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排球少年-請跟我來(木兔光太郎&木葉秋紀)

「木兔已經拿到心儀的大學的名額了。」

「嗯啊......」

 

「體優生真好,如果讓他考大學,大概一輩子都考不上。」

「......」

 

從小見口中得來的消息,有點累過頭的木葉仍然保持躺平在地上,毛巾蓋着臉的悶哼一聲,回應了不代表他真的有聽到,不回應同樣不代表他沒放在心上。木葉其實早知道木兔心儀那一所大學,木葉更加知道木兔一點都不笨。

 

比起自己,木兔其實更早就想過前途的問題。

 

一直以來木葉都沒怎麼考慮過自己的人生,學業成績總能保持在中上、運動也做得不錯、人際關係也把握得很好,沒甚麼亮點的人生,但也沒甚麼特別大的挫折,所以木葉從來沒想過要考慮前路或是理想甚麼,彷彿人生早就有着讓他前進的道路,只要跟着走就能平穩渡過一生。

 

直到他知道,他的人生有可能無法再走在安穩的道路上。

或者是、他終於有了自己想追逐的目標,可是那並不是他的預設路綫。

要跟上、還是走回預設的路,木葉並不確定。

 

「小見、木兔的學校……平均值蠻高的,要考進去不容易。」

「是啊、怎麼了?」

「沒甚麼。」

「......」

 

這次輪到小見沉默了,因為他知道木葉並不是真的沒甚麼,木葉只是一直以來甚麼都不說罷。所以小見趁木葉看不見的時候,把對方的水瓶然後放到他額上,被嚇倒的木葉反應很大的彈起來,毛巾和水瓶都因為這樣而散落了,木葉知道這是小見慣常惡作劇的手法,彈起來的同時生氣地衝着小見吼了一句『幹甚麼?』

 

「明明就還很有活力嘛。」小見高興地笑着,然後跑回場內拉着尾長和猿杙練習接傳。

 

木葉看了看一直沒有下場休息的木兔和赤葦持續地托球和殺球,莫名奇妙的心生羡慕。以赤葦的個性和能力,應該會選擇跟隨木兔,也絕對有能力追隨下去,相比起來明明有着同年這個優勢的自己,卻顯得過於軟弱無力。

休息夠了的木葉舉手走向鷲尾,示意他要加入練習,然後把木兔的事拋諸腦後。木葉任何事都能做得不錯,可同時也只能到不錯的程度,總是無法做到非常好。木葉並非不能做到很好,只是他覺得不需要做到很好,反正在他的能力範圍之內,能選擇的還是很多,絕對沒必要選一條走下去不容易的路、也沒必要硬要去跟着一個他跟不上的人。

跟鷲尾成功把猿杙和尾長的進攻瓦解了,木葉高興得跳起來跟鷲尾雙擊掌,過於吵鬧的他們並沒有為意持續扣球的木兔突然安靜下來,注視着他們幼稚的喧鬧。與木兔同時停止下來的赤葦看着分了神的木兔,也看了看難得喧鬧的木葉,心裡有着說不出的情素。

 

「我沒有打算考木兔前輩的學校。」

「咦?!」

 

明明還有一年才要考慮升學的赤葦,因為總是混在三年生之中,所以比起同級生們更早在考慮出路的問題,按赤葦的學業成績不管是考那一所大學的任何學系都絕對沒問題。而木葉曾經以為赤葦依循木兔的腳步走下去,可是赤葦所說的並不如木葉所想。

 

「木兔前輩去的學校雖然很不錯,但是我想唸的學科,另一所更有名。」赤葦微微牽動嘴角看着木葉,「倒是前輩你,有甚麼打算了?」

 

「我啊、沒甚麼打算,都沒所謂吧......」

「果然木葉前輩才是笨蛋呢!」

 

難得赤葦會這樣說自已,木葉感情是被撩動了多於生氣,佻皮的學長笑着喊了一句『你找死啊!』就撲上了比自已高大的學弟。兩人扭打了一下就互相牽制着停下來,木葉微喘中斷續地笑着,從後摟住赤葦的頸項,額頭依附在赤葦背上不發一語。而赤葦也保持安靜的讓木葉靠着他的背,赤葦的沉穩總是能安撫着木葉的不安,所以他願意為了木葉保持那份超齡的沉穩。

 

「我還以為赤葦會一直跟着木兔呢......」把臉埋在赤葦背上,木葉良久才把心中的鬱結說出。

「跟着他是很不錯,但我也想試看看和其他人遇上。」雖然同樣被木兔所吸引,但其實赤葦的心思並沒有全部牽掛在木兔身上,赤葦知道除了木兔以外,世界還是很大的。

 

「我跟木葉前輩不一樣,只把注意力都放在木兔前輩身上,我做不到。」赤葦依舊保持原來的姿勢,好讓木葉繼續借用他的背。

「我也不想這樣啊,其實我也想能夠甚麼都沒所謂。」木葉抬起頭,指尖劃過赤葦的肩胛,離開了那寬厚的肩背,卻留下了一絲餘溫。

 

「木葉前輩,也許你覺得無所謂,可是木兔前輩並不是這樣想。」赤葦對木葉有着莫名的牽掛,不管木葉想要跟着木兔走還是自已走下去,赤葦都覺得沒所謂,可是赤葦並不希望木葉為了木兔而丟棄掉自已。

 

木葉從來都不知道木兔怎麼想,也許木兔從來對木葉就沒有甚麼刻意的想法,一切只是依從本能而已。由一年級開始,木兔不論是在球場內外都木葉有着情緒上的依賴。那是兩人之間的一種微妙的平衡,沒有人看得出木兔的情感早就依附在木葉身上,可是木葉是知道的。

木兔需要有個人在適當的時候給他一個眼神作為鼓勵,也需要有人能陪他一起發瘋,更需要有人在他失意的時候甚麼都不說默默守候着,那個人一直都是木葉。木葉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木兔身邊,更別說為了擺脫他而走開。

 

而現在,木葉秋紀正用着全力奔跑着,想要甩開木兔。

 

因為體育館整修,所以午後的訓練決定為路跑。跟木兔或是小見他們不一樣,木葉從來不是那種爭勝心強而硬要牽頭的人,大部份時候木葉都是混在隊伍的中後段,充當隊伍中不引人注目但又不會是墊底的那種隊員。可是今天從轉出校門那刻開始,木兔不知想甚麼的一直跟在木葉身後,而且跟得非常靠近,讓木葉都覺得噁心了。

「木兔、你先走。」木葉抽一口氣大喊着,想要打發木兔走開。

「我不要!」木兔臉不紅氣不喘的狀態就像告訴木葉,你跑太慢了。

 

無法打發木兔就只好無視他,木葉試着把注意力集中在前路,可是木兔的呼吸聲與腳步聲近得木葉都要受不了,所以他只好加快速度想跟木兔拉開距離。

 

這真是愚笨的想法。

 

以木葉的體力和速度想要甩開木兔根本不可能,可是開始了後木葉就不知道怎樣停下來,只好不斷的奔跑。稍稍慢下來就會被木兔迫近,然而即使沒慢下來,木兔也依舊對木葉步步進迫。木兔似乎也故意在控制速度,沒有超越木葉,但也沒有讓他有慢下來的空間。

 

「木葉、你跑錯路了!」

 

路跑兩年多,木葉對路綫早就瞭如指掌,如果說故意脫隊偷懶確實有發生過,可是在狂奔下超越了帶頭的小見然後跑進分叉路,這絕對是第一次。而在小見的呼喊自己的名字之後不到兩秒,木葉再次聽到小見的叫喊,只是這次是那個今他心煩的名字。

穿過了公園、跑過了河堤、登上了能看到遠方的森然的山坡,木葉始終沒有停下腳步,彷彿被木兔追上了就會有甚麼可怕的事要發生。即使木葉知道,木兔只是故意不追上他,就像長耳鴞在獵殺狐狸之前要把對方盡情戲弄似的,但是木葉仍然是用盡全力狂奔。

雖然還不至於迷路,可是路邊的景色越來越陌生,陌生到木葉都有錯覺以為自己是不熟悉的路人,而熟悉的始終是跟在身後的木兔。

 

即使筋疲力竭了仍然不可以停下來,所以讓木葉停下來的是不平整的地面。

 

已經跑得精神恍惚的木葉因為踢到地面而腳步踉蹌,體力耗盡讓他無法保持平衡的直接跌倒跪下來。伴隨反射性的呼喊,木葉雙膝在地上磨擦了好一下,然後跪了下來雙手按在地上止住跌勢,而一直追着跑的木兔也終於可以停下來。看到木葉狠狠的摔倒,木兔慌慌張張的蹲下來察看木葉,想要伸手扶住木葉的肩膀同時,卻被木葉看透了而早一步用力甩了他一巴。

 

「好痛、幹嘛打我?」

「笨蛋、幹嘛追我?」

 

兩人同時喊出來,木葉仍然跪在地上回頭憤怒的瞪着木兔,紅了眼眶像是忍着情緒不要爆發出來。被打了的木兔揉着手想要抱怨的時候,發現木葉一臉快要哭似的,木兔不管木葉的打罵,也不管木葉正在用盡全力反抗,憑藉着體格的優勢把木葉一把抱住,讓木葉把臉埋在自己的懷裡。

細細的悲鳴自懷中的人傳來,本來劇烈的掙扎隨着時間而漸漸停止下來,木兔反覆的輕撫着那頭沾濕了汗頭髮,然後小聲的唸着『乖喔、不痛了喔!』。

安撫着木葉的同時,木兔偷看了一下木葉的膝蓋和掌心,果不其然是擦傷了,讓他一直這樣跪着只怕會讓傷口感染,可是木葉的情緒仍然未能平息,木兔也不知道怎樣讓改變膠着的狀況,終於木兔狠下心的把木葉像搬水泥袋似的摃到肩上帶走。

 

「混蛋木兔,快放下。」

「你就別再罵了。」

 

因為是路跑當中,所以木兔想到兩人都是身無分文,轉念間木兔決定把木葉摃到附近的派出所去。值班的警察先生看到了一個高大的男生被另一個更高大的男生摃進來,而且還要一個金髮一個銀髮,警察先生都有點被嚇倒了。可是木兔響亮的聲音加上爽朗的態度說明了狀況以後,警察先生就知道他們是區內學校的學生,於是趕忙替木葉處理傷口。

 

「要替你們聯絡學校,派人來接你們嗎?」警察先生看到木葉的傷勢雖然不重,可是走那麼遠回去梟谷還是不容易,免不了擔心一下。

「謝謝你、我們可以自己回去的。」一直對木兔不理不睬的木葉,難得跟木兔同步的回謝了警察先生的好意。

 

與木兔對上眼半秒,葉沒多說甚麼就跟警察先生道別,然後拐着腳走出派出所。跟在木葉身後的木兔,視綫一直停留在木葉的手掌和膝蓋,心裡隱隱作痛讓木兔無法走下去。

 

如果木葉不願跟他一起走,他無法走下去。

雖然在赤葦出現以後,木兔很多事情都依賴了那個可靠的學弟,但是跟自已一路走來,能讓他情緒安穩下來的,始終是那個看來世故但其實很靦覥的木葉。

 

「笨蛋木兔、又怎麼了?」感覺到木兔沒有跟上來,木葉拖着腳步回頭察看那個連腳步聲都沒了的貓頭鷹。站在夕陽中的木兔,在離開派出所才沒多久就已經哭得淚流滿臉,而且還用手臂擦去流下的鼻涕,髒得木葉都看不下去。

 

「你都不要我了,還問甚麼?」木兔抽着氣指控着木葉,彷彿都是對方的錯。

「木兔光太郎、你……」

「哇!!」

 

被惹到的木葉因為無故受傷了已經心情很不好,還要被木兔這樣指責,木葉也不管甚麼幼男還是王牌,正要連名帶姓的開罵,卻因為木兔誇張的哭聲而硬生生的嚇停了。受不了木兔的任性,木葉拐着腳回頭走向木兔,伸手揉着他那頭誇張的頭髪嘆着氣。

 

「明明要哭的人是我才對。」

「可是你都不要我了。」

 

「沒甚麼要不要吧!你都幾歲了?」

「哇!!」

 

對話也沒能持續多久,木兔哭得像迷了路的小孩似的,似乎木葉說了甚麼他都聽不進去,而木葉心裡早就知道,其實從高一開始木兔就沒怎麼在聽他說話。因為木葉知道木兔很早就察覺到,他是個口不對心的人,所以木兔總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去了解木葉。

 

「我怎麼可能會不要你?」

「真的?」

 

受不了木兔的情緒崩潰,木葉小聲地偷偷說着,雖然本來只是說給自已聽的自言自語,可是木兔就偏偏只聽到這一句。

 

「你是選擇性聽我說話的嗎?」

「所以你不是要離開我?」

「喂、聽我說話啊你!」木葉確定了木兔是在選擇性聽話。

 

「秋、我背你。」看到木葉皺着的的拖着腳走,木兔終於知道要體貼一下的蹲下來要背他,可是木葉一猶豫着,既不拒絕也不接受。

「來啊!」木兔往後退了一步,讓自己靠更近木葉,只要他願意彎下身,木兔就能背起他到任何地方。

「我啊、想要阿秋一直跟着我。」木兔背着木葉蹲着,木葉沒能看到他的表情,可是從他的腦袋一直搖晃的樣子,木葉知道木兔很努力的思考着。

始終沒等到木葉任何回應,早已漲紅着臉的木兔最後回頭看着木葉,用盡全力的大喊着,「阿秋如果不跟我走,那就我跟你走。」

 

「你這個笨蛋、從來都不適合跟着別人的步伐。」看到木兔用力的宣告彷如表白的言論,木葉紅了眼眶撇過頭不讓木兔看見,然後推了一下木兔讓他彎下腰,終於依靠上那個自已追隨了兩年多的肩背,「還是讓我跟着你吧。」

伏在木兔的背上,木葉不知道能夠這樣走多遠,可是有木兔在,似乎身上的傷都不會再痛,往後會受多少傷害也都不可怕。

 

木葉知道,不管他把自已遺落在甚麼地方好,木兔總會把他找回去,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