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325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 / 志牙|空白|長篇|空之十一|完|

 
 
「你和寧次最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這顆心。」志乃單膝跪下好讓自己和向日葵的視綫對上,「既然你那麼懂事,我就把你當作大人般看待吧。」
 
對於志乃突然對自己的認可,向日葵心臟快要跳到休克衰竭,緊閉着眼睛努力的把腦裡的胡思亂想驅散,然後充滿期待的看着志乃。
 
「我們……就在這裡說再見吧。」
 
最後一次把向日葵抱在懷裡,感受着那內藏着堅強靈魂的柔軟身軀,輕輕的在她頭頂親了一下,志乃就這樣走出了日向家的墓園,走出了向日葵的世界。
 
向日葵有聽清楚志乃的話,可是她好像並不了解話中的意思。又或者她太了解志乃的意思了,所以她不想承認,也無法承認。怔怔的看着志乃轉身離去,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志乃早已不知所蹤,而她亦只有本能地狂奔。
 
她不想志乃離去、她受不了志乃離去、她不能讓志乃就這樣離去。
 
 
 
那時候寧次也是盡全力狂奔到雛田身邊,拼了命去保護她。
 
 
 
第四次忍界大戰開始不久,本來被編在近身戰部隊的寧次突然出現在八班三人面前,三人複雜又錯愕的表情嚴重地質問着寧次出現的理由,而寧次倒是坦白的說,「因為擔心雛田,所以過來看看。」
 
「那你看完了怎麼不回去?而且你幹嘛在這邊站崗值班了?」基於各種理由而跟寧次配成一組的牙有些不滿的質問着寧次。
 
「你們這邊只有雛田一個日向,她會很吃力的。」寧次口中說着顧念雛田,視線卻一直停留在志乃身上。
 
「看來你也學會了志乃的口不對心了?」牙當然有注意到寧次的視線,而他對於寧次的擅自加入也沒太多意見,反正這場戰鬥最後變成混戰的機率非常高,編制甚麼的也不過是為了讓不同立場的人站在相同的位置上,讓大家日後能更容易產生同理心。
 
「也對,你也很懂志乃。」意味深長的看了牙一眼,寧次似乎有更多話想說,卻又覺得現下多說些甚麼就顯得太不合時宜了。
 
避免讓大家分心,寧次和八班三人協議了讓牙跟寧次一組,志乃則和雛田一組。而開始執勤前寧次的視線一直無法從志乃身上移開,直到志乃受不了而回頭以詢問的眼神看着寧次。
 
「看好雛田。」
「牙就拜託你了。」
 
沒法說出口的溫柔自然心領神會,把重要的伙伴交託給對方然後走上戰場,要看顧好隊友的同時亦要照顧好自己,不互相叮嚀也是一種互信。
 
所以志乃並沒料到,先撐不住的會是寧次。
 
已經不知道堅持了多久,雛田和志乃其實知道寧次在休班的時候仍會待在崗哨幫忙守備好減輕他們的負擔,只是在他們想要把寧次趕回去休息時,卻總是抓不着他。
 
直到,寧次倒下來的一刻。
 
知道寧次昏倒後,志乃猶豫了很久要不要去看寧次,甚至乎已經來到帳棚外,志乃還是無法鼓起勇氣走進去,直到牙從裡面走出來看到志乃的時候,不顧志乃的意願,粗暴地把他推進去。
 
看寧次安靜的睡着,志乃有很多話想跟他說,可是此刻他卻一句也說不出。但是如果能給志乃一輩子的時間,他發誓一定會細細慢慢的把所有話都告訴寧次。
 
「真是不會照顧自己。」喃喃自語着,手輕撫着寧次的臉頰感受着他的溫暖。志乃希望能有更多的時間看看寧次,但是此刻他更需要緊守崗位,不為其他同僚添麻煩。
 
寧次醒過來的時候,身邊沒有人,但是臉頰上殘留的觸感又是如此熟悉。他知道誰曾經來過,誰又是一顆心懸在他身上。掙扎起來找到自己的行裝,寧次找出了一本陪伴他好幾年的本子,刻着暗花的木製封面,華麗又低調的設計混合着兩個人的風格。
 
寧次知道這種時候還帶着日記本是很可笑的行為,可他就是帶了。而且當初會寫日記的原因,更是幼稚到不行。那時候為了把成功惹怒志乃的點滴留住而開始寫日記,到最後卻是為了把每一段跟志乃一起的回憶記錄下來而堅持着寫日記的習慣。
 
實際上從戰事正式開始以後,他就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更別說要寫些甚麼了。
 
勉強掙扎起來,全身上下因疲勞過度而劇痛着,但是比劇痛更明顯的感覺是,志乃的指尖在他的臉頰上留下的觸感。
 
最後寧次寫下的,並不是任何過去發生的事,而是他們的未來。
 
 
 
活下來,就要永遠在一起。
 
 
 
 
所以當寧次沒有活下來以後,他們也沒有永遠在一起。
寧次對於志乃的一切,就此停留在那驟然而來的終結。
 
 
 
 
雛田有點懷疑,志乃是想用離開來終結對寧次的一切。畢竟這自從寧次過世後,志乃做過每一件不合他個性的事,背後最大原因都是寧次,所以當志乃申請出境的文書剛好落到她手上的時候,她就知道沒有寧次的木葉,終究留不住志乃。只是她沒想到,志乃竟然可以可忍耐那麼久,才決定離開。
 
轉念間雛田想到向日葵,小女孩迷戀着志乃已經不是祕密,志乃不會接受她也是事實。但是雛田還是不忍心,要是向日葵知道志乃要離開以後會有多傷心。作為一個母親,雛田承認她是有私心,但是讓雛田內疚的是,當時她作為寧次的妹妹,她同樣地因為私心而把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佔有了。
 
所以當雛田還未來得切開口質問向日葵,為何連鞋子也沒脫就在家裡亂跑的時候,跟在後頭的雛田就發現向日葵懷裡緊抱着的日記本。
 
「讓志乃去吧。」雛田攔下向日葵,不管作為母親或是朋友,向日葵繼續迷戀志乃對誰都沒好處。志乃選擇離去,誰也沒資格去留他,而且雛田也不能再看着志乃的生命繼續枯萎。向日葵在不了解志乃從前是怎樣走過來,就這樣一頭熱的追着志乃,對志乃來說無疑是種傷害。
 
「我有東西要還他……」原本失魂落魄的向日葵,因為母親的話而稍為鎮靜下來,用力吸一口氣一字一句的說,「他有權知道寧次舅舅當初是怎樣愛着他的。」
 
向日葵的話讓雛田有點始料不及,而且向日葵眼中的堅定跟鳴人同出一徹,雛田想起了當初鳴人等人是如何去追佐助。可是不一樣的是向日葵眼中,除了執着還有包容一切的柔軟。
 
所以雛田驚訝過後,徐徐的把鳴人交給自己的通行證借給向日葵說,「記住,不要讓志乃為難,而且你一定要回來。」
 
願意讓向日葵去,因為雛田知道她並不是要阻止志乃離去,而是去拯救志乃。
 
接過通行證,向日葵撲上去抱住雛田親了一下,然後手忙腳亂的把東西全都塞進背包裡不顧一切的往邊境方向狂奔。先繞回家再去追志乃並不理智,但是向日葵認為沒有把寧次的日記帶上,即使追到志乃也是徒然。而且,如果沒有繞回家,向日葵也不會知道自己的母親到底有多包容和支持自己。
 
其實志乃也知道身邊的人一直都在包容和支持他,可是他已經沒有力量給他們任何回應,離開去尋找能夠讓他重新啟動時間的能量,似乎是他唯一能做的事。就像寧次每次都盡力完成他能做的事一樣,即使明知道會遍體鱗傷,但他仍然盡力去幹。
 
在志乃的記憶中,寧次鮮少受到重創,追捕佐助那一役是一次,第二第就是忍界大戰。
寧次兩次傷重,對志乃來說都是意義重大。
 
只是第二次的時候,志乃來得及反應的時候,他並不知道自己該有甚麼反應。
 
那時候日足大人召集了稍為恢復過來的寧次和雛田去保護鳴人,這種時候日向家是前所未有的團結。志乃不其然的想,說不定這次大戰過後他們真的能變成真真正正的一家人,這對寧次來說也是好事。只是,如果心裡的創傷真正被修補過來,寧次還會需要自己嗎?志乃並不確定。
 
感受到志乃的視線,寧次抓住片刻空檔回頭給予一個安慰的笑容,告訴志乃不用擔心他和雛田。而志乃亦只能回以微笑,然後那一抹微笑成為了他們互相給予對方最後的東西。
 
可怕的斷裂聲緊接着的是眾人的驚呼,眼看雛田要被重創的瞬間,志乃從沒這麼痛恨自己不是速度型的忍者,當然志乃終究沒有那種速度去為雛田擋下攻擊,所以就由另一個願意為雛田付出性命的人去做這件事。
 
對志乃來說時間都像停頓了一般,被重創的寧次倒在鳴人懷裡,突然間一切變得支離破碎,寧次的生命,還有志乃的心。
 
看到寧次額上的咒印慢慢消失,志乃明白這是意味着甚麼,只是志乃似乎不能理解寧次為甚麼會躺在那裡,所以當日向家的人圍着寧次神色黯然,小李抱着寧次痛哭,雛田忍着傷痛把眼淚擦掉,鳴人一瞬間回復冷靜的鼓勵大家,相反志乃由始至終除了臉上露出一點點驚訝的表情外,似乎寧次的犧牲和他並沒有甚麼關係。
 
油女一族的特性讓他們天生就是優秀的情報收集員,但相對來說他們看得太多,反應得太少。然後把所有事情都祕密化,就連感情與記憶也是。
 
志乃沒有勇氣像小李那樣衝上前抱着寧次痛哭,也沒有立場像日向家的人那樣牽着寧次的手跟他道別。志乃很多想做想說的,都因為他的猶豫不決而散失在那個驟然來臨的句點。
 
志乃從後久以前就有着猶豫不決的毛病,所以當他察覺到向日葵正在追趕着他的時候,他又開始猶豫了。在他還在猶豫的時候,向日葵已經趕到他面前來,然後他又開始有點後悔沒有及時把這個女孩甩掉。
 
看到向日葵身上的衣服又髒又破,然後頭髮凌亂而且手腳有好幾處的擦傷,志乃就知道她為了追上自己而抄了難行的捷徑。
 
志乃無言地看着還在辛苦地喘着氣的向日葵,直到她用力吸一口氣穩住了呼吸然後從背包裡拿出了早該要還給志乃的本子遞上,「這應該屬於你的,我把它解密了,你也能看到的。」
 
接過本子,志乃有些茫然。
 
眼前的本子對志乃來說是陌生的,但是這種風格的物品卻又非常熟悉,扉頁上的字跡和名字更是用上一輩子都不能遺忘的記憶。志乃克制着想要一把抱住少女的衝動,他不想加深她對自己的迷戀,也不想讓自己開始貪戀她的溫暖。
 
「這樣子,我們才能真正的說再見。」向日葵瞇眼笑着,笑容裡有着雛田小時候的羞澀,又帶着寧次的自信,志乃開始相信日向家的靈魂有着互相承繼的能力。
 
趁着志乃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少女以突襲的速度吻上志乃的唇然後以極速逃開,回頭狡猾的笑了一下,就俐落的往木葉方向奔跑,消失在志乃眼前。
 
回過神來,志乃仍然是站在的森林的邊沿,只是手上的本子提醒他剛才的暴風並不是一場夢。
 
然後志乃發現自己正在笑,就像當初他的心還是乾乾淨淨的時候,那樣溫柔的笑着。
 
志乃知道自己的記憶力一直都很好,但是為甚麼會忘了寧次曾經讓他看到,這個千瘡百孔的世界是如何的美麗?
 
要不是向日葵來提醒他,他還要忘記多久了?
 
毫不猶豫地轉身走出熟悉的森林,心裡的混沌就像被剛才的暴風吹散一空。
 
志乃瞇着眼慢慢適應着森林外刺眼得過份的陽光,彷彿在一片白光中看到臉上帶着恬淡笑容的寧次在凝視着自己。
 
那抹溫暖的笑容如陽光般為空蕩蕩的心胸帶來了一點和暖,志乃感到停擺的時間開始緩慢的拖拉前行,心裡被抽空了的部份,似乎被填補了一點點。
 
志乃看着乾淨得連一只鳥都沒有的天空笑着,笑得和記憶中的寧次一樣的天真。
 
 
 
FIN
 
 
正文部份的最後一回了,接下來就是完補篇>v<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