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 / 志牙|空白|長篇|空之九|待|

 
向日葵在學校書是唸得不錯,而且因為她對油女家的事非常感興趣,所以當老師在課堂上介紹古老宗族說到油女家時,她都用心的把一字一句都牢牢記住。
 
手緩緩伸向蟲后,試探着蟲后有多接受自己。可是蟲后並不領情,在向日葵還距離遠得很的時候,她就煽動着翅膀,快速飛走。
 
看到向日葵滿臉失望的樣子,志乃從樹葉中拈來一只瓢蟲放到她掌心中,「除了宿主以外,蟲后不是那麼容易接受別人的。」
 
向日葵把小瓢蟲托在手心,她明白志乃的意思。即使志乃對自己再怎樣親切和善,如果蟲后不承認她,甚麼都是廢話。
 
對蟲后來說,志乃就是全世界,而寧次則是照亮世界的存在。昆蟲特有的趨光性讓志乃控制不了自己一直被寧次吸引着,所以當寧次消失後,志乃根本不知道自己該往那裡走。
 
志乃自然能夠看出向日葵的失落,牙的提意像漣漪般在心裡迴盪着,也許出去走走是個好主意。
 
 
 
「向日葵,可以陪我去看看你的寧次舅舅嗎?」
 
 
 
向日葵無法拒絕志乃的邀請,只是讓她耿耿於懷的是,她知道志乃和寧次之間不是任何人可以介入。那麼,讓自己一起去是為了甚麼?
 
自從寧次不在了,志乃就沒有再踏入日向家一步,即使在雛田出嫁那天,他也選擇以男家親友的身份,待在鳴人那裡迎接雛田。對日向家有着太多的回憶,多到令人會忘記呼吸,所以志乃選擇不去觸碰它。而日向家的墓園,其實對志乃來說並不是想像中的陌生,畢竟寧次再聰明冷靜,也是會有短路的時候。
 
「把男朋友介絕給父母認識,是常識吧?」寧次一臉理所當然的看着志乃,彷彿志乃是個很不懂事的小孩似的。
 
「你知道有時候你的常識,並不是常識來的嗎?」志乃皺着眉頭看橫了寧次一眼,「而且甚麼鬼男朋友?」
 
「雖然我是有想過如果你是我『女朋友』,事情就會變得簡單多了,可是你真的是『男朋友』啊,不過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嫌棄你的。」寧次點點頭自我肯定,完全屏蔽了志乃對他的視綫攻擊。
 
「你……你真的很煩!」口舌之爭鬥不過寧次也不是第一天的事,志乃明知道寧次是故意逗自己玩,但是就忍不住想要生氣。
 
對於寧次的要求,其實志乃並不是真的想要拒絕,只是陪伴寧次去給日向日差掃墓,讓志乃有種說不出的彆扭。志乃從來沒想過能跟寧次能走多遠,始終他們之間的變數太多,傳宗接代以及家族名聲這些讓人頭痛的問題,讓志乃從一開始就把這種感情當作是一場熱病,在熱度過去後,又或是跟寧次走到該要分道揚鑣之時,就當作是病癒。
 
「去給日差學長掃墓沒甚麼不好啊?」
 
「爸、你說是吧!」
 
「誰是你爸了?他是我爸!」
 
「爸、志乃真的很孩子氣……」
 
「誰孩子氣了?混蛋!還有,別再亂喊我爸了!」
 
不知道甚麼時候也過來溫室的志彌,似乎把兩人的對話都聽在耳裡。想到日向日差,志彌其實挺懷念那個日向家的學長,到現在志彌仍然記得當時日差在忍校被嘲笑為分家的狗的時候,他是如何的忍氣吞聲的不作反駁,只是默默的轉身離開,完全不像日向家一貫氣勢凌人的模樣。可是志彌並沒有看漏眼,那壓抑的白瞳裡隱隱透露出一絲火焰,最初志彌以為那是委屈的怒火,可是到最後他才明白,其實那是為了保護族群而燃燒自己的火焰,默默燃燒着直到最後。
 
看在志彌眼中,寧次和日差有着明顯的分別,同樣是分家的孩子,卻有勇氣在大庭廣眾下暴揍宗家的長女,這份勇氣和衝動足以讓志彌對他另眼相看。後來知到寧次一直糾纏着志乃,志彌心裡其實非常不甘心,但是不能否認有寧次在的時候,志乃確實變得比較有生氣,當然也變得很愛生氣。
 
相比起傳宗接代或是家族聲名,志彌其實更在乎志乃的感受。
 
油女家的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受到的痛苦和傷害並不能隨便對外人說,跟蟲后訂下契約的過程從出生一直延續到青春期為止。伴隨着痛苦與祕密成長,只有族人之間才明白的經歷導致油女一族的人向心性很強,同時非常抗拒與外人來往。
 
而志乃,似乎和其他油女不一樣。
 
比起其他油女一族的人,志乃似乎更喜歡和族外的朋友來往,所以在相處上受到的挫折就更多。而寧次總是那個會對志乃用心的人,有時候會故意逗志乃動氣,卻從來不會讓志乃動怒。
 
反正油女一族人口還沒有稀少到滅族,跟宇智波相比,油女可說得上是人口興旺得很。想到這,志彌就覺得沒有必要迫着志乃為了家族去做一些他不願意的事情。
 
「志乃。」
 
「甚麼事?」
 
「替我跟日差學長打個招呼吧。」志彌等到志乃終於說不過寧次而住了口,決定給志乃一點助力。志彌知道志乃不是不願意去給日足日差掃墓,只是心裡覺得彆扭而已。從來在志乃猶豫不決的時候,給他鼓勵的人,總是志彌。
 
 
 
向日葵多麼希望現在有誰能給她一點鼓勵,而不是像每個人所說的,她只是小孩子,跟志乃不合襯。
 
 
把寧次的日記本抱在懷中,帶着仰慕的心情用手指撫摸着上日記本封面的刻花,向日葵心情很複雜,她一直覺得不管是母親還是自己,甚至乎日向家的任何一個人,都不該擁有這本日記。
 
這份回憶專屬於一個人,這才顯出它的珍貴與稀有。
 
這次,向日葵沒有再因為沉迷於寧次的日記而徹夜未眠,相反這夜她抱着寧次的日記很快就進入夢鄉,而且她終於夢到了寧次。
 
夢中的寧次永遠是十八歲,他的臉上帶着恬靜的表情,彷彿在告訴所有人他的幸福與滿足。寧次的嘴唇無聲牽動着,好像在跟她說話,可是她一句話都沒聽見。
 
最後,她只能流着淚醒過來。
 
到底是因為傷心難過、痛苦難耐、還是莫明的悔恨,她並不知道。她只是很恨自己不知道寧次跟自己說了甚麼,也恨自己生得太晚,沒有來得及在寧次或是志乃無助時能守在他們身邊。
 
所以當志乃來接她的時候,向日葵忍不住撲上去摟着志乃不放。
 
「油女老師,媽媽讓我跟你說,請不要帶妹妹去私奔。」
 
「我知道了。」已經沒有力氣再反駁些甚麼,志乃乾脆答應就算。
 
剛好和向日葵一同出門的博人覺得向日葵愛上志乃沒甚麼大不了,只不過能找到機會調侃一下自己的老師,總是有趣的。
 
讓向日葵就這樣抱着自己一陣,然後志乃輕輕在她耳邊說,「不要緊……」就像用了一輩子時間在一起,志乃總是知道怎樣安慰她的情緒。
 
冷靜下來後,向日葵紅着臉也有點小尷尬,為了掩飾情緒所以馬上拉着志乃出門。跟志乃並排走着,向日葵初次感到自己和志乃是對等的,既因為這是志乃第一次約她出去,也是因為她能夢到寧次,向日葵總覺得今天的志乃和自己是有所不同的。
 
 
 
有一天,自己可以取代寧次舅舅在志乃心中的位置嗎?
向日葵總是抑制不了這種無望的想法。
 
 
 
「向日葵來就是要取代寧次的位置,因為向日葵其實就是寧次。」
 
「向日葵就是向日葵,寧次就是寧次,日向日足大人你想太多了。」
 
多年後再見日向日足,志乃覺得自己仍然是無法跟這個大人物溝通。而這個大人物還是像當年一樣,對日向家裡裡外外的任何一個子孫都過份關愛,只要有誰帶着外人回來,日足大人就會出來關心一番。
 
不……也許那只是衝着自己而來罷。畢竟一開始自己親近的人是雛田,後來是寧次,到現在是向日葵,每一個都是日足心頭的寶貝,所以志乃能夠明白日足到底有多在意自己的存在。
 
「日向家一直都相信輪迴,而且我們相信,每一個消逝的成員,都會再回來日向家。」在志乃借故把向日葵支開以後,日向日足認真的打量着志乃,然後把多年來的心事道出,「難道你不覺得向日葵跟寧次之間有着很微妙的相似之處嗎?」
 
「他倆一點都不像。」決絕的回答了日足的試探。對志乃來說,向日葵和寧次都是他心中柔軟的地方,所以他不希望向日葵要背負着寧次的過去,也不要讓寧次珍貴的過去這樣被開玩笑。
 
「這次,我不會再阻止你們了。」日足看着萬里無雲的晴天,彷彿自說自話,但是志乃清楚知道日足話中的含意。
 
沒理會日足還在出神,志乃禮貌的道別離去了。
 
志乃對日向日足還是心存芥蒂,畢竟當時他和寧次的事曝光以後,最反對的人就數日向日足了。而事情隨着寧次的離開而驟然結束,志乃和日足之間還沒有機會和解就完結了。
 
志乃知道日向家對輪迴之說一直非常相信,當初寧次就告訴過志乃,日向家一直相信花火其實是日差轉生回來的孩子。
 
「如果這是真的,那麼他們想讓你和花火結婚是怎麼回事?想讓你們父子團聚嗎?」志乃對於族內通婚其實沒太大異議,只是如果相信輪迴,而且更繪聲繪影的說誰家女兒是某人的父輩,然後撮合他們只為了上輩子的遺憾,這樣子看在志乃眼中,未免太過偽善了。
 
「大概日向家的人沒想像中堅強,如果相信輪迴之說,這樣就能抱着希望去死吧!」寧次苦笑的牽起志乃的手,在這種時候寧次難得的希望輪迴之說是真的,那麼他就應該是曾經和志乃有過一段經歷所以現在才會遇上,而以後不管分離幾次,他們還是能夠重遇。
 
那是第四次忍界大戰爆發前的初秋,寧次和志乃都明白再過不久戰事就會全面展開,到時候別說掃墓,就連見面可能都會很艱難,所以當寧次提出去拜祭一下父親的時候,志乃輕易的答應了。
 
「轉生回來了又如何?回來的時候已經不是原本那個人了,這樣子回來的人,你還會想要嗎?」志乃不是不信輪迴之說,只是他對於這種把愛恨或期望承繼下去的事,一直都很抗拒。而且志乃更相信的是,即使不用輪迴,時間就足以讓人類的感情變得面目全非。
 
「只要是你,我就想要。」明白志乃從來對人類世界充滿不安與不信任,寧次知道承諾對志乃是沒有任何作用,只是他仍然想要告訴志乃,「如果我們真的分開了,不管分開多久,外表如何改變,記憶又是如何散失,我也會認出你的。」
 
「你是指遇上了甚麼重大意外然後失憶加毀容了嗎?」寧次的說法讓志乃不其然後奇怪的方向去想,「如果你毀容了,可取之處大概就只剩那副聰明的腦袋了。」
 
「沒關係,反正我不在乎這些……其實你也是吧!不是嗎?」寧次自信的握緊志乃的手。
 
說到不安,寧次跟志乃不相伯仲。只是,寧次仍然願意把自己最柔軟最脆弱的部份交到志乃手上,也願意承認自己把身心早就托付給志乃。
 
「我才沒那麼笨,我懂你的意思……」志乃靠近寧次,直到兩人之間沒有一絲空隙。
 
「所以我們如果真的要分開了,誰都不要去追對方。」嘴唇若有若無的在志乃頸邊磨擦着,寧次低聲在志乃耳邊呢喃,「如果還能相遇、你要記得曾經牽過我的手。」
 
志乃偶爾會想,可能就是因為自己也相信輪迴之說,才會一直走不出這個迷陣,才會奢望能在這個迷陣中找到寧次的蹤影。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