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 / 志牙|空白|長篇|空之五|待|

 
 
「其實就是很簡單,情竇初開的少女仰慕着帥氣的叔叔而已。」
 
對於自己守不了祕密而相當抱歉的牙,不夠兩天就把消息洩漏給豬鹿蝶知道,而由於主角是志乃和向日葵,所以他們都興趣滿滿的跑到忍校去調侃志乃一番。
 
下午打發了豬鹿蝶後,牙想了很久然後跟家裡交待一聲,就帶着幾十瓶酒跑到志乃的宿舍闖空門等他回去。
 
「不是孌童的怪叔叔誘拐了初熟的少女嗎?」才開門進來的志乃就看到牙已經自己喝起來,地上倒着兩個空瓶子,志乃還未開始喝就已經頭痛了。
 
「嘿嘿、說這種話並不適合你啦!」牙不管志乃的抗議,直接拿着酒瓶灌了兩口,然後塞給志乃。
 
其實志乃知道牙是一個很好的討論對象。
 
雖然很多時候牙看似粗枝大枼的,但是對於感情或是情緒問題,一直以來牙都很懂得處理。直到多年後大伙兒都成家了,志乃仍然清楚記得當時鹿丸是如何週旋於牙跟手鞠之間。
 
戰事結束後,牙跟鹿丸表示需要冷靜一下,然後拖着志乃出去旅行了三個月,回來時鹿丸理所當然的和手鞠成為枱面上的一對了。
 
「如果他真的會選擇我,不管我去了多遠、離開多久,他也會等我、不是嗎?」
 
那時候,牙抱着志乃只哭過一次,也咬了他幾口。然後就開展了新的生活,從那個時候到現在,沒能展開新的人生,似乎就只剩志乃一人。志乃其實仍然很在意,當初牙突然就拖着自己出去旅行,說是為了冷一下和鹿丸之間的關係,但是志乃仍然會想,其實牙是想讓自己從寧次的意外中冷靜下來。當時如果牙沒有這樣離開,他和鹿丸是否會有着不一樣的結果?每次想到這裡,志乃就會覺得自己需要為他們分手的事負上一些責任。
 
「如果你能和誰快快樂樂在一起,即使那是個比你年輕二十幾歲的小女孩,我認真覺得無所謂。」牙開拿起了另一瓶酒然後用牙齒把瓶蓋咬掉就喝起來,同時示意志乃快點把手上拿瓶解決掉。
 
志乃看着牙停頓半响,然後狠狠的給自己灌下半瓶酒,停下來的時候,他差點坐不住要倒在地上。
 
「你記得當時怎樣跟寧次走在一起嗎?」看到志乃繼續把餘下整瓶灌掉了,牙放慢速度喝起來,彷彿剛才猛灌的兩下對他毫無影響。
 
「記不起了。」志乃撐起身體靠着床沿坐在地上,坐在地上另一頭的牙看起來冷靜得像半滴酒都不沾過嘴似的。
 
志乃不是記不起,而是腦袋被酒精搞得一片混亂,當時如何跟寧次針鋒相對、和好、吻着、抱着、佔有、分離、又再復合,最後好不容易才立定決心跟寧次在一起,這一切對志乃來說都歷歷在目,親厚的感覺就如同真真實實的被寧次擁抱着。
 
而現在,志乃確實感到被緊緊擁抱着,但那人卻是牙。
 
「放手……」用力推着牙的肩膀,但是酒精衝上腦後的效果讓志乃失去該有的力量。
 
「噓噓、別吵!」換個姿勢跨坐在志乃的大腿上,牙單手扶着志乃的頸項,讓他的背完全緊貼在床邊,一只手做出禁聲的手勢橫在自己嘴唇上。
 
「你還是很難過,是不是?」牙用手指拭去志乃額角因為醉酒而冒着的汗滴,「都那麼久了,你就不能放過自己,放過我嗎?」
 
牙的話、志乃懂。
 
「當時……如果我們能晚點再相遇,說不定我們就會互相選擇對方,那麼我們就可以互相拯救。」牙吻上志乃的臉龐,與其說是傾訴着愛戀,那其實更像是懺悔着。
 
志乃很想問問牙,當時他們作為同班伙伴是那麼的親密,而最後他們還是各自選擇了寧次和鹿丸,那麼如果他們不是同一班或是以其他方式遇上,真的可以改變些甚麼嗎?
 
志乃沒有問,因為他知道那只是回憶跟他倆開的爛玩笑。
 
不管他倆甚麼時候遇上,最終他們還是不會選擇對方,而他們都是會選擇上那個最終必需分離的人。
 
「我以為你早就放下鹿丸。」
 
「放下了啊!」牙瞇眼笑着看看志乃,拿起旁邊的酒瓶大口喝,趁着志乃還是迷茫着的時候,把含在口中的酒硬灌到志乃的嘴裡去。
 
被嗆到的志乃掙扎了一下,但還是老實的喝下去。
 
 
 
「我沒有放下你而已。」在失去意識前,志乃確定有聽到牙這樣說着。
 
 
 
不知道是酒精的效果還是牙的說話的關係,志乃在意識遠去後回憶到當年一些片斷。
在更早的時候,志乃最在乎的人、是牙。
 
雖然說在畢業後才成為三人一犬的親密組合,但是在忍校的時候,志乃總是有意無意的會跟牙湊在一起,比如說對戰訓練的時候,又或是草藥課。當時的牙就像個笨蛋一樣,很容易弄傷自己,也很容易吃錯有毒的東西,所以寄壞蟲從那時候開始就有在幫忙治療牙的傷毒。
 
從很久以前,志乃就已經很熟悉牙的味道。
 
相比起其他人,志乃的心智其實相對的晚熟。所以當一堆人都在相戀單戀暗戀的時候,他仍然覺得跟着老爸就很好。所以當時志乃不知道自己是否曾對牙動過心,志乃只是知道自己很習慣牙的味道與存在,如果有天他不在了,自己一定會很難受。
 
那麼,對寧次的感情,似乎就顯得更雜亂無章。
 
開始的時候,寧次不屑正眼看志乃一眼,反而是志乃因為擔心雛田的安危而總是盯着寧次。
 
「老是盯着我,你該不會單戀我很久了吧?」 那是寧次第一句正式跟志乃說的話。
 
語氣中滿是輕佻蔑視,志乃想要回些甚麼,卻發現自己嘴巴不夠毒而只有默不作聲的盯着寧次好一陣子,然後轉身走開。
 
這一轉身,輪到寧次怔怔的看得出神,然後他們越走越遠,直到再次相遇。
 
「當保鑣是你的興趣嗎?」
 
「用白眼去偷看別人的身體,是你的興趣嗎?」
 
第一次中忍試初賽和決賽之間的某天,前往探望雛田的志乃,剛好在日向家附近和寧次遇着,準備已久的台詞終於有機會說出來。最初知道寧次曾用白眼偷看自己的身體後,志乃差點氣得要找上門去尋仇。可是回頭冷靜下來,想到這樣子跟寧次發爛對自己沒甚麼好處,只好作罷。但是志乃還是念念不忘的想要如何扳回一城,然後在心裡無數次演練,下次跟寧次吵架時有甚麼方法令他啞口無言。
 
正如志乃所料,寧次對於他的反擊一點招架能力都沒有。
 
其實當時寧次並不是故意對志乃挑釁,而口齒靈俐的寧次更不是真的沒有反駁的餘地,只是偷看的事被當面揭穿了,寧次既是尷尬又是後悔。尷尬是他當時輸給了自己的好奇好而做出了偷窺的行為,後悔因為自己的冒昧而讓志乃更遠離自己。
 
成為凱班一員之前,寧次從來沒機會好好學習如何跟別人相處,而凱班教會他的是一種粗暴又熱血的方法,偏偏志乃就是不吃這套。
 
其實一直冷嘲熱諷並不是寧次和志乃想要相處模式,但是他們卻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想要那一種方式來相處。
 
佐助的出走算是兩人突破的轉機,牙跟寧次去追佐助而雙雙追到進醫院去,志乃終於找到理由去接近寧次。
 
頭髮被剪壞了,身體也被開了洞,這樣子躺着的寧次有種說不出的可憐。不過能撿回小命就很好了。志乃在第一天去醫院看牙的時候,就偷偷讓寄壞蟲去看看寧次的狀況。
 
眾人進醫院的第三天,志乃終於做好心理建設去看寧次,而當時的寧次因為太虛弱的關係,所以總是半睡半醒的,即使醒過來,臉還是好像睡着似的。
 
「你到底是醒着還是睡着?」待了半小時,在寧次第三次睜眼茫然看着自己半分鐘後準備要把撐不住的眼皮蓋上時,志乃忍不住問。
 
「你到底是真的志乃還是我在做夢?」寧次對於站在自己床邊的志乃,有種不信任感。
 
「你還是繼續睡好了。」就這樣的對話已經讓志乃覺得有點累,「我回去了。」
 
「喂……你還會來看我嗎?」有點猶豫,但是寧次知道如果現在猶豫了,他跟志乃的關係就會永遠停在這一格,而寧次其實一直認為,他感覺到的,志乃也感受到,「再來看我好嗎? 志乃。」
 
「……好。」
 
大概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兩人慢慢介入對方的生活,對志乃來說,日向不再止於雛田,寧次慢慢成為了志乃心中最重要的那個日向。
 
志乃是個很聰明的人,但是只限於學術方面。相比起來,寧次就連學習處世也非常出色。在日向宗分兩家破冰以後,寧次學會了如何跟複雜的宗家相處,也更懂得人情世故。相比起來,志乃仍然是那個遠離世俗,努力融入朋友間的油女志乃。
 
可是不管志乃怎樣努力,似乎他仍是大家吐糟的對象而已。
 
低調過頭、臉容模糊、聚會出席率低等等。
 
這些看在寧次眼裡都覺得很可愛,因為志乃從來沒有錯過任何一次朋友聚會,但是似乎除了八班和寧次外,每次聚會總有幾個人會說沒見到志乃出席。
 
然後,寧次從其他人身上領悟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把戀愛的關係公開是一種獨佔對方的技倆,第二件事,他想擁有他,在精神與物理層面上。
 
寧次知道把兩人的關係公開了,往後所有事就會變得有所不同,但是另一個角度來說,他就能在精神層面上擁有志乃,即使已經和宗家和解了,但是寧次還是對於這個世界充滿不安全感。除了自己外,寧次不知道甚麼是真正屬於他。
 
對於寧次來說,擁有就像咀咒一樣,能把對方限制着、控制着,特別像志乃這種情感單純又有點寂寞的人。那時候的寧次只能從擁有當中感受愛,他受不了不被愛的感覺。被再多的人迷戀着也沒用,那些空虛的讚美與仰慕都不能讓寧次滿足。
 
對寧次來說,志乃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他的矛盾。明明腦筋很好也很懂事,可是思想卻意外的晚熟,行為外表看起來很獨立,卻又會重視團隊完整重於個人。
 
雖然沒有承認過,但其實寧次從一開始就認定了志乃。但是他知道,無法要求志乃以同等的感情來承認他。所以,寧次多少用過一些方法迫使志乃承認他。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