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 / 志牙|空白|長篇|空之七|待|

 
 
即使是大白天,玻璃窗爆破的響亮已經足夠嚇人了,更何況在深夜?
 
最近已經累積了不少壓力的志乃,脾氣瞬間到達臨界點想要去暴揍行兇者一頓出出氣,只是當寄壞蟲回來告訴他,兇手是向日葵的時候,他就無法繼續生氣了。
 
「日向寧次只是個把你的人生搞成爛攤子的混蛋罷了。」
 
「我……是不否認這一點,但是你不是應該尊重一下往生者嗎?而且他還是你舅舅……等一下,你喝了酒嗎?所以你就喝醉了後跑來打爆我的窗戶?」
 
站在路邊被兇手用力的指責着的志乃,對於現況有得多問題。例如,向日葵怎麼會知道自己宿舍在哪、她才剛畢業、又是哪個混蛋給她酒喝、如果被鳴人發現了,自己會神隱還是直接整個輾碎?
 
本來以為是普通的一晚,直到玻璃窗破裂聲打破了夜的寧靜。
為免搔擾到宿舍的其他人,志乃別無選擇的把向日葵帶進自己房間。
 
面壁的跪在地上,向日葵把頭抵着牆一動不動,志乃也搞不清她是還醉着,還是在抑制着想吐的不適感。手輕輕扶上她的背安撫着,女孩緊抱着自己的身體,仍然是沒有回頭看志乃,因為酒後失溫的身體忍不住顫抖着。
 
看到這樣的向日葵,志乃憐惜的撫順她的背,輕聲的問,「要吐嗎? 吐了會好一點。」
 
眼中佈滿血絲回頭看着志乃,向日葵可憐的點點頭,然後被志乃扶着走進廁所去。 折騰了好一陣子,虛脫了的向日葵躺平在床上,目光呆滯又帶點茫然的看着着志乃。
 
關了燈,拉了張椅子坐在床邊,志乃替她擦着汗蓋好被子,就像她還小的時候那樣哄着她睡,「睡吧。」
 
「真丟臉啊……」向日葵沮喪的聲音聲起來就像快要哭出來,暗淡的月光照着床邊,志乃沒法看清向日葵的臉,但不難猜測此刻的她表情有多尷尬。
 
「在我面前不管你做甚麼,都沒甚麼好丟臉的。」志乃安慰着她,如果此刻跟她說小時候幫她換過尿布,又或是餵她喝奶時吐得自己滿身奶臭,那她就不會覺得發酒瘋有甚麼問題了。只是志乃知道,如果這樣說了,她會受到更大的打擊。
 
志乃也不是真的那麼不懂少女心事,只是他更懂得鳴人和雛田的心事。
 
向日葵睡着以後差不多已經半夜,志乃穿起油女家的風衣默默走在回油女本家的路上,想着這種回候回去,大概會被老爸審問個兩三天吧?!
 
志乃不是為人父母,但他懂得作為父母的擔憂。
 
只是,志乃也不全然猜得透自己父親的想法。
 
半夜回油女家沒驚動任何人,早上默默地出現在起居室也沒有被投以疑問的目光,彷彿志乃從來就沒離開過油女家似的。志彌掃了志乃一眼,然後平常地問了志乃一句要不要吃早飯。
 
有點反應不過來的志乃點點頭,然後看着志彌把另一份早飯預備好,放在自己離家前慣常的位置上,就自然地吃起來。
 
看着默默地吃着早飯的志彌,這倒是讓志乃愣在一旁疑惑的開口,「爸……我回來了。」
 
「嗯、我有看到。」 志彌的反應冷靜得讓志乃更不知所措。
 
其實回頭想想,志乃這才記得一直以來志彌都是這種反應。不管做了甚麼驚人的事或是闖了甚麼禍,父親總是以一臉冷靜的去拯救一身狼狽的兒子。父親淡薄的態度不代表愛不夠,反而是因為志彌太愛志乃,所以才選擇一種讓志乃沒負擔的方式對待他。
 
不管是成為忍校教師、又或是脫離油女的家族事業、甚至乎是寧次的事。
 
每一件事志彌都用行動告訴志乃,作為父親的他對於作為兒子的他,有着無限的信任,只要志乃快樂就好。
 
可是志乃知道自己並不快樂,似乎每件違背父親意願的事,最終都讓志乃快樂不來。
 
「至少當時的你看起來很快樂的,你知道嗎?」
 
「甚麼?」
 
「跟日向寧次在一起時候,你是前所未有的快樂。」
 
多年來,志彌把志乃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惦在心上。只是他都不曾過問,因為志彌相信志乃。所以不管多離經叛道的事,志彌總會在族人面對為志乃擋下。
 
當然志彌是希望志乃有天會回來承繼家業,但是如果志乃不快樂,志彌會更不快樂。
 
「他……都那麼久了,還說他幹嘛?」志乃怔怔的把筷子放下,口裡說的話卻和心裡想的事背道而馳。
 
「你也知道過了很久嗎?」 志彌捧着茶杯,當時每一幕都歷歷在目,「但是對你來說,這一切都還沒過去吧?」
 
志乃無法否認,為了寧次他已經不知道折磨自己多久了,只是他無法原諒自己。
 
志乃不能原諒自己當時沒有用更好的方式對待寧次、沒有更誠實的告訴寧次自己有多愛他、在月讀的世界裡沒有寧次的存在。
 
志乃最不能原諒自己的是,沒有和寧次一同戰死。
 
「雖然一直都放着你不管,但我不是真的不管你。不論是脫離油女家還是當上忍校教師,都是因為寧次的死。」志彌清楚志乃每一個決定的背後原因。
 
深深抽一口氣,志乃不想迴避亦不想欺騙自己的父親,「我只是想心裡好過一點。」
 
「但是現在的你看來一點都不好。」
 
看着父親的臉,志乃心中滿是歉疚,明明年紀都不少了,卻還要父親擔憂着,「我會好好過的。一定會……終有一天會的。」手伸過去桌子另一邊握住父親的手,志乃知道說甚麼都沒有用,如果自己沒有好好生活,父親再怎樣都不會放心下來。
 
 
 
可是,志乃就是無法放過自己。
 
 
 
「你們當時應該很快樂吧?」吃着志乃給自己準備的三明治,向日葵用眼角餘光一直看着志乃。
 
被向日葵這一問,志乃疑惑了。
 
志乃不明白為甚麼連沒有見過寧次的人,都會覺得當時他們很快樂呢?志乃其實也不否認和寧次在一起時,的確是他人生中最愉快的一段時光,雖然偶爾會跟寧次發生衝突,但是他們總是能在平靜過後和好如初。
 
「跟寧次在一起時,血液循環是非常良好的。」志乃表情看上去有點複雜。
 
向日葵似懂非常的呆看着志乃,突然想到自己昨天跑到志乃的宿舍來發瘋,她的臉上又是一陣紅一陣白的。而且起來的時候,除了看到為自己準備早餐的志乃外,還看到被自己打破的玻璃窗碎片撒滿一地,向日葵羞愧得無地自容。
 
對於窗戶被打破,志乃倒不是太在意,反正很久以前,寧次也試過把他的溫室整遍玻璃外牆一招給粉碎掉。
 
「日向寧次,你真的不要命了?」 從志乃的殺氣以及放出寄壞蟲的手法看來,寧次知道自己真的把志乃惹火到想給他來個痛快的程度。
 
「說甚麼要分開冷靜一下,油女志乃你才不要命了吧?」寧次一貫優雅的臉容似乎因為志乃先前的話而扭曲了,太陽穴兩旁突顯的血管也說明了寧次正在鼓動着白眼,準備隨時跟志乃開戰,「再者我只掃了你的溫室,沒把植物都掃掉,已經很克制了。」
 
「不是你自己說宗家想你和花火小姐訂婚甚麼的嗎?」考慮到再衝突下去,遭殃的只會是自己的植物,志乃用力抽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環視四週後決定開始收拾地方。把被玻璃碎片打中的盆栽逐一檢查然後搬開,志乃的視線借故停留在植物上而避免和寧次有眼神接觸。
 
「我只是說日足大人讓我考慮一下,又沒有真的答應他。」寧次仍是一貫的高姿態的站得筆直的看着志乃裝忙來迴避自己的目光。
 
「如果不想答應,為甚麼告訴我?如果你想答應,告訴我又為了甚麼?」停頓了片刻,志乃仍然是背着寧次,卻說出讓寧次啞口無言的話。
 
寧次的確沒想過要接受日向日足的提意,但是直接拒絕似乎也不合禮教,所以他才會以考慮來回應。但是轉念間,寧次又想知道志乃到底會有甚麼反應,所以就沒把自己的想法直接告訴志乃。
「你在試探我,對不?」良久,志乃把一株幼苗搬離一地玻璃碎片,抬頭看着寧次語氣有些顫抖,從兩人衝突到此刻第一次互相正視對方,「有些事、是受不起試探的。」
 
為了隱藏自己的情緒,志乃的視線並沒有停留在寧次身上太久就轉過身背向他,而寧次這次卻沒有慣常的轉身離去,就像被困在流沙中動彈不得,心中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就這樣一動不動,可是卻沒有勇氣去道歉或是轉身逃走。
 
因為他聽懂志乃話中的傷,兩個人之間不應該輕易的去試探對方。
 
寧次承認自己只是想知道志乃知道這事後會有多激動,從而評估他有多重視自己。寧次知道自己的不信任傷害了志乃,而如果他仍然維持着高姿態的,兩人之間就會走到這裡就沒了。
 
怔佂看着志乃的身影,寧次捲起衣袖不發一語的蹲下來幫忙收拾,兩人無言的把滿地狼藉清理好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那時候志乃始終沒有轉過身來看寧次,只是當寧次試着從後挽着志乃的手臂時,兩人都明顯感到對方的顫抖。
 
寧次知道志乃哭了,而志乃的自尊不容許他轉過身來讓寧次安慰他。
 
「我懂、對不起。」擁着志乃的肩膀,沒感到他的拒絕,寧次進一步的把頭埋在志乃的頸窩,感受着他的溫暖,亦撫慰着他的顫抖。
 
 
 
那天,寧次陪着志乃整個晚上,而兩人都失眠了一整夜。
 
 
 
「你昨天為甚麼喝醉後跑來我家了?」故意把話題帶過,志乃不認為跟向日葵討論自己跟寧次以往的種種會有甚麼好結果。
 
「昨天是我和同學去探望紅老師……」向日葵咬着三文治口齒不清的說着。
 
即使向日葵沒說完,志乃大概也猜到個七八出來。當時他們八班的人,都不知道被紅老師灌醉過多少次,而像向日葵這種菜鳥,自然是抵擋不了。
 
「然後我好像跟紅老師說了我很喜歡志乃,還跟她問了你的住址……」
 
向日葵的話把志乃嚇得被茶嗆了一下,這樣的發展他倒是沒猜得出來,志乃有預感這個難得的休息日應該會有很多人要來探訪他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