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 / 志牙|空白|長篇|空之二|待|

 
 
「油女志乃,我喜歡你。」
 
 
 
女孩的聲音一再迴響,志乃多想再一次進入無限月讀之中,好讓他把所有事情都忘記了,包括他剛剛被一個年紀小得可以當他女兒的孩子表白了。
 
從她出生開始,志乃就一直陪着她,春天時帶她到山裡玩,夏天時為午睡中的她驅趕蚊子,秋天時陪他們兄妹倆去郊遊,冬天時讓她窩在自己懷裡取暖, 甚至乎志乃還為她換過尿布以及泡過牛奶。
 
面對親暱得像女兒的孩子,志乃總覺得被她表白是一種莫名其妙的大罪。
 
「你應該稱呼我為油女叔叔或是油女老師。」志乃一手提着女孩的生日蛋糕,一手捏着眉心苦惱的看着這個今天剛好十二歲的小傢伙。
 
不管在那方面,志乃和向日葵都是親近的,親近到志乃會希望這只是小女孩的惡作劇,不過正因為他太了解她,像父親一樣了解着,所以他才知道這不是小女孩的玩笑。
 
所以這才是個嚴重的問題啊!
 
「如果還繼續用老師或叔叔來稱呼,我這輩子都無法追到你。」
 
日向家的直白的確遺傳的,分別大概就是寧次和向日葵是遺傳了顯性基因,雛田就是隱性吧?!
 
「我的年紀可以做你爸……不,我比你爸還要年長接近一年……」即使受到嚴重的精神衝擊,志乃仍然清楚記得鳴人的生日,想當初鳴人連志乃的臉都記不起來,也難怪志乃會那麼在意。
 
「我知道寧次舅舅的事,因為他、你很孤單……」向日葵眨眨眼視線直視着志乃,就像那外形古怪的眼鏡並不存在似的,「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從有意識開始,向日葵身邊就有着志乃,甚至乎對於志乃的回憶比起自己父親的還要多。向日葵從來不會責難父親因為過於忙碌而忽視了她的成長,就像遺傳了母親的眼睛一樣,就連母親的懂事和忍耐她也遺傳到了。
 
所以向日葵一向都很體諒父親作為火影而忙於工作,也 滿足有母親兄長陪伴身邊的簡單生活。
而唯一讓向日葵無所適從的,大概就是寧次舅舅。
 
這個從未見面的長輩,似乎一直如影隨形的活在她生活中。
 
向日葵無法想起志乃從甚麼時候開始參與着她的生活,最初的記憶似乎已經是志乃讓她坐在大腿上,發呆坐在庭園裡渡過一個又一個安靜的下午。
 
大多數的狀況是自己坐不住然後跳到庭園中和博人追着跑,不然就是追着蝴蝶跑,再來就是看到母親拿着奶瓶出來,然後撲向母親的懷裡去。
 
不過,不管她本來做甚麼玩甚麼,大部份記憶到最後都會是以賴在志乃懷裡睡着又或是撒嬌作為終結。而志乃亦總是靜靜的坐在長廊上看着她,又或是看着更遠的地方沉默着。
 
母親說過,志乃是個很特別的人,不管生理上還是心理上,志乃都和一般人很不一樣,正因為這樣,他比誰都努力融入人群。所以母親曾經拜託過她,要好好和志乃相處。
 
到後來向日葵才明白這話的意思,越是特別的人越是孤獨,而因為孤獨所以想融入人群,但最後卻是更孤獨,單單是想像就讓向日葵覺得痛苦。
 
在向日葵簡單的世界裡,有着專屬於她的小小幸福。
直到她體會到寂寞那一天,她才知道這世界竟然有着這種止不住的抽痛。
 
那時候,她看到那個一直沒甚麼表情但總是溫柔看顧她的油女志乃笑了,笑得好寂寞。
 
向日葵是個聰明的女孩,她知道笑容有很多意思和用途,裝好孩子時她會笑,想討人歡心時她也會笑,釋出善意時她同樣會笑,更多時候她會因為快樂而笑。更重要的是,父母總會因為她的笑容而笑,所以她無法理解為何志乃會笑得比哭更傷心。
 
她記得那是為了慶祝父親的生日,好像還是為了慶祝一些甚麼值得紀念的日子,當然後來她知道那是四次忍界大戰終結的紀念日。
 
忍界大戰對於她們這些戰後出生的孩子來說太遙遠了,所以相比起來還是父親的生日更重要。那天有很多叔叔阿姨都聚在他們家,似乎那是個開派對的好理由,而對於孩子們來說,這當然也是個玩樂的好日子。
 
那年博人剛好升上二年級,還未入學的向日葵仍然太年幼,所以沒法加入大孩子們的遊戲,但是小井野仍是很貼心的陪她畫畫,所以向日葵還是很熱衷於跟在大孩子們的屁股轉。直到小井野發現向日葵自己能安靜的填顏色的時候,他就偷偷的跟着博人和鹿代跑得無影無蹤。
 
當向日葵把圖畫填好顏色想要給哥哥姐姐們看的時候,這才發現房間裡只剩她一人,於是她只好自己在家裡遊遊蕩蕩,進行一個人的大冒險。
 
然後,她在母親的庭園裡發現跟她一樣落單了的志乃。
 
偶爾回宗家探望外公的向日葵知道,日向家也有着類似的庭園,當時她以為木葉的每個家都會有這種不切實際的庭園。同樣不知道原因,經常來陪自己玩耍的志乃叔叔,似乎也特別喜歡這個庭園坐着發呆,所以長久從來他們花了不少時間在這裡消磨。
 
直到她更懂事的時候才知道,這種庭園大概只有日向家那種有錢人才會喜歡,而志乃之所以會喜歡待在庭園,原來是因為很久以前他總是和某個人花很多時間在日向分家的庭園斯磨,不過那已經是多年以後的事情了。
 
「志乃叔叔你也剩一個人嗎?」年幼的向日葵自然跟志乃搭訕着。
明明今天是大人們玩自己的,小孩們也玩自己的,但是他倆似乎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落單了。
 
看了看那個坐到自己身邊的小毛頭,志乃的視線回到天空上的鳥兒沉默良久,最後只能報以一抹苦澀微笑。
 
這是向日葵第一次感受到心痛。
 
日向家的人一直以來的感受性都很強,正因為這樣他們才需要強大的心靈,否則很容易會被自己的或是別人的情緒所吞噬。
 
相比起雛田,從小被愛包圍着的向日葵活得更自信,所以她一直以來都是正直堅強,而且從不疑惑,可是這刻志乃的笑容讓她震撼了。
 
「是啊,只剩我一個了。」擔心會讓年幼的向日葵害怕,志乃終於打破沉默緩緩的說,「很久以前,我就剩一個人了。」
 
這話到向日葵長大了後,她仍然無法理解,而她無法理解的不止志乃的話,還有志乃那讓人痛到忘記呼吸的悲傷。
 
向日葵不是不懂得傷心的感覺,每次送別父親出門,又或是父親因為工作而好多天沒回家,向日葵都會坐在門外思念着父親,體會着那那小小的孤單,可是每次父親終會以溫暖的懷抱來終結她那算不上漫長的等待。所以像志乃這樣沉重而且沒有盡頭的孤寂感,向日葵不懂。
 
因為她並不知道永遠到底有多遠,所以她不知道志乃到底一個人多久了。
 
「鳥兒是屬於天空的,他們終究不該被束縛。」打開了話匣子的志乃開始自言自語着,說着向日葵不明白的話,小小的腦袋只能抓住當中某些字眼。
 
而最後,她唯一明白的只有一句話,「我好想寧次。」
 
 
 
然後,她也牢牢記住了『寧次』這個名字,那個她素未謀面的舅舅。
 
 
 
對於志乃,雛田一直抱有複雜的感情,不能否認那是因為寧次。直到多年後的今天,她仍然想着如果當年寧次沒有陣亡,今天又會變成怎樣?
 
日向家不再有宗分之別,那麼承續日向家的人,應該就是寧次了,這種情況下志乃和寧次演變成分手的局面也不是沒有可能。
 
當時志乃對寧次的態度一直都很飄忽,即使答應了和寧次在一起後,志乃仍然冷冷淡淡的。大概是因為志乃由始至終都不太明白寧次喜歡自己甚麼,甚至乎志乃還忍不住去問雛田,寧次到底看上他那一點。
 
「其實你很特別,也很讓人着迷。」雛田仍然清楚記得自己當初是這樣告訴志乃。
說完以後,雛田才驚覺自己的說話有多大膽,紅着臉低下頭用力的絞着手指來安定情緒,同時眼角偷瞄了志乃一眼,才發覺他的臉也跟自己一樣紅得快要爆炸似的。
 
雖然他們在一起的時候總是冷冷淡淡安安靜靜,但是雛田在兩人之間看到的是與生俱來的默契。
說與生俱來似乎有點輕視了兩人的關係,正因為他們是如此迴異的兩人,所以他們是有多重視對方,又有多眷戀對方,才能培養出這種強烈的默契。
 
這樣又回到原來的問題,他倆之間、到底被對方那一點吸引了?
 
這個問題佐助也提出過,當時他質疑的對象是小櫻。
 
不過往後的日子,小櫻很努力的讓佐助接受她了,然後他們似乎也得到不錯的生活。但是志乃和寧次呢? 雛田還是無法想像,如果當初寧次活下來,那麼現在他們是否還會在一起。畢竟在大戰過後,不少家庭都破碎了,為了彌補心中的缺口,他們那一代不少人都選擇了早婚。女孩當中,就算是最堅強的手鞠也選擇早早和鹿丸成家立室。
 
像寧次和志乃那樣不可能要求別人承認的關係,大概他們也不能平順地組成家庭,更惶論兩個古老家族會對他們做些甚麼。
 
他們既不可以像伊魯卡和卡卡西這樣,裝瘋扮傻的終身不娶,所以不管怎樣發展下去,似乎都不會有甚麼好結果,考慮到這個份上,死亡至少能守住兩人之間的美好回憶。
 
只是雛田後來才知道,志乃心中的傷,直到多年後仍然滴着血,而再美好的回憶不過不是沉重的枷鎖。
 
鳴人和雛田婚後幾年,向日葵出生的時候,看到孩子那雙明亮的白眼時,志乃無心的一句雛田可是聽得清清楚楚。正因為這句話,雛田十幾年來都想找個機會跟志乃好好的道歉。
 
寧次虧欠了志乃的,似乎不是雛田能夠替他償還,而志乃也沒有想過要讓雛田為他做些甚麼,因為志乃甚麼都不想要了。
 
那個時候,每個初次看到向日葵的人都會跟她說,『和媽媽一樣的眼睛。』,偏偏只有志乃說,『跟寧次一樣的眼睛。』
 
這件事讓雛田聽在心裡很不是味道,還好牙馬上抓住機會吐志乃的糟,不然她也不知道該要如何安慰志乃。也許、志乃並不是渴望得到安慰,他只是希望得到一個缺口,讓那侵蝕着心靈的感情傾瀉出來。
 
在雛田的心中,有種異想天開的想法,希望向日葵這孩子能夠幫助志乃。這也是後來,雛田總是把志乃找來幫忙看小孩的原因之一。至少志乃抱着向日葵的時候,雛田確實感到他有着明顯的轉變。
 
只是雛田並不知道,要拯救被掏空了的心靈,就必需被同等份量的感情所填補。而向日葵不止用自己的感情去填補志乃空蕩蕩的內心,甚至乎她是把自己整個人都填進去。
 
雛田知道的時候,已經是小女孩長成少女的時候了。
 
雛田前所未有的體會到自己對鳴人有多執着,因為向日葵同樣承繼了自己的執着,只是那份感情是投放在對志乃身上。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