解說模擬考的答案?」鷲尾再次裝作沒注意到他的反應,然後一本正經從書包裡拿出寫着木葉秋紀的名字的英文和數學考卷,「今天發回了這兩份,老師都解釋過題目了。」

木葉因為自己的反應過度而再次陷入尷尬的情緒之中,可是鷲尾一臉波瀾不驚的樣子告訴着木葉,他的腦袋裡只有功課和模擬考的事,木葉也只有不好意思的重新坐到書桌旁。

 

能夠和誰坐在一起除了教學的事情不說一句廢話,對木葉來說可是生平第一次。鷲尾沒有想過要跟木葉聊別的事情,而想當然木葉也不會故意亂扯話題。他們之間沒有相熟到能互損的程度,可是也沒有生疏到能用流行話題塞滿空間。跟鷲尾不上不下的關係讓木葉多少有點尷尬、被鷲尾拿走了美工刀更尷尬、剛才誤會了鷲尾其實也相當尷尬。

 

在鷲尾把木葉未能得分的題目都解說好以後,這才發現木葉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盯着他看。兩人視線對上的同時,一個顯得一臉木然,而另一個則慢了半拍的從發呆轉為不知所措。被當場抓住的木葉想要把視綫移開都做不到,暈紅從耳根漫延到臉頰到頸項,最終木葉掩臉仰頭惱羞成怒的大喊出來。

 

「混蛋鷲尾!」

「我做了甚麼混蛋的事嗎?」

「你就是沒有做過甚麼混蛋的事才混蛋啊!」

 

對於木葉的邏輯鷲尾完全沒跟上,而其實鷲尾知道他根本不需要明白木葉在想甚麼,因為此刻的木葉也不明白自己為了甚麼而混亂。總是勉強着自己看起來遊刃有餘,但其實木葉早就心力交瘁。任由木葉繼續發出無意義的叫喊,姿勢從掩面仰頭改變為伏在桌上,叫聲因為動作的改變而顯得有點窒悶,可是鷲尾還是辦認出幾句無罵人的髒話。

木葉其實並沒有特定的咒罵對象,所以聽起來更像是在咒罵自己。咒罵並沒有持續太久,罵到詞窮了的木葉慢慢安靜下來,可是他仍然保持着俯伏的狀態,房間只剩下兩個人的呼吸聲。凝重又尷尬的氣氛漫延在兩人之間,鷲尾不懂得安慰木葉,而木葉也因為太丟臉而無法抬頭裝作沒事。

 

僵持的狀況幸好由盡責的母親替他們打破,注意到時間已經有點晚的母親在最適當的時間敲門進來,然後熱心的邀請鷲尾留下來晚飯,可是鷲尾乾脆的以回家路很近為由拒絕了,同時欠身向木葉的母親道謝,順便也說出打擾太久要告辭。鷲尾的視線再次停留在筆筒上,當然裡邊並沒有第二把美工刀了,而同時鷲尾也沒有發現房間當眼處有打火機,不然他絕對會連打火機都會拿走。

 

「我送你去車站吧。」等鷲尾收拾好後,木葉慣性的抓了一下頭髮送他到門口,可是想到鷲尾對自己的好意,還是該要送他到車站。

 

「不用了,走回去不到十分鐘。」站在木葉家門外,鷲尾才說出木葉一直不知道的事情。

 

「咦?」

「我明天再來。」

「還要再來?」

 

鷲尾沒理會木葉的疑問,直接跟他點頭道別就留下木葉一人在大門外。

確實木葉從來都不知道鷲尾住那裡,即使是大概位置都不知道。過去的兩年間似乎除了排球和借課本功課外,跟鷲尾根本說不上有任何私情。午休的時間也不會太常聚在一起,就連練習過後通常都因為木兔的關係而磨磨蹭蹭的,所以總沒有和鷲尾一起離開學校。那個沉默寡言而且算不上相熟的隊友,現在卻做着這樣貼心的行為,木葉心裡不由來的一陣悸動。

 

木葉轉身回到屋子裡的時候才想起一件事情。

既然住很那麼近,那他們回家不就是坐同一班公車嗎?

 

「還說自己甚麼都沒做,鷲尾你這個混蛋!」

遠遠看着鷲尾消失的街角盡頭,木葉總於找到正當的理由去責罵鷲尾。即使猜不到理由,但是木葉還是知道鷲尾在自己這場感冒之前,陪伴自己到車站等車卻又不上車,絕對是故意的。

 

晚上整理好學習的筆記後,木葉才發現一本眼熟的本子隱藏在一堆筆記底下,那是他和赤葦共同撰寫的戰術本子。本子通常會是由赤葦保管的,可是偶爾木葉想要用來參考或是記熟赤葦需要他配合的戰術,本子就會被木葉帶回家。

而當然現在會出現在木葉的書桌上,絕對是鷲尾剛才偷偷放下來等他發現。內頁貼上了顏色小紙條,木葉就知道那是赤葦留給他的訊息。打開被標記了的內頁,除了赤葦最新編排的策略外,還夾了一張紙條寫着『沒有木葉前輩就不能成事』。赤葦清秀整齊的的字跡一直都是很容易辨認,就像他的個性一樣的輪廓分明。

抱着赤葦交給自己的本子,木葉知道自己應該笑得很真心,如果鷲尾有看到木葉此刻的表情,大概也會驚訝於他嘴角那抹微甜的笑容。

 

鷲尾從來都不擅長微笑,甚至乎因為臉上總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氣勢而把小孩子嚇哭,這種事多少讓他有點苦惱。如果自己能像小見或是猿杙那樣,總是帶着活潑又或是可親的笑容,可能就不會走到第三年才能夠跟眾人稍為親近一些。而實際上,根本不是他本人的社交能力改進了多少,而是那個社交能力超乎常人的木葉把他拉進去群體之中。

 

狀況有點像音駒的黑尾和研磨,可是鷲尾跟木葉並非青梅竹馬。

羨慕的念頭一閃而過,瞬即不留痕跡的消散,就像沒發生過一樣。

 

練習賽的半途,鷲尾剛好跟球網對面的黑尾四目交投了,對方反射性的拋來了一個囂張的挑眉表情,而鷲尾自然沒有被挑釁到,畢竟這種挑釁看也看足三年了,而且大多數時候木葉都會即時還他一個更討打的狐狸笑臉。

不過木葉還在病假之中,所以這場臨時安排在週五放學後的練習賽,沒了木葉跟黑尾用眼神互相挑釁,只有木兔更大聲的向對方胡亂叫囂,然後伴隨着赤葦在木兔背後冷言冷語的指出他剛才的失誤。

音駒和梟谷之間,這種突發式的練習賽每隔一陣子就會來一場。因為地緣關係,只要他們被其他學校的球隊爽約了,自然就會找上對方頂替。熟習程度已經到達了早上一個電話,下午已經可以球隊全員到對方學校報到。

 

練習過後尋常的寒暄,鷲尾通常不會加入任何一個小團體,可是他卻會注意着其他人的話題或動態。比如說黑尾有稍為問了木兔,木葉是不是被留堂了而沒來,木兔當然有好好替木葉辨解,可仍然免不了的奚落木葉幾句甚麼體弱多病。又或是明明都是慢熱又不擅交際的二傳們,聚在一起卻又能以一種亦敵亦友的方式交流着比賽心得。當然更別說任何時候都能採取主動的小見,已經拉着猿杙混到海跟夜久當中,聊着不着邊際的話題。就連尾長也慢慢跟列夫和芝山打開了話題,互相鼓勵着。

 

突然間鷲尾才發現,原來木葉不在的時候,他竟然會比一年級新生更加格格不入。即使平常木葉並不會故意和找他聊天,但是他總會微妙地週旋在每個人之間,總不會讓不擅交際的鷲尾落單太久。

 

這種時候鷲尾才察覺到自己的遲鈍,跟木葉的細心相比,自己對木葉那種笨拙的趨近,根本就粗糙得不知所謂。不管是第一天聯同眾人去看木葉,還是第二天給木葉輔導功課,鷲尾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與赤葦說好的在幫忙木葉。他只是按着自己想要接近木葉的欲望,想要在木葉身邊擠出一個位置。

 

為了不在場的人而心不在焉,鷲尾沒理會木兔提出再打一場的要求,反而跟教練說要去替木葉送筆記就直接離去。鷲尾決定不要再為自己找藉口,既然不知道採取甚麼行動才是最適合,那就只有按自己最真實的想法去做,即使最後變得一無所有也沒所謂。

 

這是鷲尾辰生用了比赤葦思考更短的時間,得出來的結論。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