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 / 志牙|空白|長篇|空之十|待|

 
 
在墓園裡走着,志乃仍然記得這裡的佈局,很快他就在日向日差的墓前找到了向日葵。
 
「我把給寧次舅舅的花分了一半給日差爺爺!」看到志乃遠遠走來,向日葵很希望得到志乃的讚賞而大聲的呼喊着。
 
親暱的摸摸向日葵的頭以示讚賞,志乃其實知道向日葵的確有着和寧次相似的地方,只是他並不希望向日葵承繼寧次的甚麼。寧次死後,志乃就沒有再踏入過日向家的墓園,甚至乎志乃從來沒有去拜祭過寧次。在黃土之下,埋葬着只是一具腐朽了的骸骨,寧次的一切早已隨風而去,志乃找不到拜祭寧次的理由。
 
跟向日葵一起在日向日差的墓碑合十,志乃心中想的仍然和二十年前一樣,感激日差把寧次帶到這世上,即使寧次已經不在了,但是志乃仍然感激着日差讓寧次生下來。
 
沒有花太多時間在日差那邊,向日葵領着志乃來到寧次的墓前。
 
距離比想像中近,這大概是日足最後的一點心意,讓日差和寧次最終能夠作伴。
 
「向日葵,你知道甚麼是輪迴嗎?」看着寧次的墓碑出神,志乃對於眼前的一切有種不真實的錯覺。
 
「是不是說某個人死後,靈魂會回到世上,從小嬰兒開始重新得到生命?」向日葵想想後回答。
 
「你懂得還真不少。」
 
「好像這是日向家不思議傳說之一嘛,媽媽有告訴過我。」
 
「呃……日向家不思議傳說嗎?」對於向日葵的說法,志乃覺得有點地方該要修正,但是由他來說似乎又有點尷尬。
 
「你是想說,日向家的長輩認為我是寧次舅舅的轉生嗎?」出乎意料之外,向日葵知道的比志乃想像中多,「日足爺爺有告訴過我。」
 
「那個老傢伙!」忍不住罵了出來,志乃最不想這種事牽涉到向日葵身上,偏偏日足就是不死心。
 
「志乃、不要對日足爺爺生氣!」拉位志乃的衣袖,向日葵有點害怕志乃生氣,「因為爺爺他很痛苦。」
 
「我們活到現在的這些人,沒有誰不痛苦的。」衣袖被揪住的感覺讓志乃心中的怒氣下降了一點點,而實際上讓志乃生氣的,其實是日向家竟然把上一代的過去加諸在向日葵身上。日向家的血脈生在這片圍以牆以外,似乎就意味着向日葵應該擁有不同於日向的命運與將來。
 
「爺爺曾經握着我的手哭着請求寧次舅舅原諒,所以我就代寧次舅舅原諒日足爺爺了。」向日葵眼中的溫柔看上去和雛田同出一徹,「因為我知道寧次舅舅最後帶走的並不是日向家留給他的創傷,他帶走的、是你。」
 
向日葵不知道過去的人有甚麼怨恨或是心結,也不知道逝者與生者之間誰虧欠着誰。她只是希望被留下來的人能夠從悔恨中解脫,所以即使是謊話,她也要代寧次原諒日足。
 
她從不知道寧次因為家族的黑暗而失去了父親以及童年,也不知道日足曾經如何使用咒印一次又一次的踐踏着寧次的自尊,更不知道日向家一直以來虧欠了寧次多少情義,而她唯一知道的就是寧次經歷過種種傷害後遇上了志乃,然後志乃陪着他走到盡頭。
 
 
 
志乃記得當時寧次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給他聽,一個關於他和雛田的故事。
 
 
 
小時候的寧次並不討厭雛田,甚至乎覺得她很可愛。只是隨着父親的犧牲以及咒印的折磨,寧次心中的傷痛越來越多,滿腔怨恨只能宣洩在比他更脆弱的雛田身上。
 
倚強凌弱,這種事木葉的管理層對日差做過,然後日足也對寧次做過,所以寧次也對雛田做了。拒絕承認自己的軟弱無力,所以只能遷怒於比他更弱的雛田身上,只是後來不能繼續逃避,寧次亦只好承認自己其實只是個懦夫。
 
日足的坦白讓寧次了解到日向這個名字到底有多懦弱,然後剩下的只有對雛田的歉疚,為了自己曾經狠狠地踐踏過她,也為了自己曾經的軟弱。
 
雛田的戰鬥力並不強大,但是她的溫柔和耐心卻是如此照亮着日向家。所以當寧次被雛田的溫柔折服以後,寧次願意把所有親情都投放在她身上,拼了命也要幫助她,保護她。這種感情不關乎日向家又或是日足,這只是寧次與雛田兩人之間的事。
 
「所以,你還恨日足大人?」志乃視綫不其然落在寧次的頭帶上,志乃當時很想伸手去撫慰寧次那道創傷,只是他並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資格去觸碰寧次的舊傷口。
 
「說恨已經不會了。」沒有任務也沒有聚會的午後,寧次趁着日足把雛田和花火都帶出去修行,就把志乃拉回去日向分家的後園躲起來,那天寧次的心情好像不太好,然後寧次就開始說着小時候的事。說到父親之死以及日足如何用咒印控制分家的人,寧次嘴角想要牽出一抹微笑卻失敗了,「我……只是覺得生氣罷。」
 
「生氣……對日差大人還是對自己?」有點不了解寧次的話,本來跟寧次並排地坐在花園迴廊上的志乃把身體轉向寧次,認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彷彿他也擁有寧次那種透視一切的能力。
 
「你真的很聰明,你知道嗎?」寧次柔和的語氣像哄小孩似的,然後也把身子往後靠在迴廊的柱子坐着,然後示意志乃過去給他抱一下,但是志乃依舊保持着正坐的姿勢,只是皺着眉搖搖頭的拒絕了。
 
「好吧!我說了……」知道把話說了一半又不說完,會給志乃唸到耳朵長繭,寧次老老實實的把心結說出,「也許當時我還年幼,但是日足大人為甚麼要等到我參考中忍認的時候,才把父親的遺書交給我?把事情說得那麼偉大,但是小時候因為叛逆而誤傷雛田,日足大人對我使用咒印並沒有少過。」
 
「如果我沒有重創雛田,如果我沒有丟了日向家的臉,日足大人會來跟我坦白嗎?不過日足大人都道歉了,我也沒甚麼話好說了。」寧次忍不住撫上了被頭帶遮掩起來的額頭,就像再次觸痛了隱藏着的傷而輕皺了眉頭苦笑着。
 
怔怔的看着寧次,有些事情志乃是明白的。
 
就像當時他承繼寄壞蟲一樣,身體因為蟲后的成長而嚴重地排斥着,年幼時的回憶大多時困在油女家的醫療室痛苦的掙扎着,為了以防他因為痛楚而傷害自己,不少時候都是被綁在床上掙扎到虛脫為止。
 
當時父親會盡量陪伴在身邊,但是作為族長亦是上忍的他並不能寸步不離的守在志乃身邊,所以志乃也曾經一個人對抗着無止境的痛楚以及身體虛弱,那種孤單和難過的感受即使過去了卻又彷彿留下了些甚麼。
 
當然志乃是明白這些痛苦背後的原因,也明白每一個油女成員都在經歷着這樣的過程。可是,明白了並不代表回憶就會消失,那份痛苦一直根深在志乃的性格與回憶之中。
 
 
 
志乃明白寧次的矛盾,因為他自己心中也一直帶着這種矛盾。
 
 
 
不由自主的靠向寧次然後半跪在他身旁,微涼的手試探着撫上寧次的臉頰,因為志乃的低溫而縮了一下的寧次沒料到志乃會突然一把抱住自己,被擁在懷裡的寧次感受到志乃劇烈的顫抖。
 
「沒事的,都過去了……」狠狠的攔腰回抱住志乃,臉緊緊的埋在志乃的胸懷裡,每一次呼吸都是志乃的味道,寧次反過來安慰着志乃的激動。
 
聽到寧次的話後志乃變得更失控,捧起寧次的臉失控的吻下去、前額、眼睛、嘴唇,然後身體如唇舌一般的糾纏起來,而寧次也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粗暴地把志乃設計複雜的外衣粗暴地扯下,當然伴隨着就是金屬扣子因為被暴力對待而發出悲鳴。
 
只是這種時候,志乃已經管不了那麼多,相比起來穿着和服的寧次就好處理得多了,志乃的手往寧次的衣襟探進去,輕而易舉把和寧次上半身給扒光了。
 
感到勢頭已經無法止住,志乃從一陣狂亂中抓住最後一絲理智,抱住寧次的頸項低聲在他耳邊吐着氣,「你的房間……」
 
他想擁有他、他想被他擁有、他們無法止住把自己交出去的想法與衝動。
 
志乃低沉略帶吵啞的聲音讓寧次所有理智一掃而空,但是寧次還是有把志乃的話聽在耳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志乃拉到自己的房間,讓這陣狂亂繼續把兩人燃燒殆盡。
 
房門關上了一室綺麗,動物的本能讓兩人止不住的索求着對方的身體,按耐不住的情緒讓兩人之間的肢體動作顯得過於粗暴,只是此時的快感已經掩蓋過所有痛楚,身體還是心靈上的一切都被快感支配。
 
「我愛你……」
 
直到寧次在志乃耳邊再三輕聲呢喃,志乃突然彷如五雷轟頂的清醒過來,身體交纏的觸感過於明顯,溫熱與緊密交織着的各種感覺提醒了志乃此刻的他是如此的赤裸。
 
羞怯的感覺一湧而上,志乃已經無法直視寧次的臉,撇過頭的同時本來猶如狂風掃落葉般的動作也跟着緩慢下來。感到志乃突然而來的猶豫,寧次反射性地想要察看志乃的狀況,稍稍拉開距離卻瞬間被志乃抱得更緊,然後臉埋在他的頸窩邊。
 
「你……」
 
「別說……」因為彆扭着而不願把頭抬起來,以至窩在寧次頸項邊而發出的聲音聽起來更彆扭,各種各樣的情緒和感覺讓志乃無法多說些甚麼。
 
志乃的一切,寧次都懂。
 
志乃從來都不說愛,但是他總讓寧次感到被愛,每一次的相擁以及佔有,都讓寧次確實感到志乃對他的眷戀以及愛。寧次懂得志乃的溫柔慈悲,也感受到志乃對自己的憐惜心疼,當然寧次也懂得志乃的壓抑與內歛。
 
即使志乃說不出口,寧次仍然知道那是甚麼感情。
 
皮膚同樣白晢的二人因為持續漫延的熱度而染上紅暈,汗水沾上了對方赤裸的身體讓兩人感覺更為熾熱,累積的快感讓兩人同時到達臨界點。
 
狂潮過後耳邊只剩下對方的呼吸聲,血糖低到極點的志乃茫然的躺了好一陣子感覺快要昏倒過去的時候,視線被突然坐起來跪在自己身旁的寧次擋住了,寧次的長髮因為先前的糾纏而散亂地披在肩上,和服也是微妙的掛在身上覆蓋着重點部位,寧次看起來一臉複雜的表情讓志乃起了逃跑的衝動。
 
撐起身來想要逃離當場的尷尬,可是志乃的意圖被寧次看穿了,還未來得及行動前,寧次迅速的跨坐在志乃的身上,雙手按住志乃的胸膛制止了他的掙扎。
 
「你……」
 
「我就叫你別說了……」別過頭去不看寧次煽情得過火的身體,志乃的語氣聽上去有些可憐,也有些不知所措。
 
看着志乃既尷尬又可憐的神情,寧次心裡倒是坦然的、無垢的,然後忍不住輕笑着,笑得前所未有的單純。慢條斯理的把和服稍為整理一下拉好腰帶,讓自己看上去沒那麼色情,但是寧次還是沒有想要放開志乃,因為他知道這種時候志乃絕對會因為害羞而逃掉。
 
腦袋混沌得像一團漿糊的志乃因為寧次的輕笑而把視綫移回來,看到寧次臉上乾乾淨淨的表情讓他心裡忍不住想,這傢伙怎麼這種時候看上反而那麼純潔?
 
調整着心情的同時,寧次慢慢解開纏在頭上的布條,其實在剛才的粗暴的糾纏期間,布條早就有點纏不住,輕易的把頭帶脫下露出了那道伴隨了一輩子的咒印。
 
志乃怔怔的看着寧次出神,雖然並不是一次看到這道一輩子的傷痕,可是心痛的感覺卻是前所未有的強烈。伸手抓住寧次的衣襟把他拉近,另一只手輕柔的撥開髮絲好看清這讓他疼愛的一切。
「還會痛嗎?」志乃忍不住撫上那道傷痕,心裡再怎樣憐惜也無法分擔這段過去。
 
「不痛了……到現在還為了這種事耿耿於懷,是不是很幼稚嗎?」迷戀的俯視着志乃,長髮隨意的散落在他的臉上,兩人的視綫糾纏着不願離開對方,就連眨眼的時間也嫌太長。
 
「你能夠原諒日足大人就已經很了不起了。」沿着臉龐輕撫着,志乃撐起上半身輕吻着寧次的唇。
 
「那你今晚能留下來嗎?」
 
「我可不想明天回去時被老爸唸到耳朵長繭。」
 
志乃無法理清對寧次的感情,可能是憐惜也可能是認同,志乃能理解寧次的傷痛同時,也願意把心裡的傷痕交到寧次手中,志乃相信如果兩人不是曾經走過一段痛苦的少年時代,也許他們的心不會如此接近。
 
所以志乃清楚知道,沒有過去的向日葵怎麼都不可能是寧次,更加是沒可能取代寧次。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