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 / 志牙|空白|長篇|空之一|待|

 
 
「志乃、要是你被抓去坐牢,我會去探望你喔!」
 
對於牙懇切的承諾,志乃除了對着他乾瞪眼外,似乎沒甚麼好反駁。
 
「在木葉,對於變態孌童犯的刑罰是很嚴厲的。」
 
難得看到志乃無言以對而感到非常有趣,牙不客氣的繼續追擊。
 
「閉嘴……」艱難的從喉嚨擠出兩個字,可是志乃那一臉尷尬的表情讓這警告變得軟弱無力。
 
「其實有個小女朋友也挺好啊,想想當你變成四十多歲的老頭子時,她不過是剛剛二十歲,人生盛放的時候啊!」牙摸了摸下巴,一臉猥褻的。
 
「有這樣的想法,你不是比我更像孌童犯嗎?」一臉被打敗的模樣,志乃受不了牙在這時候仍然那麼嘻皮笑臉。
 
「志乃你該不會是介意那是鳴人和雛田的女兒吧?其實不是挺好嗎?反正都是熟人了,不就更易上手嗎?」
 
井野的話讓四個男人驚訝得像被雷打中一樣,尤其志乃更像被雷打死了一樣。
 
「而且你都單身那麼久,寧次不會……」得意忘形的井野突然意識到說錯話了而尷尬的自動消音。
 
志乃當然知道井野想說甚麼,當然他也知道在朋友之間一直認為,他是為了寧次而沒再和誰在一起,可是志乃並不認為是這樣。
 
並不是放不下寧次,只是沒有再遇到能夠在一起的人而已。
 
即使寧次早已不在,可志乃仍然無法承認當初和寧次是相愛的,相愛這種關係對志乃來說太飄渺又嚴苛。志乃不懂得愛,直到終結的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愛着寧次,也許當時寧次從來都沒有放下過他,所以他也決心不放下寧次而已。
 
「與其說志乃會被抓去關,我覺得在這之前,鳴人或是雛田……又或者兩人會同時來殺了志乃然後毀屍滅跡。」鹿丸皮笑肉不笑的看看志乃,顯然在木葉權力核心混久了的鹿丸對於殺人埋屍這種事已經有點麻木了。
 
「鳴人和雛田不會這樣啦……」想要對志乃表達安慰之情,可是丁次說到一半自己也感到心虛。
 
「雛田應該還好處理吧?」
 
「可不一定,說不定雛田的反應會比鳴人來得更激烈。」
 
「所以志乃還是被抓去關比較安全吧?!」
 
志乃目無表情的看着這幾個人熱鬧地討論着自己的事,他只是覺得自己上輩子應該真的欠了日向家些甚麼,這輩子才會一次又一次的被他們纏上。
 
而且,最後演變成爛攤子的機率非常高。
 
在豬鹿蝶跟牙還吵作一團的時候,志乃默默地站起來、默默地走出教員室、默默地關上門前一刻隱約的聽井野大聲說着,孩子跟自己關係超好的而且一點戀父情結都沒有。
 
志乃卻沒有力氣回去告訴井野,其實他知道她家的孩子更喜歡親近溫柔的佐井爸爸。但是這一說絕對會讓井野跟他沒完沒了直到永遠,所以志乃也不會自找麻煩。
 
而且現在的麻煩已經夠多了,志乃有想過不如去找佐助把自己丟進月讀裡算了。
 
拖着綬慢的步伐走進教室,志乃掃了一眼坐着吵着又或是正在搶漫畫的學生,視線不其然跟那雙明亮的大眼對上。
 
天啊、日向家的家族特徵可不可以別那麼明顯? 似乎只有把自己的眼珠捥出來,才能夠無視那雙漂亮的瞳孔……不,把對方的眼珠挖出來其實也可以。想到這樣,志乃倒是記得曾經很多次被寧次惹毛而放話要把他的眼睛挖掉。
 
那雙眼睛實在太像了……
 
志乃溫溫吞吞的把一室小毛頭從頭到尾掃視一遍,然後還嫌不夠的再從尾到頭掃多一遍。這種詭譎的慢動作以及因為想起寧次而導致臉上莫名其妙的抽動,敏感的孩子們除了挺胸坐好隨時準備逃生外,唯一能做的就是學志乃那樣,保持沉默。
 
當然志乃也明白學生們在想甚麼,慶辛自己詭異的氣質與外表而讓小鬼們不敢造次,的確像他這種人,會當上忍校教師其實挺讓人意外的。相比起來,像伊魯卡這樣子的人才是天生當老師的材料,就連鳴人和佐助這兩個當年非常難纏的傢伙,在忍校的時候也被看來和善的伊魯卡治理得非常妥當。
 
想到鳴人,志乃的視線又再落在那孩子身上,再遲鈍的人也能知道自己被注視了,更何況這孩子有着那種家族遺傳,怎會不知道自己被盯了?
 
「油女老師、 有甚麼事嗎?」女孩明亮的眼睛看着志乃,明明一臉天真但態度卻異常認真的看着志乃。
 
不止眼睛就連個性也很像,其實像這種年紀的孩子應該更多時候是一臉傻樣,但是這女孩卻總是非常認真的上課、非常認真的看着老師、非常認真的……
 
「向日葵、你來幫忙把考試範圍發給同學。」乾咳了一聲,志乃勉強的把自己的尷尬和胡思亂想甩開,而被點名的學生也很認真的出來幫忙,認真到志乃覺得她在進行着甚麼S級任務。
 
志乃不喜歡在課堂上喊學生的全名,畢竟木葉有不少大家族都以各自的姓氏為榮,志乃認為用姓名來稱呼小孩會讓他們價值觀出現偏差。想當初他們就不少人為了家族榮耀而亂鑽牛角尖,像是佐助、又或者自己、寧次也是……
 
而且面前的女孩,志乃更是覺得不管喊她甚麼,都會有種說不出的彆扭。
 
事實上她的名字是旋渦向日葵,可是腦海裡總想喊她日向向日葵。
 
以鳴人雛田一對兒女來說,兩人的長子博人,從外表到氣質都是跟鳴人根本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相對來說,向日葵就更明顯是兩人混着揉搓而成的小怪物。明明是眉清目秀的小美女,卻莫名其妙的長着鳴人狐狸鬍鬚。
 
 
 
可是那跟寧次一樣的眼睛是怎麼了?
 
 
 
「日向家的眼睛會都是長這樣的,你是在鬧甚麼啊?」有點受不了志乃的癡呆,牙忍不住吐槽。
 
雛田兩個小孩都是在眾人期待中出生,畢竟他們兩人背後的基因都太強大了,日向家、旋渦一族、波風水門等等。第一個出生的小孩,日向家的長輩們失望而回,到第二個孩子出生時,日向日足快要興奮得把她抱起來演一遍獅子王。
 
當時志乃第一次抱過向日葵,看着那雙代表着日向的眼睛半晌,最後說出了『跟寧次一樣的眼睛。』這樣的話。
 
就為了這事,志乃被牙吐糟了十多年。
 
時間一直過去,志乃在雛田兩個孩子的成長路上擔任了重要的角色。
 
除了因為他是忍校教師外,還因為鳴人為了村子而每天努力工作着,所以志乃和牙總會抽空幫忙雛田帶孩子,特別是獨身至今的志乃,他幾乎把所有時間都花在雛田一家身上。
 
孩子們理應都比較親近愛玩又孩子氣的牙,偏偏那個小女孩卻又會若有若無地跟孤僻的志乃親近着。志乃至今仍然清楚記得向日葵小時候如何在他懷裡撒嬌,也記得如何牽着她的手教她走路。甚至乎當她進入忍校時,志乃比起鳴人更像父親的幫忙她打點一切。
 
所以志乃現在更不懂得如何面對這個慢慢從小女孩蛻變成少女的孩子。
 
「油女老師,考試範圍發好了。」 
 
「謝謝你。」
 
看着向日葵慢慢走回坐位的身影,志乃想要感謝的不止於此。
 
那一場戰爭,油女家是有失去了一些人,然而對志乃來說,他失去的不止於自己的親族。
 
很多時候志乃都搞不懂自己,當初並不是特別喜歡寧次,甚至乎在無限月讀中的理想世界裡,寧次根本沒有出現過。但是日子慢慢過去,志乃知道自己從來都沒有忘記過寧次, 寧次彷彿像寄壞蟲一樣駐留在他身體裡,已經不是要不要記起他,而是像咀咒一樣,寧次的一切怎樣都無法驅散。
 
寧次、這件事你有甚麼想法?
 
寧次、晚餐要吃甚麼?
 
寧次、去河邊走走好嗎?
 
對話的對象由一個變為兩個,跟寄壞蟲商討之餘也會跟寧次討論。志乃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瘋了,他認為自己並不特別想念寧次,只是他已經無法把寧次的形象淡化。對志乃來說時間就像冰封在那一瞬間。
 
所以在一切回歸和平後,志乃選擇當忍校教師,過上平凡的日子,把代表油女家的風衣脫下,大概這樣才能讓志乃心理上平衡一些。
 
志乃清楚知道,如果不是背負着日向之名,寧次就不會那麼拼命去戰鬥直至最後。但是寧次不能不當日向,而他也沒有機會不去當日向,寧次至死都是日向家的寧次。所以志乃認為,就由自己不當油女來開始。
 
可是有些事情,開始了卻又好像無法進行下去,連志乃自己也無法找到進行下去或是放棄的方法。時間和靈魂以至肉體,似乎被凝滯在某個空間中,明明看得到出路,明明身邊的人也一個個的步向出口,但就只有自己被困在泥沼中,動彈不得。
 
所以志乃選擇成為忍校教師,放棄了以上忍身份生活下去。
 
成為教師其實很不錯,雖然薪酬是比起出任務稍低,但是教職員工保障和福利其實蠻不錯的,當然志乃並不是只看上這些福利而已。忍校老師的那平淡而重複的生活讓志乃有更多時間去思考自己的問題,如果他還繼續幹着家族事業,成為上忍是必然的道路,那麼然後又如何? 像寧次一樣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嗎?
 
志乃花了半輩子的時間去思考,還是想不出答案。
 
雖然說回歸和平後各國以及各忍村之間都很克制的不發動大型戰事,可是戰爭總是發財的最佳途徑,而對某些人不懂吸取教訓的人來說,發財還是比人命更重要。所以作為忍者的他們,仍然無可避免的牽涉到戰事或是人命買賣當中。
 
志乃自知不是個心靈強大的人,戰爭的確為他帶來了某程度上的創傷,而他無法治癒自己,也無法讓別人治癒他。
 
記性太好,似乎也不是好事。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