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32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排球少年-初戀殘酷物語(梟谷中心)- 03

垃圾丟無可丟,桌子也擦無可擦,最終忍不住的人是木葉,他用力打了一下猿杙的背,然後強行把猿杙的肩膀扳過來面對自己,「不是笑的時候就別裝笑啊!那你又打算怎樣?」

揉着肩膀碎碎念的抱怨着很痛,猿杙沒有回答木葉的問題,視綫飄到便利店外的路人身上,良久才細細的回了一句,「絕對不會告訴他。」

 

「那幹嘛告訴我?」

「因為我想讓你知道。」

「某程度上,你也算是個混蛋。」

「是啊,現在我們是共犯了。」

猿杙作了個禁聲的手勢示意木葉不能說出來,可是即使猿杙不這樣做,木葉也一定會替他保守祕密。可是對於猿杙有點無理取鬧的說話方式,木葉最終還是決定要給他一點教訓。雙手用力的在猿杙的頭頂上亂抓,讓他的頭髮凌亂得有點像赤葦那一頭總是亂翹的自然卷,無力地向木葉求饒的猿杙看上去有些可憐,可是木葉並沒有停下手,持續的來回揉着他的頭,只是力道越來越溫柔,溫柔得不像平常的木葉。

 

「那麼,阿猿,你喜歡我嗎?」

「喜歡啊,像小女孩們間的喜歡。」

猿杙緩緩的按住木葉的手腕,蹂躪夠了猿杙的頭,木葉也乖乖的讓對方握住自己的手不動,可是聽到猿杙那種答案,木葉即使能夠理解但仍然很想打他。

「那麼,小見呢?」

「喜歡到心痛了,仍然要喜歡他。」

默默垂下雙手,猿杙說的木葉都懂。

 

即使保守了猿杙的祕密,木葉卻沒想過要把自己的心事向猿杙剖白,這樣的自己看來有點卑鄙,可是木葉從來都不特別勇敢,也不希望有誰要分擔自己的憂愁,所以他決定隱瞞所有感情直到高中完結把他們帶離開對方身邊為止。

 

把木葉的計劃破壞掉的,是鷲尾。

把鷲尾殺得措手不及的,是木葉。

 

木葉沒想過會有人察覺到他暗戀木兔的事,即使有人察覺到,但也絕對不會是像鷲尾那樣的人。至於鷲尾到底是怎樣的人,其實木葉心裡也是沒有底。平常看來沉穩冷靜,明明比較喜歡離群獨處,可是又參加了講求團隊合作的排球運動,身體質素其實不比木兔差,但是從來沒有想要跟木兔競爭重砲手的位置。

 

木葉所知道的鷲尾,其實是個非常矛盾的人。

會答應鷲尾交往的要求,木葉覺得自已可能在尋找出口罷了。高中生涯都只是在單戀一個笨蛋,將來垂垂老矣之時回憶高中往事,怎樣想都只有木兔那個屁孩,人生這樣實在太過悲哀了。雖然知道小見對自已的想法,後來木葉確實地捕捉到小見偷看他的視綫,可是木葉不管怎樣都不會考慮猿杙的提意,畢竟只要他們三個人誰走錯一步,他們的關係就會被摧毀。

跟鷲尾之間帶有距離感的關係,對木葉來說反而是最輕鬆的相處,合則來、不合則去。所以他才會在鷲尾提出交往的要求後,不假思索的答應了。

 

至於木兔,很明顯就是個反覆地化膿的傷口。

最痛的,大概就是得知木兔和大學部的學姐交往的事。

 

就在木兔和赤葦接下正副隊長之職的當天,木兔興奮過頭的不斷傳短訊的要把消息傳出去,過份的短訊量讓教練都不耐煩的叫木兔跟前隊長做好交接再繼續,那時候木兔沒有接收到教練的怒火,反而吵吵鬧鬧的說着『最後一個好了,我還未告訴她呢!』,然後把最後一個短訊傳出去。

木兔口中那個『她』後來在眾人的追問下知道是大學部的學姐,倒是白福一臉不意外的表示早就知道她的存在。

「她啊大概是春高開始,就有來捧場了,每場比賽都有看到她在觀眾席出現呢!」白福回憶着不久前才完結的賽事,當時啦啦隊就有人跟她說過有個長得不錯的女生每場都來,後來白福也因為好奇而從場邊望向遠方的觀眾席,尋找過那女生的身影。

因為那個她就是文靜類型的女生,不像是對運動有着濃厚興趣的人,所以當她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觀眾席上,看起來就異常刺眼。這樣的女生從春高預賽開始就每場比賽都會前來觀戰,這種狀況只有兩個可能性,要不是來看喜歡的人,要不她交往的人是梟谷的正選。看着木兔向眾人炫耀與她的親密合照,他們都不明白那樣看來文靜的女孩為何會喜歡上木兔,更不懂木兔為何會跟她交往。

「在圖書館釣到的,因為是我喜歡的類型就試着搭訕,結果出乎意料的順利!」木兔下流的演示着對方撥弄長髮的姿態以及美好的身段。

對於木兔的鄙陋,白福忍不住用水瓶砸到他頭上,然後唸唸有詞的說着『很快你就會被拋棄了』。以女生的角度來看,白福明白為何學姐會被木兔吸引着,像他那種長不大的個性確實會激發女人的母性,作為交往的對象或是同伴可能還是蠻有趣的,但是作為長期相處的伴侶則會是非常累人的事情。

作為同齡的女性,白福從來就比隊中的男生成熟得多。混在一堆男生之中,白福確實對他們之中的某人有過心動的感覺,可是時間久了也足夠把他們看透,白福寧願去跟年長的男性來往。看着木兔不斷炫耀都快要惹怒一群人,最終木葉和小見帶頭的衝了上去把木兔的頭髮扯住,讓他邊喊痛邊彎下腰,其他人把握機會一湧而上的揍了木兔一頓,除了赤葦和鷲尾。

人群之外的赤葦,眼神中那份無名的失落正如他的感情一樣,無名無分。而鷲尾的神情除了有着相似的失落外,還多了一絲不捨。白福未必懂得很多,可是她看到很多,所以她選擇了無視這一切。

最終赤葦還是看不過眼,只好出言勸阻那群笨蛋前輩,「前輩你們不要太過火,受傷就糟糕了。」

比起木兔甚至是教練,排球部每個人都對赤葦有着難以理解的服從性,所以在赤葦勸喻下,小見和木葉都擺出一副『看在赤葦份上饒了你』的嘴臉。至於好不容易脫身的木兔,口裡唸唸有詞的說着『小見木葉你們給我記住』,然後拉住剛才出口救了他的赤葦說,「還是赤葦最好,我叫她給你介紹女朋友好嗎?質素都很高的喔!」

本來沒伸手出來扶木兔的意向,可是被拉住後還是配合地讓他借力站起來,才站起來的木兔順勢把赤葦的頸摟住然後說出他心中的一番好意。

對於木兔的好意赤葦先是瞪了一下眼,可是不到兩秒就回到平常的目無表情地掃開木兔的手說,「謝謝了,可是我沒有前輩那麼好體能,練球之餘還有氣力去應付女朋友。」

對於赤葦頗有色情意味的嘲弄木兔,木葉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然後大笑的搭着赤葦肩膀比了個讚,其他人會意過來以後就開始開黃腔的調戲着木兔,結果在隊長交接的這天,他們都沒有好好在練球,也沒有好好的處理隊務,一切看來都像尋常的運動學會,也像普通的男子高中生一樣。

而知道木葉和赤葦其實心裡很難過的,似乎就只有鷲尾,特別是木葉興奮過頭的表現看在鷲尾眼中有着說不出的虛偽。

 

是以為用着笑臉和嘲弄就能掩飾內心的傷痛嗎?

木葉是這樣,赤葦也是這樣。

 

鷲尾以為自己會一直當旁觀者到最後,結果讓木兔當隊長這個決定,把他這個局外人也被牽扯進來。春假期間的練習通常都比較輕鬆,而比起練習,更多時間是讓新隊長熟習處理隊務。自然地他們一直聽到木兔的哀號。

「這樣下去,我們的隊務會一團糟。」白福指向在地上打滾的木兔嫌惡地說。

「所以?」進來時跨過橫臥在門邊的木兔,小見故意的踩了一腳。

跟在小見後面的猿杙在木兔要撲上小見前,制止了木兔。跟着進來的木葉和赤葦看着如常混亂的部室,以及不該出現在隨時有男生脫衣服的部室的白福,他倆同時嘆一口氣甚麼都不說。

 

時間不早不晚,鷲尾來到部室的時候他們正好討論着讓三年生們幫忙處理隊務,看到大伙都沒意見的時候,鷲尾也慣常的跟隨大隊。跟木葉配成對的時候,鷲尾其實沒甚麼特別的想法,只是當他察覺到木葉只是為了猿杙而首先把自己領走了,這樣的安排讓鷲尾莫名其妙的躁動。

 

後來,雀田來了。

 

女孩的長髮總是對男孩有着難以言喻的吸引力,即使不是作為愛戀的對象,但是好感總會因為那一束長髮而建立起來。更何況是難得的新經理人。也許是看着白福兩年多已經看習慣了,所以當雀田跟着白福走進體育館時,即使還未介紹就已經吸引了一堆人圍過去。

眾人七嘴八舌的問着雀田各種各樣無謂的問題,問得雀田都不知該要回答誰,小女生那種不知所措的神情,讓學長們對她的好感度提升了。對雀田的討論隨着練習開始而終結,而討論也只是討論罷了。

 

與白福不一樣,還未習慣的雀田在練習過後跑到部室門外探頭探腦的,直到引起木葉和鷲尾的注意。

「那個、有甚麼我可以幫忙的嗎?」雀田看到木葉注意到她而走向門口,她終於鼓起勇氣的問,「白福學姐說今天來出席就可以了,可是我想看看有沒有能幫忙的地方。」

「不用擔心,你就聽白福的就可以了,等你熟習了我們以後,再慢慢幫忙。」雀田的主動讓木葉心情非常好,可是木葉也沒有想讓一個女孩跟兩個男生同時關在部室之中,所以還是把她打發了。

 

「能跟這樣的女孩交往似乎不錯呢!」

等到雀田走遠後,木葉有點像是自言自語,也有點像是跟鷲尾搭話題,瞇着眼微笑着。木葉的言論怎樣聽起來都只是無心的話,可是鷲尾不知為何為因此而心緒不寧。

交不交往、跟誰交往、誰對誰有好感、誰又憧憬着誰,這一切在鷲尾的腦海裡纏擾着,因此而久久沒有反應過來的鷲尾無法把視綫從木葉身上移開,終於木葉察覺到鷲尾似乎為了自已剛才的話而呆滯着,木葉有點疑惑的放下手邊的報告小心的問了一句『怎麼了?』

 

「木葉,我們要不要交往看看?」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