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32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排球少年-One More Chance - Second Half(梟谷全體)

注意:

1.第一篇為One More Time(梟谷全體),第二篇為One More Chance - First Half(梟谷全體),第三篇為One More Chance - Second Half(梟谷全體)(完結篇)

2.初貼於3月24日,不怎麼樣的日子!

3.感謝有把三篇都看完的各位。

 

 

配對:梟谷全體

 

 

『你不想知道猿杙的想法嗎?』

 

猿杙定下了在三月初出發,沒有回去梟谷的小見並沒收到這個消息,畢竟當時他的反應那麼激烈,自然大伙都不敢再跟他提及猿杙的事,能夠對小見重提此事的人就只有木葉一人。然而小見也不盡是沉醉在悲憤中甚麼都不管,為了讓自已能夠放下猿杙的事情,小見非常積極地準備着新學校的事情,剩下的時間就去做兼職或是去市民體育館指導小孩子排球。

只是,不管做甚麼事情好,猿杙的貓臉總是陰魂不散的趁他毫無戒備時,自動的在他腦海裡跳出來。迫得小見不得不去思考自已真正生氣的原因。

 

「不想。」

「嚇?」

「不是你問我的嗎?我不想知道猿杙想甚麼,我連自已想甚麼都搞不清楚,還要去搞清楚他想甚麼?」

「你也別直接撥電話過來只說一句『不想』啊!」

看着月曆上標下了猿杙出發的日子稍稍比自已早上幾天,木葉愣神了一陣後決定傳簡訊給小見,看到小見讀取後五分鐘都沒回話,木葉也沒執要等下去而放下電話,繼續整理着行裝。後來再過了幾分鐘,小見就直接撥電話過來,按下接通後小見就直接回答了木葉簡訊中的問題,直接得木葉都被嚇倒了。然後不管小見想不想知道,木葉還是把猿杙要離開東京的日子告訴他,也問了他要不要去送行。

不像是剛才那麼的直接了當,小見拿着電話只剩下沉默,木葉不等小見回答就說出了『那天我來接你,你要去就在家等我』,然後直接掛斷了對話。電話掛了個小見仍然呆望着屏幕,良久才生氣的撲到床上用枕頭捂着臉大喊着『阿猿是混蛋』。

 

除了家人外,猿杙是小見十八年人生中,花了最多時間在一起的人,所以要這樣放開猿杙說不會痛苦絕對是騙人。然而這種彷如剜心之痛的感覺似乎不單是因為分離所致,小見無法理解的事情實在太多。把猿杙封鎖了並非真的生氣到要跟他絕交,反而小見是為了不讓自已因為氣瘋了而亂說話傷害到他。

因為他們都只是笨拙的高中生,所以只能用上粗劣的方式去表達自已、保護對方。

很想見,卻承擔不起相見的痛苦,所以小見選擇不相見。

 

猿杙出發那天木葉一早騎摩托車過去小見家,雖然順利的把小見從家裡拉出來,可是到了車站以後小見卻拼命的把木葉拉到水池後躲起來,所以一早在家人陪伴下來到車站的猿杙並沒有發現他倆。後來排球隊的人也來了,赤葦和白福催促他倆快趕來的簡訊也傳來了,然後猿杙走了。

確定猿杙進了閘口不會再回來,小見才默默的出來與眾人相見。不意外木兔大聲抱怨他倆來得太遲,看不懂臉色的赤葦也說出了讓小見難過的話,雖然白福馬上阻止了木兔和赤葦,可是聽進耳裡的話早就讓小見無法忍住情緒。

 

小見不理會眾人逕自離去,木葉向眾人示意自己要看着小見就轉身走開,可是走出沒幾步就注意到赤葦也跟着走。本來揚起手想讓赤葦回去大隊那邊,可是跟赤葦視綫對上的半秒間,木葉的手僵住了也無法隨便打發掉赤葦,赤葦眼中波動的情緒讓木葉狠不下心的把他走趕。

同行卻又各有思緒,赤葦有很多話想跟木葉說,可是木葉甚麼都不想跟赤葦說。像小見和猿杙這樣,說甚麼都改變不了必需前行的道路,木葉無意與赤葦作伴一起走,更不希望自己擋到赤葦的路。後來小見哭了,而且比起以往任何一次輸了比賽哭得更悲傷。

 

那個時候木葉都沒有告訴小見,那是失戀的感覺。

如果告訴了小見,那麼木葉就要承認他對赤葦有着同樣的感覺。

 

慶幸自已騎了摩托車出來,木葉藉口要送小見回家就丟下赤葦開車走掉,從側鏡看着一直留在原地目送他倆離開的赤葦,木葉覺得心裡積壓着的情感快要讓他崩潰。折騰了整天回家後木葉已經累倒在床上,躺平的看着天花板出神一陣,最後思緒被手機的震動提醒打斷了,不意外又是赤葦傳來的訊息。赤葦問了一下小見的狀況後,不等木葉回覆就已經提出週末出來的邀請。

『對不起,最近我在忙。』

『木葉前輩該不會打算避我一輩子?』

看着赤葦傳回來的質問,木葉把電話調成靜音然後丟到床上不管,環視了整理得差不多的行理以及房間,木葉沒有勇氣告訴赤葦,他確實想躲一輩子。離開東京的事,除了猿杙就只有小見知道,所以送行當天前來的同學就只有小見一人,家人雖然覺得奇怪但是也沒有多問,只是留了個空間給他倆道別。

 

「你這傢伙,做了比猿杙更讓人討厭的事。」

「沒事的,時間久了大家就會原諒我的。」

「為甚麼要不辭而別?啊啊啊結果我還是問了!」

本來決心不要追問原因,可小見最終還是忍不住問了,自覺這種行為很土氣而自我嫌惡了,小見因此而抱着頭亂叫喊着。小見鮮明的情緒把木葉心中的憂愁都驅散掉,笑着罵了小見一句『笨蛋』。

 

笨蛋也是有很多種類的,在赤葦眼中木兔是個明顯的笨蛋。

而木葉,雖然看起來是個笨蛋,但實際上他只是裝笨而已。

 

春假期間,既是隊長又是準三年生的赤葦並沒有閒着躲懶,赤葦善用了球隊休息的時間,上午進行了長跑鍛煉然後下午溫習課業。硬把春假的每天填滿好讓自己不去多想木葉的事情,可是每當停下來的時候總是不由自己的想起木葉。

捏住額角想要把木葉自腦海裡趕走,可是不管怎樣做似乎都不湊效,視綫不經意落在木兔畢業前交給他的大學資料,赤葦不由自主的翻閱起來。就在木兔決定要接受了體保生的推薦後,木兔很認真的跟赤葦討論過升學問題,認真得赤葦都覺得不可思議。

木兔所去的學校不管學術和運動都非常出色,而且赤葦意屬的學科在那裡也是非常有名,所以當時木兔確定了要去的時候,赤葦心裡非常羨慕,那時候木兔拉着赤葦問了『赤葦明年也要來嗎?』。赤葦最初想到木兔大概怕寂寞又或是想再跟自己多打幾年排球,才提出這樣的邀請。可是在赤葦還未說出敷衍的回應以前,木兔就推翻了赤葦的想法。

「赤葦你是希望唸醫科或是醫療科學相關的吧?」木兔理所當然地說出了很久以前赤葦說過的事情,「這個學校不是很適合嗎?以你的成績要考上應該可以的。」

「是很適合,可是……」赤葦無法否認木兔的說話,可是赤葦心裡還是有着跟隨木葉的想法。雖然似乎沒有人知道木葉考上那裡了,但是怎樣看木葉也不像是就業組別的人,所以只要再打聽一下就不難知道。

「你該要想想自己的事,別再被木葉左右了。」木兔語出驚人的讓赤葦甚麼都答不上,像是看透了赤葦似的木兔繼續說,「你單戀木葉的事,並沒有隱瞞得很好。」

接着木兔說着木葉考大學那陣子都神神秘秘的,似乎沒有人聽說過他去考甚麼學校。不過因為都是男孩子而且又是運動社團,所以太婆媽的追問或是關顧都顯得不太適合。唠唠叨叨一輪後,木兔突然用力的拍了一下赤葦的背,用力得赤葦都要把內臟吐出來了。

「私心很想跟你再打幾年球啦,可是醫科的課業好像很忙?」

彎着腰按着胸口,赤葦確定自己的心肺還在胸腔裡,所以就沒有抱怨木兔。而木兔的話其實他都有聽得明白,即使他跟木兔上了一樣的學校,也不見得還可以繼續一起打球。在這個情份上,木兔現在確是以學長的身份去跟學弟的他討論前途問題。

平常看來一臉笨蛋的木兔,其實還是會想很多事情。

 

「木兔學長謝謝你,我還沒有偉大得為了別人犧牲自己。」牽扯了下嘴角以示自己有接收到木兔的關懷,然而心裡沒說出的後半句卻是吞下了肚裡。

就算他想犧牲,也不見得對方會接受。

 

那個時候在大學開課前木兔提意了一起回梟谷打練習賽,就連遠在名古屋的猿杙都在群組裡回話很想大伙,可是木葉就是一直已讀不回。直到練習賽當天,白福在體育館給木葉撥了通電話,他才平淡的說出人不在東京而且暫時不會回來。一直以來木葉都很擅長扯開話題,所以當他們聚在球場邊拿着白福的電話七嘴八舌的問着木葉到底在那裡,他都只是不着邊際的亂說,誰都沒問到些甚麼。

赤葦當然知道誰是知情者,看小見那種飄離的眼神和沉默的態度,赤葦就知道小見其實早就知道,只是甚麼都不說而已。他們之間,心裡都載着很多不能宣之於口的祕密,就像自己對木葉的執着、小見所知道木葉的行蹤、以及猿杙對小見的感情。

 

『猿杙前輩早就知道木葉前輩離開了東京?』

『嗯,知道的。』

晚上看着木兔不斷在群組中轟炸木葉,就在手機響了半個晚上後赤葦終受不了而私訊木兔『請不要再傳貼圖到群組,你可以直接私訊木葉前輩』,然後把群組調成靜音。看着通訊軟件的版面,赤葦一直反覆點着與木葉的對話框來看,跟他的對話記錄要不是跟球隊相關的事,就是些沒營養的網絡笑話。說甚麼單戀了對方兩年,卻連一個簡單的問候或是關心都沒有。終於赤葦放棄了在簡訊記錄中尋找跟木葉之間不曾存在的曖昧,繼而點開了跟猿杙的對話框傳出了問題,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幾個月下來斷斷續續的跟猿杙聊着,知道了猿杙找到了合租的房子,也知道他有親戚在那邊可以作為照應,而最重要的是小見在封鎖他帳號接近半年後終於解封了。

 

 

生日快樂

 

 

當時小見傳來了這樣的一句,即使是悶熱得讓人快要瘋了的仲暑,但是猿杙卻是感覺到春風拂面而過的清涼。對猿杙來說,再多的祝福或是慶祝也及不上小見傳來的一句,即使跟大學同學慶祝着生日的時候,猿杙還是心神彷彿的反覆拿出電話來看。

說甚麼要放生自己,結果還是那麼的沒出色。

而且猿杙始終沒想好該要怎樣回覆小見,想說的話很多可是在對話框中打了又刪去,怎樣寫都寫不出自己的心情,猿杙其實很想直接打電話給小見。盤算着跟小見說些甚麼,該是問候還是道歉?抑或是笑着閒聊交待近況?還是老實的告訴他事實?

 

 

我好想你

 

 

而最終猿杙只能簡單的回傳了『謝謝』,千言萬話都說不出又寫不下來。訊息傳出去後猿杙改為點開跟赤葦的對話框,半年下來跟赤葦的聊天內容越來越多,除了聊些舊事以外,他們也開始交換心情以及尋求協助。

『甚麼都說不出來,這樣子真的很沒出色。』

『那是因為猿杙前輩對小見前輩很認真。』

把電話關掉倒在床上,赤葦覺得自己才是最沒出色的那個。至少猿杙和小見確實是很在乎對方,而他倆只是拙於表達自己而需要別人的一點幫助。暑假期間,赤葦看到這陣子又跑回梟谷的小見老是心神不定,就忍不住的問了他怎麼回事。小見直接把仍然封鎖着猿杙的事情說出來,同時也說出了猿杙八月生日,所以很想聯絡他。

「那就聯絡猿杙前輩吧。」

「可是我跟阿猿……」

「沒甚麼可是的。」

像個小孩似的點點頭,為了驅散腦海裡煩人的念頭,小見舉手跑向尾長說要給他加強接球旳訓練,說出這話以後就一堆人也圍過來要跟前正選自由人學習,就連沒怎樣見過面的一年生也自動的跟上了。

一直以來小見的行動能力都強得像悟空的瞬間移動似的,只是當對手換作猿杙的時候,再強大的行動力都變得無濟於事。在猿杙的感情之於小見就像黑洞一般,不斷的被牽引過去無法逃避。

猿杙一樣,赤葦自己也是一樣。

因為是認真的,所以甚麼都說不出、幹不了。

甚至到了木葉生日的那天,赤葦連簡訊都沒有傳一個。小見會知道是因為在十月初的時候想起了才隨便問一下,木葉回來的訊息也平淡得可以『畢業後,我們就沒聯絡了』。

 

「怎麼可以這樣?」

「嚇?」

「『嚇』甚麼?怎麼可以不跟赤葦聯絡?」

「你別老是直接打電話過來就說簡訊講的事啊!」

 

被小見嚇了一跳,木葉也只好跟他說了。

雖然那個時候默默的走掉,也對群組的訊息已讀不回,可是木葉並沒有跟大伙斷了聯絡。比如說白福不久之前傳了男友照片來向他炫耀,木兔又會老是傳他網絡找來的冷笑話,更別說小見和猿杙了。其實對木葉來說物理上距離並沒有甚麼實際意義,只是在離開之後真正跟他斷了聯絡的人,其實就只有赤葦一個而已。

說沒有感覺絕對是騙人,可是看到社交網站上,赤葦被同學或是隊友標註在各種各樣的活動中,木葉總是心裡沒來由的一陣溫暖,知道赤葦過得很好就已經足夠了。決定到仙台升學以後,木葉沒有再繼續打排球,偶爾是會跟業餘隊一起玩,但是說甚麼加入球隊或是投放大量時間去練習,他已經不會了。

正因為跟上梟谷的大隊才能走過高中那三年排球生涯,可是要繼續走下去似乎並不是他的選擇。就像木葉一貫的作風,能做到一定程度就已經足夠了,不會為了做到完美而讓自己太累。

排球也好,戀愛也罷,木葉都覺得順其自然就夠了。

 

「我要告訴赤葦、把你去了蔵王山當狐狸的事說出來。」

「如果你說出來、我就咀咒你這輩子沒白米吃。」

「你只是隻一事無成的狐狸罷,別以為自己是稻荷。」

「我去告訴猿杙你哭過。」

「去縣外升學的人最最最討厭了!」

「別把你對猿杙的怨恨遷怒到我身上。」

跟小見的對話越來越沒營養,最後兩人越說越遠的不知道扯到那裡去了。

木葉自然不是稻荷或是祂的使者,就連蔵王山的狐狸他都不是,如果他是那麼脫俗之物,就不會在十二月的第一天就開始坐站不安。很想跟赤葦聯絡甚至給他打電話,可是木葉拿着手機猶豫了整天甚麼都傳不出去,直到晚上看到雀田在社交網站上傳了在體育館中大伙為赤葦慶生的合照,看着照片木葉慢慢醒覺到這一切離他太遠了。

把手機螢幕關掉,晚間的學生宿舍走廊有些過於熱鬧,可是那一切的紛紛擾擾都與木葉沒有關係,拒絕了其他宿生的邀請,木葉沒有加入在公眾空間正打得興起電玩大賽。合上房門倒在床上,木葉知道這都是他自找的,所以他也沒有臉皮那麼厚的,若無其事傳簡訊給赤葦說『生日快樂』。

 

「赤葦你還喜歡木葉嗎?」

「嚇?」

「『嚇』甚麼?怎麼你跟木葉反應一樣?」

「小見前輩這樣突然打電話過來,第一句就這樣問,會嚇倒也是很正常的。」

「喔、好久不見了,赤葦你最近好嗎?你還喜歡木葉嗎?」

對於小見的跳躍式發問與對答,赤葦捏一下額角試着思考小見想怎麼樣。然而對於小見的問題,赤葦的答案絕對是肯定的。正因為太過肯定,所以赤葦從來不會質疑自己的想法,也不會去迫使木葉回應他的感情。

赤葦甚至認為,木葉不喜歡他也不要緊,只要木葉沒有愛上別人就可以了。可是如果木葉日後愛上了誰,大不了就把木葉喜歡上的人殺掉沉屍大海好了。察覺到自己已經成為了潛在殺人犯,赤葦回過神來認真的說『一直都喜歡木葉前輩』。

「很好,誠實的人啊!金葉、銀葉、還有木葉全都給你了。」

「小見前輩、作為準社會人,中二病不能不正視。」

 

而且相比金葉和銀葉,木葉怎麼聽起來有種很爛的感覺了?

再捏一下額角,赤葦知道自己的病情似乎也不輕了。過後小見胡亂說着甚麼蔵王山很好,一定要去甚麼的,聽起來很明顯是在說木葉的事情,所以赤葦直接問了『所以,木葉前輩在蔵王山?』,問了以後赤葦才覺得自己像個笨蛋一樣,蔵王山是住了很多狐狸,可是那有人會住到蔵王山唸書?

 

自然赤葦不是笨蛋,小見並不想出賣木葉,但又很想告訴自己關於木葉的事情,所以甚麼蔵王山自然是說仙台了。說到仙台赤葦自然就想到越發成熟的月島,個性有些高傲又喜歡故意惹人討厭,但是真正交往過就知道,月島只是個有點寂寞又愛撒嬌的小孩罷。視綫停留在牆上的月曆上,一月的春高大概就是他們最後一次在正式賽場上碰面的機會,作為三年生的赤葦也不能確定升上大學後,是否仍然有毅力的繼續在賽場上堅持。

 

尾長知道,他無法堅持下去了。

與其說無法堅持下去,不如說不該堅持下去。

對赤葦的感情能夠堅持了兩年,尾長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而知道赤葦對木葉的感情仍然堅持下去,那更不可思議。

 

雖然赤葦不說,而木葉也沒有再出現在梟谷,但是尾長知道赤葦對木葉的感情並沒有因為前輩的畢業而結束。偶爾小見和木兔等人會回來跟他們練習,聊天的話題很容易就回到那些不在的人身上,所以尾長後來知道了小見猿杙鬧翻的真正原因,也知道了木葉仍然在赤葦心中。

那天他幫忙雀田把蛋糕拿進去體育館,教練只是告誡他們一下別把場地弄髒就放任他們為隊長慶生,後來雀田拍了照片上傳到社交網站,然後硬把不在場的木兔白福等人也標註進去,那時候赤葦輕輕的跟雀田說要把木葉也標進去。

過後回去更衣室收拾時,赤葦看着剛才拍的照片一陣出神,甚至其他隊員都離開了也沒察覺,最後仍然等着赤葦的就只有尾長一人。赤葦回過神來,看到已經換好衣服的尾長一臉平淡的坐在旁邊玩着手遊,尾長注意到赤葦的視綫而抬起頭以眼神問着怎麼了的時候,赤葦也回報了一個反問的眼神。

「赤葦前輩發呆到大家都走掉了。」收起手機尾長站起來伸展了下筋骨,「不能讓生日的隊長一個人留到最後關門關燈。」

「尾長很溫柔呢。」牽扯着嘴角說出讚賞的話,看着這個比自己高上一大段的學弟,赤葦心裡一泛起一陣暖意,「請你吃東西?又要牛奶布丁嗎?」

「芒果布丁其實也很好。」尾長認真的說着,這樣的回答又引來赤葦的好心情。

曾經月島說過,烏野的隊長偶爾會在練習過後請他們吃包子,那時候赤葦很認真的想過,這種習俗要是發生在梟谷,他和木兔應該還未畢業就要破產了。不過,若然只是請尾長一人,赤葦還是負擔得來而且非常樂意。

赤葦雖然是個優秀的指導者,可是人際交往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所以更多時候赤葦會選擇當一個盡責的隊長,默默地看守着每個隊員。而尾長則是少數能跟赤葦私下單獨相處好的人,大概從高一開始就跟着赤葦的關係,即使到了高二已經獨當一面了,尾長還是慣性的跟在赤葦身邊。

不像小見或是木兔那樣鬧驣,尾長更多時候都只是默默的跟着,偶爾跟赤葦閒聊一下又或是去便利店吃東西,然後在車站分別互道晚安,這樣子尾長已經覺得很幸福。然而尾長知道些虛假的美好,不久以後會隨着赤葦畢業而消逝。而且更重要的是,赤葦心裡並沒有留給自己的位置,所以再怎樣留戀好,也不可能在赤葦心上佔上任何份量。

把最後一口芒果布丁吞下,彷彿要把自己的戀情也一拼吞下去,尾長偷看了赤葦一眼,看到盯着螢幕的赤葦嘴角牽起了一抹笑意。

 

「猿杙前輩和小見前輩傳給我生日簡訊。」

看到尾長又是一臉疑惑的看着自己,赤葦好心情的解答了。而實際上讓赤葦高興得笑出來,並不是因為那句『生日快樂』,而是他倆同時傳來木葉其實在仙台唸書的事,也說了木葉是為了家裡而過去那邊,並不是真的沒把赤葦放在心上。

 

對赤葦來說那也許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去仙台一趟,旅費不便宜。」

「赤葦前輩你想去仙台旅行嗎?」

「也不是……」

回了猿杙和小見的簡訊後,赤葦有點不着邊際的跟尾長聊起來,赤葦也不確定是否該要這樣衝動的去找木葉,畢竟他們之間不確定的因素太多,對於不擅長冒險的赤葦來說,要不顧一切去找木葉實在不容易。

「尾長你試過明明沒自信,但還是想要勇敢拼一次的時候嗎?」

「有……」

「那你行動了嗎?」

「還未。」

溫柔的跟尾長說了句加油,彷彿也是給自己打氣似的,赤葦覺得即使被木葉趕回來,他也要去仙台一趟見他。只是,赤葦並不知道尾長想要勇敢的對象其實是自己,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春高後沒再回去學校讓尾長有多失望了。

便利店兼職的薪水並沒有太優渥,所以赤葦只好盡量選擇薪金較高的夜更,作息日夜倒置的狀況很快被猿杙發現了。因為打算春假期間回去東京,所以猿杙在二月開始聯絡赤葦頻繁起來,同時也發現了赤葦變得很愛在半夜回他簡訊。好奇的問了到底怎麼回事,才知道赤葦因為需要錢而在做兼職,於是猿杙把親戚家需要補習的小孩轉介給他,在他們那種年紀和身份,太多的追問只會讓人覺得尷尬罷了。

而更尷尬的是,猿杙急着想要回去的原因是小見的生日剛好卡在猿杙的考試期間,結果忙完了考試才想到錯過了小見的生日,就連罐頭簡訊也沒有轉一個給他。錯過了小見生日的當天,猿杙已經沒有勇氣去跟小見認錯。畢竟在他生日時候,小見傳來簡訊以後他回了謝謝,但是過後他倆就沒有任何訊息來往,所以猿杙根本不知道小見怎麼想。

 

花了幾天跟猿杙簡訊來往,在搞清楚了他跟小見之間的事情以後,赤葦只有一個結論『盡快回來說清楚』,而這也正是猿杙想的事情,只是他回來了也不見得有勇氣去找小見。

 

勇氣從來都需要時間去累積,所以尾長錯過了赤葦作為高中生的最後一個情人節,沒能把巧克力送出的懊喪,讓尾長後悔得要死。

春高以後,赤葦把所有事情交待過後就乾淨俐落的引退了也沒有回校,所以尾長知道必需要把巧克力親手送過去給赤葦,早就在群組裡知道赤葦在便利店打工,也盤算好了開場白以及被拒絕後該怎樣退場,可是當他站在便利店外透過玻璃看着赤葦,尾長所有勇氣都消失無蹤。也許並不是因為看到赤葦而失去勇氣,而是根本他就沒有準備好。

 

明知道會被拒絕還要去表白,難堪的不止尾長、還有赤葦。

所以情人節當天,尾長在便利店外看了赤葦整整一小時候,直到時針指向十二點,二月十四變成二月十五以後,尾長決定不去為難赤葦。巧克力一直放在背包裡,尾長沒有像去年那樣把它吃掉,可是也捨不得把它丟掉,進退失據就像自己對赤葦的感情一樣。

 

而一樣進退失據的,似乎不止尾長,還有猿杙。

那是情人節後的星期六,木兔如常的發瘋的在群組中把梟谷OB都叫出來聯誼,而在木兔一連串的訊息之中,尾長發現自己竟然也被點名了。有感於不能拒絕前輩的邀約,所以他也準時去到木兔指定的咖啡廳。

 

才推門進去,尾長就聽到木兔的大嗓門。

好吧,其實以往也聽得不少,沒必要大驚小怪的。

看到小見跟鷲尾也在場,尾長突然覺得木兔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但是轉念想想赤葦絕對不會陪木兔聯誼,而梟谷之中願意陪木兔亂來的,似乎也真的是他們幾個了。任由木兔跟對面的女孩們主持聯誼,尾長不覺得大學女生會對他那樣的高中生有甚麼興趣,所以尾長也很安穩的挑個角落位置,默默的吃着蛋糕當作只是來吃下午茶。

熱鬧但是無聊的聯誼,尾長即使身處其中但仍然是個無關係的人,相比起長妝髮打點得宜的姐姐們,尾長知道自己更喜歡樸素的自然捲。出神了不知多久,尾長的思緒以至熱鬧的氣氛被那個突入現場的學長打斷了。

「阿猿?」

最快反應過來的木兔和小見同時喊出來,而且小見看到猿杙的時候,更是一臉哽到魚骨似的表情。

 

「大家好,我回來了,小見帶走。」

仍然是一臉和善的笑容,可是猿杙粗暴的行動與那柔軟的笑容卻是兩回事。話才出口就挽起小見的手臂把他拖起來,然後不管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就這樣拖着被嚇得呆滯了的小見離開咖啡廳。

「咦、原來有男朋友啊?好萌啊~」

「沒錯、好感度提高了!」

「喂木兔、下次把那個『男朋友』也介紹我們認識吧!」

 

對於女孩們謎一般的說話尾長完全不能理解,只是尾長蠻確定那群女孩真正的興趣並不是認識男友,而是認識有男友的男孩。雖然知道猿杙跟小見並不是女孩們所理解的關係,可是看到猿杙能夠這樣衝進來把人帶走,尾長心裡除了莫名的感動外,還因為猿杙的衝動被鼓勵了。

聯誼過後尾長沒跟着去續攤,不過後來音駒的黑尾帶着海來了,看到男生的人數都比女生多,尾長也有藉口借故離開。明明甚麼都沒做過個已經累得倒下來,回家在床上滾了一圈後尾長摸了一下丟在床邊地板上的背包,順着巧克力禮盒的形狀摸索了一下,情人節的魔力似乎因為猿杙的行動而復活了,所以尾長決定要在二月最後一個星期六去跟赤葦表白。

 

即使那是無望的愛情,也不該讓這份感情默默地枯死。

巧克力送出了也收到赤葦的布丁作回禮,尾長覺得自己終於能夠從初戀中畢業,然而止不住的淚水還是讓赤葦為難了,自制能力再強都及不上木兔突入的驚嚇,尾長擦了下臉馬上說要走,以免尷尬延續下去。想要即場逃掉卻被木兔抓住了,而且還強行要把他送回去,木兔似乎顧慮到摩托車後坐的尾長,所以車速並沒有開太快,而且沒頭沒腦的開始跟尾長聊起來。

「尾長你很喜歡赤葦吧?」

「呃、沒有…」

「說謊的話,我把你在這邊丟下車。」

「木兔學長,這是我的車。」

「也可以把你丟下去。」

被木兔揭穿了的尾長最後只是簡單的以『嗯』來回應,後來木兔說了些甚麼『赤葦是個死心眼的人』,還有甚麼『尾長你是個老實人』等等。雖然說話語無倫次的,可是尾長卻又聽得懂木兔話中的意思,一直以來都只是個笨蛋的木兔,正在安慰失戀的尾長。

把尾長載回家已經快半夜一點多,木兔理所當然的跟尾長借了車騎回大學宿舍,在離開之前木兔一臉笨蛋表情的笑着跟尾長說『下次聯誼不會再用你來湊人數,絕對會給你介紹好女孩』。

很想跟木兔說千萬不要這樣做,可是在尾長還未來得及拒絕之前,木兔已經把他的車騎走了。看着摩托拐過街角消失於視綫中,尾長感覺到清空了的心不再被無望的感情糾纏着。

 

 

好還是不好,對赤葦付出過的感情終究會成為尾長重要的回憶。

 

 

猿杙知道自己和小見都做過了一些不夠好的事,可是他們都只是愚蠢的高中生,會犯錯是在所難免。而似乎在木兔等人面前直接把小見帶走,又是另一個愚蠢的行為了吧?只是猿杙不明白,小見為甚麼不拒絕他,難道又是另一個愚蠢的決定?

 

彷彿本能反應似的,帶着小見漫無目的走着的猿杙,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站在梟谷的門外。週六的黃昏雖然校門大閘仍未關上,可是冷清的校園早已沒幾個人,教學大樓那邊更是燈全關上的昏昏沉沉。尷尬的放開了手,小見和猿杙都只能愣在原地不言不語。

「要進去嗎?」

兩人遊移的眼神在對上的一瞬間,同樣的話脫口而出。即使不想承認,他們始終是最了解對方的人。沿着熟悉的路綫回到三年二班的教室,小見一直故意走在前方不去看猿杙,不讓自己內心更加的動搖,然而一直聽着猿杙的腳步聲,早已讓小見腦袋空白一片。

當初為甚麼要生氣,為甚麼要傷心難過,為甚麼猿杙的離去會讓自己哭得那麼慘?現在又為了甚麼而心跳不已,為甚麼躁動不安,自己期待的又是些甚麼?

很多的為甚麼讓小見失去思考的能力,從來他就沒想過那麼多也不需要想那麼多,一直以來猿杙就是同班同學、是好友、也是隊友,比其他人多了很多重身份,所以是無可取代的存在。小見緩緩的走向猿杙以往的位置坐下來,桌子角落仍然留着當時他塗鴉的猴子爬樹,小見高興的撫摸着那個塗鴉,那是作為他倆之間有發生過的證據。

 

「我愛你。」

「哇、你真的說了!」

「我、是啊,說了。」

「竟然還要給我確認?」

抬頭想要叫猿杙看看他當時的塗鴉,對上眼的半秒間猿杙突然衝口而出的表白了,得到的回應卻是讓猿杙不知該怎樣回應了。被表白了的小見伏在桌上不去面對猿杙,然而小見並不意外猿杙其實喜歡着他,甚至乎小見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因為他對猿杙的感情也深厚到讓自己心痛了,那麼猿杙對他抱有相同的感情不是理所當然嗎?

知道無法一直逃避,小見終於抬頭看着一直注視着自己的猿杙,昏暗的教室並未讓小見看清猿杙的神情。彷彿了解到小見的情況,所以猿杙主動的靠近小見,直到兩人的鼻尖互相觸碰着,然後嘴唇之間不留一絲空間。

 

木葉的世界從來不存在理所當然,從家庭到前途甚至乎感情。正如他跟赤葦之間的一切從來就沒有理所當然過,甚至乎木葉曾經想過要破壞掉那份單純又固執的感情。二月的最後一天收到小見的簡訊,問過他會不會回去東京過春假,可是為了照顧實驗室樣本以及方便探望奶奶,所以木葉根本沒打算回去東京。當時木葉隨便的回答,沒有想到平常不會耍心機的小見,竟然是為了赤葦而打探自己的動向。

所以當赤葦突然站在宿舍門外的時候,木葉以為自己見鬼了。

但是聽到赤葦那種平淡又無趣的語調說着連續劇的台詞,一切彷彿又再回到梟谷那段懵懂的時光。木葉本來就不是那種會拒人千里之外的人,所以他還是讓赤葦跟着自己回去大學處理實驗樣本。

為赤葦帶路的小烏鴉在他們要回去實驗室以前就提出要回去,只是臨行前一臉同情的拍了拍赤葦的肩膀說着『赤葦前輩加油喔,雖然我不覺得加油會有用』,那個時候赤葦難得的逞口舌之強的回了一句『謝謝你月島,但是這話留着跟黑尾前輩說吧』。

一年沒見到赤葦並沒有讓木葉有甚麼陌生的感覺,雖然長高了也成熟了,但是赤葦的眼神仍然是那麼的直白而且不帶疑惑。木葉當然知道赤葦出現的原因,可是木葉知道對他來說還未準備好回應赤葦任何感情。

不是不愛,也不是不痛,只是木葉並不認為這個時候適合把另一個人放進自己的生命裡罷了。

赤葦仍然是那個懂事的孩子,不會鬧也不會吵,總是默默地配合着木葉。如果赤葦會對木葉無理取鬧或是不講道理,木葉還比較能夠把赤葦趕走,可是偏偏赤葦就沒有這樣做。

 

赤葦只是一直用行動告訴木葉,他會一直在。

所以木葉動搖了,動搖得決定把自己交給赤葦,也把赤葦接收到自己心上。

 

像是為了補償以往對赤葦的殘忍,木葉在春假期間決定好好陪伴赤葦,也願意滿足他所有要求。然而赤葦像是故意開他玩笑似的,要求一起去蔵王山進行三天兩夜之旅。知道赤葦是聽多了小見開他的玩笑,不過木葉並沒有太介意,也跟狐狸們相處得好好的。

 

說不定真的是狐狸轉生呢?

看到木葉毫無違和感的混到狐狸群中,赤葦忍不住這樣想。

 

陪伴赤葦去了蔵王山,木葉並沒有察覺到赤葦竟然做了拍照打卡這種老掉牙的事情,等到小見傳來簡訊通知木葉要看社交網站的時候,已經是木葉送赤葦去坐長途車回東京的那天。

「你在社交網站寫甚麼男友的家族?狐狸家族嗎?」看到赤葦把他說成是蔵王山的狐狸家族而且還說甚麼男友,木葉手有點抖的看來生氣了。

「木葉前輩認真的生氣了?」赤葦有點不知所措的伸手拉了木葉的手,對於木葉的想法其實赤葦不能很確定,但是他還是覺得木葉其實抱有相同的感情,只是此刻的他並不能承諾任何事情罷。

「我、這輩子都會被以為是蔵王山的狐狸了。」滑了一下社交網站,木葉唸唸有詞的說着,「要是被誤會,也至少是稻荷嘛……」

 

「為了木葉前輩,我願意以飯糰供奉稻荷一輩子。」

「可是我不覺得稻荷會有多高興啊。」

對於抱住自己信誓旦旦的赤葦,木葉有點搞不清赤葦是把自己當作飯糰來愛着,還是把飯糰當作自己來戀着。

 

 

 

尾聲:

猿杙莫名奇妙的被木兔以私訊約出來聯誼了。

雖然很想拒絕木兔,可是木兔在猿杙還未回傳訊息之前就傳來了第二條『你要是拒絕,我就跟小見說你跟鷲尾上床了』。正在吃早餐的猿杙看到木兔傳來的威脅,忍不住的把口中所有東西噴出來,當然這種沒禮貌的行徑招來了雙親的責罵。

猜不透木兔發甚麼神經,為免木兔亂說話也要想法子阻止木兔在自已回去名古屋開學後,繼續拉着小見參加那些奇奇怪怪的聯誼,猿杙無可奈何的答應了。到達現場的時候還好尾長跟鷲尾也在,對方也剛好是四個女孩子,怎麼看也是個正常的聯誼場景,可是才坐下來就猿杙就發現大大的不妥了。

 

「『男朋友』、是『男朋友』!」

「怎麼小小的那個不在啊?好想看到他們一起出現!」

「木兔說你們是隊友兼同班同學?是命運啊!」

「發展到甚麼地步了?啊不要說、說我們猜一下!」

 

被女孩子們圍着來評論一番後,受不了的猿杙雖然僵硬着一張臉但仍然看來笑容可鞠的,女孩子們又再次說着甚麼『貓臉好可愛!』、『有男友的男孩大好!』之類的話。被女孩們搞昏了頭,猿杙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通訊軟件剛好傳來訊息。即使本來沒有手機依存症,猿杙也決定借故要回覆訊息而脫離女孩們的圍攻。

 

正好是小見傳來的簡訊。

 

小見在群組中提出在猿杙回去開學之前,大家一起約回去梟谷看看球隊練習。想到不久前才跟小見在教室吻過,猿杙臉紅了的沉醉在回憶之中。雖然最終沒等到小見對他的表白作出任何回應,就被巡邏的保安人員發現而趕出學校,但是猿杙寧可按小見的步調進行着,也不要迫他馬上承認這份感情。

 

只要慢慢的向着同一方向走,終究他們也會走到相同的地方。

 

「咦呃、糟了。」

「沒錯、糟了。」

「是啊、糟了。」

「甚麼糟了?」

還在沉醉於自已的世界之中,猿杙被另外三人的『糟了』召喚回來,尾長指一下猿杙的手機示意他看看群組中的對話。在小見的簡訊過後,說着說着的鷲尾不小心說了他們正在跟女孩聯誼,而小見質問為何把猿杙叫去了又不通知他,木兔會錯意的說了『女孩們想見猿杙而不是你這個小個子』。後來小見就沒再傳來訊息,繼而是赤葦突然而來的一條『我要代替小見前輩詛咒你們聯誼不順利』。就這樣不知甚麼原因底下,這場聯誼似乎惹怒了小見和赤葦。

 

赤葦最近是不是美少女戰士看多了?雖然新版動畫制作得不錯。

猿杙拿着電話的手有點抖的想着。

 

「呃、現在怎麼辦了?」猿杙不知所措的看了下在場的男子組,也看了看對面四個女孩子。猿杙猜測小見應該正從赤葦兼職補習的市民圖書館衝過來,以他的腳程十分鐘內就要到。然而就在他們豫之際,還要找藉口敷衍掉女孩們之時,小見貌似被激發了潛能似的,不到十分鐘就雷厲風行的衝了進來。

 

「來找男朋友來了!!」

不知為甚麼,當女孩們看到小見直往猿杙面前衝的時候,她們好像很高興的一起尖叫了。

 

 

再不走就會被殺掉。

逃生的念頭在猿杙腦海裡浮現出來,明明已經進化成人類,但是在面對生命中最大的危險之時,猿杙作為猴子的本能反應全面覺醒。在小見襲擊他以前以及小見被女孩們襲擊之前,猿杙已經站起來抓住小見的手往店外衝,不讓在場任何一個人再說半句廢話。無視了木兔的咆吼以及女孩們的興奮尖叫,猿杙就像上次那樣拖着小見狂奔於路上。不同的是,這次小見沒有任由猿杙拖着他跑,而是反過來用力緊握住對方的手。

 

走在櫻花飄散在路上迎來那年第一抹春風,猿杙跟着小見笑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