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 / 志牙|空白|長篇|空之三|待|

 
 
 
「人家好想志乃叔叔當班導……」
 
向日葵第一天從忍校回家後抱着雛田的腰撒嬌,感受到母親視線的博人聳聳肩,表示自己甚麼都不知道,然後進廚房找他的下午茶去。
 
雛田撫順着向日葵的頭髮柔聲的說,「你的班導是紅老師對吧?」
 
為了培養博人作為兄長的責任感,雛田和鳴人決定當向日葵也進入忍校以後,就由博人負責接送向日葵。不過這並不代表他倆不知道兄妹二人在忍校的事,所以雛田理所當然的知道紅老師是向日葵的班導。
 
自從懷了孩子以後,紅老師就退下了戰線,後來到孩子出生了,她就更加決定選擇回歸平淡生活,回去忍校當老師。時間一直過去,紅老師真真正正成為眾人的老師。
 
「紅老師很好,但是人家想要跟着志乃叔叔……」知道母親一下句準備說甚麼,向日葵替母親省下了問話。
 
忍校的制度雛田很清楚,除非是跳班插班或是留班,不然所有學生都會待在同一班中,由同一個老師教導六年,所以向日葵的願望似乎是沒可能實現。
 
「油女老師怪怪的,我一直都搞不懂他。」正在吃着煎餅,博人口齒不清的看着仍然纏着母親撒嬌的妹妹。
 
「如果紅老師是你的班導,我就不用每天給你準備下午茶了。」橫了兒子一眼,然後把兒子獨佔着的煎餅拿過來放到女兒面前。作為兩子之母,雛田慢慢洗去那抹少女的柔順,換上的是作母親獨有的暴力溫柔。
 
「為甚麼?」有點遲鈍的博人仍然努力的把煎餅往嘴裡塞。
 
「你一定會每天被留堂留到晚飯才能回來。」
 
雛田記得自己在忍校的時候,偶爾會因為表現不好而被留堂,然後回到家裡就會因為被留堂的事而受到父親的懲罰。那時候寧次跟她的感情不好,每次被懲罰的時候,她總能感覺到寧次帶着嘲弄的眼神,即使明明當時的寧次並不會踏進本家一步,但是雛田仍然會感覺到。
 
當時的寧次總是拒人千里之外,臉上要不冷冰冰的就是一副不屑的嘴臉。
 
對寧次當頭棒喝的人、是鳴人。
 
讓寧次慢慢改變的人、是志乃。
 
曾經寧次是那麼的孤高張狂,待人是多麼的苛刻,偏偏志乃卻是那種低調,注重團隊精神的人。看在別人眼裡,志乃和寧次的相處就像星雲互相牽引一樣,他們每次接觸都牽動着對方的神經,因為抵觸而遠離對方,轉身離去走遠以後,繞了一圈後又再來到對方面前,然後再次接近,又再分離。經過長時間的分別又相遇,直到他們發覺的時候,兩人的靈魂早已千絲萬縷的糾纏在一起。
 
所以寧次的消逝對志乃來說,就像是抽絲的感覺,從一開始並沒有明顯的痛楚,但是當絲線慢慢的被抽走,空了的不只是感覺,還有靈魂。
 
有一天,志乃驚覺到應該要為寧次的死感到痛楚的時候,他早已連痛的感覺都被抽走了,而讓志乃感到徬徨的是,他至今仍無法把這種抽絲的感覺停住。殘缺了的部份,不是簡單的說填補就能填補,雛田知道志乃仍然如往昔一般珍愛着家人朋友,只是失去的部份,並不是他們能夠替代。
而向日葵似乎是特別的。
 
可能是那雙眼睛,也可能是新生命,志乃抱起的不止向日葵那幼小的身體,還有她的人生。
 
「即使志乃不是你的班導,但你們仍然會經常見面啊!」安慰着向日葵,雛田覺得緣份是種奇妙的東西,志乃這輩子似乎特別容易跟那雙白瞳結緣。
 
後來向日葵才明白,其實志乃不是班導還是有很多好處。即使她是遺傳了白眼,而她的天分其實也不差,但是如果跟被譽為天才的寧次舅舅相比,似乎還是差太遠了。
 
向日葵擔心會被志乃拿她來跟寧次相比。
 
如果自己的柔拳沒寧次舅舅打得好,志乃會失望嗎?
 
如果影分身沒寧次舅舅做得完美,志乃會不高興嗎?
 
如果白眼沒寧次舅舅般白……
 
想到這,向日葵忍不住把頭往訓練體術用的木樁砸下去。
 
「……班長,把向日葵抬去保健室。」紅看着把自己砸昏了的向日葵嘆一口氣,就覺得即使遺傳了雛田的外表,但鳴人的基因似乎還是太強大了。
 
當向日葵醒過來的時候,空蕩蕩的保健室只有樹葉被風吹動的聲音。向日葵並沒有昏過去太久,時間仍然是下課前的體術課,不過她也沒想要回去上課,畢竟她的程度不錯,甚至乎在體術方面比起去年要畢業的哥哥還要強。
 
把頭晾在窗旁輕按着紅腫了的額頭,呆看着天空飛過的鳥兒,向日葵知道那是代表着寧次舅舅的自由,但也是困着志乃叔叔的籠牢。
 
每個孩子都有着連母親也未必知道的祕密,對向日葵來說,投射在志乃身上的感情是其一,而另一個就是寧次舅舅。相比起博人,向日葵更常回去日向家探望長輩們,除了是因為她更得老祖宗們的歡心,還有一個原因讓她老往日向家跑。
 
「寧次舅舅,會不會我們都是有些甚麼特殊癖好?」坐在寧次的墓旁,向日葵就像跟老朋友聊天似的。當然寧次沒有屍變,而女孩也沒有甚麼通靈的本事,所以怎麼看來,都只是她在自言自語而已。
 
「你到底是怎樣追到他的?」貌似寧次真的有回答了她第一個問題似的,小女生繼續發問。
 
「我很羡慕你是個天才、但我不羡慕你的短命啊!」
 
沒有人知道向日葵從甚麼時候開始,偶爾她會一個人跑到日向家的墓園跟寧次聊天。至今日向家仍然有不少人會談及寧次的故事,難得的天才、犧牲自己拯救同伴的英雄。
 
可是關於寧次比較個人的事,卻沒有人提及過。
 
 
 
「難道是不能說的祕密?」向日葵好像想通了甚麼。
 
 
 
「才沒有甚麼不能說的祕密……話說回來,你不覺得『不能說的祕密』聽起來就很有邏輯謬誤嗎?」向日葵把最後一件紅豆餅讓給紅豆老師的舉動,似乎讓她心情大好。
 
「寧次第一次參加中忍試的時候,可是跩得很呢!」紅豆笑起來皺紋很深,可以看得出她的笑容有多真實,「畢竟那麼久以前的事,大家都忙着自己的生活,沒多餘的時間一直在懷念往事,不是嗎?」
 
對紅豆來說,好的回憶太重要,經歷過大蛇丸的背叛,三代老頭之死以及忍界大戰,如果沒有良好的心理質素,紅豆應該早就變得像大蛇丸一樣的個性扭曲了。
 
在菓子店裡遇上幫忙母親買東西的向日葵,紅豆有認出她是忍校的學生,只是這女孩的良好態度以及禮數,倒是讓她有點意料之外。
 
在聽到她報上自己的名字時,紅豆不禁心想,雖然鳴人出了名的粗枝大葉,但是雛田應該是個稱職的好媽媽。只是紅豆沒想到,這孩子被她稱讚為『日向家難得出了個有禮貌的孩子』時,竟然會主動問她關於寧次的事。
 
「老實說、對於寧次我沒有真的很熟悉,不過他小時候真的是眼睛長到頭頂,而且有一段時間和家裡的人處得不好吧! 但是因為你爸的關係,後來他有改變過來。」
 
「甚至乎在四次忍界大戰時,他還不理編制,自己跑去和你媽同隊呢!」紅豆笑得眼睛快要看不見,「啊、後來他和雛田關係是很好,但是始終跟志乃合不來啊!明明志乃跟雛田就很要好,他們老是合不來,雛田應該有被他們弄得很煩吧?!」
 
抱着大福餅回家的路上向日葵一直想,雖然向日葵也覺得那是很着很白癡的邏輯謬誤,但是這世界上的確有不能說的祕密。
 
紅豆老師看來並不知道寧次和志乃之間的事,而且應該有更多人是不知道的。
 
似乎很多事情都變得合理,比如說志乃和寧次之間並沒有刻意公開,但是他們看來又沒有故意隱瞞,所以在志乃只是把她當作不懂事的小娃娃,才所以才會跟她流露了對寧次的思念。
 
想到這,向日葵洩氣得跪在地上。
 
第四次忍界大戰在歷史課上有在講,所以向日葵知道那是甚麼,當然她也在課本上有看到日向寧次這個名字。也是嘛、 家族裡有人的名字上了教科書,看起來就非常酷,難怪外公家的人那麼囂張。
 
視綫落在講台上的紅老師身上,向日葵記得紅老師的至親也是在那場戰鬥中過世的。這倒是沒寫在教科書上,反而是跟着博人去找木葉丸大哥玩耍時聽說的。紅老師活下來、爸媽也活下來,雖然不少人犧牲了,但活下來的人更多。那麼痛苦的人,就不應該只有志乃一人。
 
想到這,向日葵生氣了。
 
為甚麼大家都活得好好的,就只有志乃過得不好?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