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32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排球少年-初戀殘酷物語(梟谷中心)- 07

即使鷲尾沒有對在肢體上對木葉作出進一步的脅迫,可是木葉還是忍不住的往後退了一步,然而身後的桌子就像跟木葉作對似的,攔在木葉的身後不讓他逃避。木葉不禁想,他還真是有慣性把自己迫進死胡同。無法逃避的狀況下,只好抬頭正視鷲尾那直接又銳利的眼神。

 

鷲尾其實沒有憤怒以至失控到想要對木葉有所動作,只是木葉老是一副遊刃有餘的模樣就讓鷲尾有點生氣。比起赤葦老是惗記着木兔,主將的名字從木葉口中說出來更讓鷲尾躁動,甚至乎想到木葉與赤葦依偎一起睡覺,又或是木葉經常跟小見兩個掛在一起玩,這都讓鷲尾沒來由的不高興。

 

說吃醋甚麼的那麼丟臉,鷲尾一點都不想承認。

 

「你很喜歡木兔是嗎?」

「怎麼輪到你提起他?」

鷲尾的詢問讓木葉氣窒了一下,可是作為大腦派的木葉很快就意會過來,鷲尾的怒氣是衝着木兔而來,如果說鷲尾是在吃醋,那能說得過去嗎?

其實木葉並不笨,當時鷲尾看來就不是因為真的喜歡他而提出交往的,木葉看得出來鷲尾只是鬼迷心竅罷。察覺到這一點的木葉才會覺得,兩人之間存在着好感而不是真正喜歡對方,作為練習的對手才是最好,如果有天他們要分手了也不會互相傷害。

 

 

會有這種想法的木葉,到後來才知道自己愚蠢得可以。

 

 

「我……」

「你吃醋了?」

 

鷲尾依舊保持制衡着木葉的動作,然而氣勢卻倒置過來。木葉微微抬眼看着對方,眼神沒有了一貫的狡猾和挑釁,反而更像討摸的小動物似的。狐狸被指為狡猾的動物,其實也只是人類加諸在他身上的罪名而已,說到底狐狸其實也是犬科。

被木葉指一語道破的鷲尾尷尬的鬆開雙手想要退開,然後還未離開木葉的身體範圍就被對方阻止了,被放開了的人反過來伸手抓住鷲尾的手臂,終止了兩人之間的空隙繼續擴大。木葉的觸碰讓鷲尾不自覺的瞪眼看着木葉,正視了木葉的眼睛讓鷲尾後悔了,木葉的眼神就像漩渦一般的把鷲尾勾引着。

 

所以,這傢伙真的是狐仙嗎?

被木葉緊盯着,鷲尾的腦袋像溶化掉似的,除了覺得木葉像狐仙般勾人,就已經沒有閒暇去思考更多。

 

稍為垂下的鼻尖與微微上仰的鼻尖緩慢擦過,前所未有的體驗但是兩人卻像經習了千百萬次似的契合度極高,嘴唇互相交疊時鼻息同時輕輕的纏上了對方,微張的唇擦過對方的牙齒引來一陣悸動。分不清誰先開始了以舌尖試探着對方,當作為挑撥也好、邀請也罷,比起長久以來的尷尬和不安,這種以身體來互相傳遞情感,就像本能一樣般與生俱來。

沒有想像中的煽情,更多的像在訴說着心事似的,木葉沒有握緊鷲尾的手沿着對方的手臂往下滑落,撫過手背的掌心緩慢而有節調的以指尖潛入對方的掌心之中。記不清在比賽或是練習中與這雙手擊掌過多少次,當時每一次鼓動人心的激勵,都沒有像現在這樣委婉來得延綿。

握住木葉的手指,不擅長主動的人總於主動的把手撫上了對方的臉龐,輕輕撥弄着對方微微垂落的髮絲,在夕陽映照下顯得金光閃閃。纏綿沒有一直持續下去,沒有盡是意亂情迷的木葉嘴角含笑地稍稍拉距離,彷彿剛才的親吻是許下承諾的儀式。

 

「是的,我吃醋了。」

「你啊,真是老實過頭了。」

鷲尾與木葉十指緊扣的手沒放開過,利用體格上的優勢,鷲尾稍稍把木葉壓向桌邊,迫使木葉空閒出來的手按到桌子邊上借力穩住自己,好承受鷲尾壓下來的力度。鷲尾另一隻手再次回到木葉腰後,比起先前少了脅迫卻多了柔情,輕吻上對方的嘴唇,身體也跟着緊貼讓他們察覺到對方的變化。

 

首先是木葉察覺到鷲尾激動了,當然他也知道自己身體有着同樣的變化,在臉頰隨着自己了解到的本能反應刷地紅起來,沒有理會鷲尾是否也察覺到自己的羞躁而一把推開他,張嘴不知道想要抱怨還是自辯,木葉才發現了被嚇呆的赤葦站在教室之外。比較遲頓的鷲尾也許沒有察覺到木葉跟自己有着相同的生理反應,卻有發現木葉除了臉紅還一臉震驚和尷尬,順着木葉的視線發現了赤葦。

 

看到赤葦的出現,鷲尾比木葉更震驚。

鷲尾有種想要當場逃掉的衝動,可是他並沒有。

鷲尾做了比逃掉更糟糕的事,他否認了跟木葉所做的一切。

 

追不上木葉,也沒有留下跟赤葦解釋些甚麼,這種進退失據的狀態讓鷲尾非常沮喪。過後不管鷲尾傳了多少短訊給木葉,顯示的都是木葉連看都沒看,而那一夜鷲尾因為心緒不寧而輾轉反側。盤踞在鷲尾腦海裡的畫面,由最初被撞破的場景,漸漸為兩人意亂情迷的接吻所取代,夜間的微涼並沒有讓鷲尾冷靜下來,反而給予他蠢蠢欲動藉口。腦海裡幻想着木葉的臉孔以及身影,延續了在教室培養出來的欲念,鷲尾自己動手了。

 

作為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自已動手並不是甚麼大事,問題是幻想的對象是因為亂七八糟的理由而開始交往的隊友,狀況讓鷲尾苦惱得不知如何是好。喘一口氣看着手上殘留的半透明白濁,鷲尾總算培養了一點點睡意,可是想到未來幾天都要和木葉一起睡通舖,他開始覺得今年的合宿會很煎熬。

 

 

「遲到的人出去跑足球場十圈!」

 

 

合宿的第一天教練就給他們來狠的,雖然早就會說過遲到要罰跑的規矩,可是仍然有一堆人因為各種各樣的理由退到了。列夫因為晚起床了、犬岡在路上被陌生的貓勾引了、倒是研磨因為有黑尾在所以準時來到。通常會遲到的大多是低年級生,然而作為三年生的木葉在這天有着理所當然的遲到理由,只是木葉遲到的理由乾脆得讓白福都不敢替他報出來。

 

「總監要我記下你們遲到的理由,木葉?」

「心情不好。」

「木葉笨蛋在說甚麼啊?」

「呃、睡過頭了。」

白福準備敲木葉的頭殼前決定給他一次機會,而木葉也沒有跟白福鬧脾氣,改為一個比較正常的遲到理由。

 

「鷲尾呢?」

「跟木葉一樣。」

白福要求另一個遲到的三年級主力說出遲到的理由,而對方不知道是真的因為睡過頭,還是那句說話是給木葉聽的,到少鷲尾的答案已經被白福認定為睡過頭了。

 

四校之中只有木葉和鷲尾兩個是遲到的三年生,混在一堆低年生中受罰看上去就非常丟臉。木葉用着眼角餘光偷瞄了鷲尾一眼,他知道鷲尾那句話確實是說給他聽的。早上木葉坐公車回梟谷的時候,大概心裡有數自已會遲到,所以並不預期鷲尾還會在車站等他,可是偏偏鷲尾還是等了。兩人都沒有主動跟對方打招呼,可是木葉也沒有拒絕跟鹫尾同行,就這樣兩人成為了梟谷最晚到的二人。

 

「唷、木葉桑AV看太晚起不了床啊?」

「昨晚社區的黑貓叫春聲太吵,讓我睡不好嘛。」

走出體育館準備接受懲罰的木葉被場邊的黑尾奚落了,好鬥的過性讓木葉都要被白福揪耳朵了還是要反駁一句。讓黑尾住口的並不是木葉拐了彎對他的調戲,而是跟在木葉身後的鷲尾那凌厲的眼神。

 

「唉、我剛才是不是被鷲尾瞪了?」被嚇得反射性弓起背的黑尾,拉了一下木兔的衣服指向剛走開的二人。

「沒有啦、鷲尾平常看人都這樣啊!赤葦有看到鷲尾瞪了小黑嗎?」木兔學着黑尾那樣拉了下赤葦的衣服,可是換來只是赤葦嫌惡的目光,然後走開去做熱身運動。

 

「呃、我剛才是不是被赤葦瞪了?」這下輪到木兔拉着黑尾的衣服問。

「沒有啦、你不知道赤葦不是一直都用看大便的眼神看你嗎?」找到機會的黑尾自然是饒不了木兔,嘲弄一番。

 

「木兔、黑尾,你們還在幹嘛?快去熱身!」

在教練們的咆哮下,愚蠢的隊長們也跟着大隊動起來。而混在大隊中的赤葦,視綫無法自控的往體育館門外飄去,看着在外頭跑圈的木葉身上,以及一直跟在木葉身後的鷲尾。

 

整天下來木葉都沒有跟鷲尾說過一句話,那股不明顯的張力似乎除了赤葦就沒有誰注意到。如常跟其他人打鬧的木葉,以及如常寡言的鷲尾,在練習賽中的交流並不受到影響,只是在下場後木葉總會和小見及猿杙混在一起,這樣一直保持距離跟在旁邊的鷲尾看上去有點可憐。

 

「鷲尾前輩、待會可以聊一下嗎?」

洗澡後在更衣室遇到似乎也洗好的赤葦,鬧哄哄的空間塞滿了半裸或是全裸的高中男生,使得雖然也是穿着便服但至少衣着整齊的赤葦,看上去非常正經。大概是環境太嘈吵,也可能是隊友在更衣室的寒喧太尋常,基本上誰都沒有注意到鷲尾與赤葦兩人之間的交流,除了木葉。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