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排球少年-初戀殘酷物語(梟谷中心)- 04

最先察覺到木葉和鷲尾之間變得不尋常的人、是赤葦。

赤葦最初注意到的是,即使不用處理隊務的日子,鷲尾和木葉都會配合好時間一起離去。而且去年不怎樣跟他們一起午休的鷲尾,在新一年開始不久就固定地參與大伙的午休聚會,雖然只是一星期一至兩天,但是對於總是獨來獨往的人,已經是很大的改變。而更明顯的是,自主練習的時候如果木兔要抓人攔網,鷲尾和木葉總會一起被抓,否則就是一起逃掉。

 

赤葦知道這一切不是巧恰,可是他也解釋不了為甚麼。

 

然後在迎來作為副隊長的第一次合宿前夕,赤葦在三年級的教室找到正在接吻的二人,而更尷尬的是剛好跟兩人對上了眼。赤葦在想,雖然是解釋了兩人的行為,而他也沒有很在乎隊員的私生活,但是如果不是這種姦情撞破的場面就會更好了。

 

剛好今年梟谷聯盟的第一次合宿在梟谷舉辦,所以排球部的三年級生要負責跟學校溝通,在長週末把教室和體育館預留下來給他們使用。梟谷一直以來都慣性地把各種事務下放給學生處理,所以合宿前打點一切也要由高年級生跟校務部協調。

 

「對不起我甚麼都沒看到你們繼續吧!」

赤葦在沒有換氣的狀況下一口氣把話說完就故作鎮定的徐步走開,而反射動作似的木葉追了出去走廊拉住赤葦,自然木葉也捕捉到赤葦臉紅得發慌而且不知所措的神情。

 

「赤葦、對不起。」

搭着赤葦的肩膊把他扳過來面向自已,看到赤葦嚇得臉紅耳赤的,木葉反射性的向他道歉了。木葉不知自已做錯了甚麼、他甚至不知道自已做了甚麼,只是直覺反應地向赤葦道歉。

 

「木葉前輩這......沒甚麼需要道歉吧?」

知道躲不開的赤葦漲紅着臉視綫飄離,而想想赤葦其實也不知道為甚麼要逃,但他也不知道木葉為甚麼要追。

 

「對不起、嚇倒你了。」木葉雙手搭着赤葦的肩膊像漏了氣的排球般垂頭喪氣。

反應慢一點的鷲尾也跟着追了出來,兩個男孩同時因為他的腳步聲而把視轉向他,夕陽灑落在教室外的走廊,暈目的微光讓鷲尾無法看清他倆的表情,頭昏了的鷲尾似乎被這陣餘溫熱得腦袋都溶掉似的,因此失去思考的能力。

 

「不是這樣的。」

鷲尾反射性的言論並沒有安撫到赤葦凌亂的心情,反倒是讓木葉的腦袋運轉停頓下來。失望與震驚的情緒瞬間佔滿了木葉的思緒,甚至乎木葉無法隱藏臉上失落的表情。

 

「對、不是這樣的。」

半秒間,木葉勉強牽扯出一抹平常的笑容順着鷲尾的說法附和着,在赤葦聽來就像平常的木葉那樣輕鬆。可是在鷲尾聽來,就像有甚麼碎裂掉的聲音在他耳邊回旋縈繞。

 

「赤葦要保密喔!」木葉保持笑容的輕拍了赤葦肩膀一下,不待鷲尾和赤葦能有任何反應之前踏着輕快的腳步走到樓梯前,然後裝作突然想起有話未說的佻皮地回頭大喊,「教室確認了明天能用的。」

 

可是、鷲尾知道不是這樣的、也不可以是這樣。

回過神來以後奮起去追木葉,鷲尾慌張的對赤葦說了聲『對不起』,就踉踉蹌蹌的衝下樓梯。跑出校舍的時候鷲尾才發現,原來黃昏比想像中短暫得多,已經暗下來的操場那裡都沒找到木葉的蹤影,鷲尾原地轉了一圈看着同樣淹沒在黑暗中的校舍,赤葦拿着手機當作照明工具的走出來怔怔的停在鷲尾面前。

 

「鷲尾前輩為甚麼都要跟我道歉?」

「我......不知道。」

 

面對赤葦的問題,鷲尾失去一貫的氣勢和冷靜,就像一切的問題都能夠用一句『對不起』來打發,也許比起跟赤葦道歉,鷲尾更需要跟木葉道歉。

 

而想要道歉的人,除了鷲尾、還有木葉。

從答應鷲尾交往之後,木葉其實不知道該怎麼做,也不知道該做些甚麼。最初他倆理解的是要對方當作特別的同伴,所以刻意把相處的時間增加。跟鷲尾的相處順利到連木葉自已都不相信,平常看來隨便會嚇哭一堆小孩的人,卻是細心得讓木葉都有心動的感覺。

雖然不是健談的人,可是總會用心聽着木葉跟他閒話家常,更會配合木葉的把自已生活各種小事告訴對方。而且在答應交往後第二天早上,木葉就在公車站看到鷲尾竟在呆等着,一大早在公車站牌前站得筆直的鷲尾,看得木葉都差點直接踩空摔下車。在木葉還未問口詢問,鷲尾已經平淡地呢喃了一句『走吧』就慢慢走開。

木葉當然知道鷲尾的意思,卻不知道他的心思。也許這就是鷲尾和人相處的方式,不容拒絕但又不失細膩。然後第一次的車站等候,逐漸變成了慣性,也讓木葉從尷尬慢慢習慣,甚至乎心裡也因此而默默地溫熱起來。

 

如果能喜歡上鷲尾,也許不錯。

 

堆疊得過份的情感讓木葉開始混亂了,就算看着空蕩蕩的三年一班教室,心裡卻不止想到一班那個笨蛋。制止不住的情緒佔據了身心,彷彿連身體機能都停下來,木葉仍然看着木兔的桌子,想到的卻是鷲尾。

 

「喂啊、木葉!」

「嗯啊、小見。」

 

「看木兔嗎?」同樣趁十五分鐘的小休跑到走廊活動筋骨的小見,遠遠看到木葉停在一班的門外,自然就想的貼了過去,對小見來說那也是一種本能反應。

「沒有啦、他們班今天有校外教學!」木葉指向空無一人的教室笑得有點心虛,也為了自己那份自作多情的愁緒感到羞恥。

 

「你啊、真的很喜歡看着木兔吧?」跟木葉一起倚在走廊窗戶旁的小見,視隨着走廊的人群遊移着,未能鼓起勇氣的小見不太夠膽注視木葉,而其實心虛的人並不止木葉一個。

 

「因為當他充滿幹勁的時候,看起來會閃閃發光。」木葉笑着把心底話說出來,不管抱有甚麼感情,木兔始終是木葉所仰慕的王牌,有點高興過頭的木葉卻沒注意到小見眼中的失落。

 

「那我呢?」

那你又怎樣看我?

 

「小見,我……」

隨着小見的問話,木葉終不能再迴避小見的視綫,對上那毫無疑惑的眼神,木葉當下氣窒了。從高一開始相伴至今,小見是那個由始至終都陪伴左右的人,知道他的喜惡也很懂得把他惹生氣,可是換個立場來看,小見也總是那個在木葉受到打擊時,最懂得用輕鬆的手法助他走出陰霾。

對於他倆來說,鬥嘴可能真的鬥出了真感情,可是木葉無法把小見當作那些隨便找他表白的人,也無法用看待木兔跟鷲尾的方式看待小見,因為他倆之間累積起來的情感和記憶太多,所以木葉毫無疑問是喜歡着小見,如果連小見都不喜歡了,木葉都不知道自己還能喜歡誰。

 

木葉秋紀要問自己的是,愛上小見春樹了嗎?

如果沒有,那就不值得賠上一切去賭這一場。

 

「我……只看到你頭頂的髮漩。」

拐了個彎取笑小見的身高,木葉裝了個鬼臉的挑釁小見,預料之內的小見馬上跳起來掛在木葉的背上大吵大鬧的說要殺了他,木葉旋即護着自己後腦,以防小見拉他的頭髮,兩個人連扭打在一起也默契十足的。

木葉無法回答小見的問題,所以無法回應小見的感情,所以他只能用這種方式去迴避。不管小見懂不懂他的用意,木葉寧可讓疑惑留白在小見心中,也不要為他親手留下傷口。

 

兩人的扭打持續不到半分鐘,白福和猿杙似乎被同學們說着『排球隊的人又在吵鬧了』而吸引到走廊上,然後白福一手抓一個的把他倆揪到鷲尾的教室。身邊還跟着好心勸阻的猿杙,無力地勸說着『白福不可把他們殺掉』。

本來伏在桌上補眠的鷲尾被白福的大動作驚動了而抬頭察看,眼前被抓住的小見和木葉同時地向自己揚手說着你好,視綫轉往旁邊的白福一臉不解的看着她,自然鷲尾也捕捉到後方一臉擔心的猿杙。

「看你們都那麼閒,那就順便開個會吧,赤葦早就忙得快壞掉了,你們卻睡覺的睡覺,打混的打混。」

白福挑了下眉的動作,讓在場的四個男生都不敢作聲。白福交待着下週要在梟谷舉行的聯校合宿,也不是說甚麼討論分工了,而是直接指派他們各自負責的部分。隨着上課的鐘聲響起,眾人拖泥帶水的邊走邊玩的離開鷲尾的教室,而壓在隊尾的木葉在眾人不察覺的時候,故意用指尖劃過鷲尾的手背才離開,沒人看到的小動作卻在鷲尾的心中翻起巨浪。

木葉走到走廊後故意回頭察看鷲尾的反應,果不期然對方已經竪起桌上的教科書遮掩着自己的臉,不讓其他人看到他狼狽的表情。木葉心情有點好過頭的哼着流行曲回到自己的教室。

而在書本的縫隙間偷看出去的鷲尾,自然沒遺留了木葉那份輕佻又滿足的表情。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