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填充|長篇|充之二|待|

 
 
 
 
 
雖然有雛田的幫忙,志乃仍然來不及在太陽下山前將受損的植物處理好,唯有趕在太陽下山前把雛田送回日向家。心裡忐忑着會否遇見寧次,而其實志乃也不知道在自己期待甚麼,寧次已經用了整晚的時間來道歉和安慰自己,只是志乃仍然覺得不能原諒,那麼現在再見又有甚麼用?而且寧次還會想在這種時候看見自己嗎?也許已經不想了,也許他也在為了這場衝突正氣上心頭,也許他倆都拉不下面子而已。
 
所以當志乃和雛田在日向家門外跟凱班三人遇上時,志乃仍是一貫的淡漠,只是簡單跟他們打過招呼就轉身離去。當然他有清楚聽到天天怎樣罵寧次笨蛋然後叫他去追,而理所當然的寧次並沒有追上來。
 
獨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志乃心裡一直想着自己和寧次到底是多笨的笨蛋。總是在逞強些甚麼又或是隱瞞些甚麼,明明在乎得很卻又不知道怎樣把僵局打破,很想把心情直接表達出來卻又學不會坦白。
 
明明是寂寞卻又只能裝作毫不在乎,長久以來即使身處八班之中,偶爾志乃還是會感到寂寞。不是牙跟雛田對他不好,甚至乎他們已經對自己太好,就像弟妹一樣的存在着,可是志乃總覺得心裡有着怎樣填都填不滿的空洞。所以當寧次突然跟自己接近然後表白,這一切對志乃來說是充滿衝擊性又無法拒絕誘惑。和寧次在一起很多時候志乃都被寧次殺得措手不及,可是日子慢慢的過去,多次的衝突與磨合讓志乃越來越依賴寧次,那是一種心靈上的需要。
 
志乃又再想起了取根,那個最初與自己為伴的人,也是令志乃第一次感到離別苦的人。
 
「如果你還在就好了,取根……」雖然和寧次見面時還能逞強的表現得滿不在乎,可是捫心自問志乃其實很想大罵寧次一頓,也很想寧次剛才真的追上來,只是志乃無法老實地把自己的感情表達出來。就連雛田都不在身邊,志乃有種莫名其妙的傷感,暗淡的月亮為一片漆黑帶來一絲微光,卻照不亮志乃的心。
 
「我就說你啊都十年了,怎麼還是老樣子?」沉穩的聲音在夜間更加透徹,儘管聲音聽起來是有點陌生,可是當中的親暱卻是熟悉的。
 
「取根……?」有點被嚇倒的志乃轉向聲音的來源,同時寄壞蟲瞬間把隱身黑暗中的人圍堵,可是寄壞蟲並沒有發動後續的攻勢,因為牠們也認出了那是久違了的族人。
 
「油女一族的人是不可能誤認或是冒充的。」男人的身影在樹下漸變清晰,就如十年前一樣,在志乃眼裡,取根仍然是那麼如昔可親可靠。
 
取根離開這些年間,志乃並沒有經常想起他,只是每當寂寞無助時,志乃總會想起有取根相伴的日子。那時候,志乃每天都跟着取根在森林裡亂逛,也會向他抱怨或是分享學校裡的一切。
 
「和你分別的時候,你還是個會撒嬌說不要上學的小孩,現在都快要和我一樣高了。」取根不自覺的摸着下巴,回憶着小時候的往事。
 
「我早就畢業不知多少年了,而且我沒有撒嬌!還有你少一臉猥褻好不好?」感覺被取根當小孩子看待,志乃不忿的反駁。
 
「你現在好嗎?有交到朋友了嗎?」並不在意志乃的賭氣,反正取根從來沒有玩弄志乃的習慣,而且取根知道對志乃玩過火是會出事的。心思太細膩、想法太週全、害怕傷害生命而總是小心翼翼的對待一切,這樣子作為一個蟲使是很大的優勢,可作為人類卻會讓他傷痕累累。
 
「你……該不會一直在監視着我吧?」從來志乃的疑心病就很嚴重的,所以取根在自己跟寧次吵架後突然出現,在志乃眼中看來未免太巧合了。
 
「也不能說是監視,只是剛好前幾天回來油女家做體檢,又剛好看到你那個白目男友所做的一切,所以有點擔心就一直跟着你。」舉起雙手裝作投降,大多數時候取根知道跟志乃坦白比起隱瞞來得輕鬆。
 
雖然加入根的時候,團藏曾經要求取根忘記過去放棄未來,但是取根卻從未離開過油女一族。畢竟取根的狀況比較特殊,所以在生理上需要支援或是尋求協助時,始終需要向最了解他的油女一族求助,而團藏亦只有給予取根特殊待遇,讓他保留跟油女家最低限度的聯繫。
 
「你怎麼回來也不告訴我?而且甚麼鬼體檢?所以你是一直有偷偷回來卻又避開我嗎?」對於取根的回答,志乃生氣了。而生氣歸生氣,志乃舉一反三的能力並沒有降低。
 
「你不也沒發現我回來了嗎?」對於志乃的怒火,取根有點始料不及,「而且我答應了團藏大人只能跟志彌叔叔聯絡,所以不能在你面前現身,對不起。」
 
取根的解釋與道歉讓志乃冷靜下來,而實際上志乃並不想對取根生氣,甚至乎取根的出現其實讓志乃高興都來不及,只是跟寧次之間的怒火,志乃需要一個發洩的出口,取根的一臉無辜讓志乃瞬間由怒氣化為內疚,「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你只是很沮喪吧?」取根一直都很了解志乃,「雖然你已經長大了,但你的心還是和以前一樣的細。」取根了解志乃正如多年來都沒有改變,正如多年前取根很想給志乃一個擁抱,但礙於身體狀況,他永遠只能隔着手套溫柔地撫順着那一頭亂髮。
 
「你不止交了朋友,還交了男朋友呢!真的沒法想像你會和別人交往。」取根忍不住笑了,「可是,油女跟日向,似乎不怎麼合吧?」
 
「豈止不合?簡直是災難。」即使隔着手套,志乃似乎仍能感受到取根手心的溫熱傳遞到他身上,溫暖了的不止被觸摸的地方、還有心。
 
志乃的視線從取根身上轉移到在月下飛舞的蛾,飛蛾彷彿不會累似的一直往月亮方向前進。知道牠終究無法飛到月亮去,這讓志乃為牠感到痛心,「跟那樣的人在一樣就好像飛蛾一樣,怎麼飛也無法飛到月亮去。」
 
「你不是飛蛾,那小子也不是月亮……你們就不過是兩個走在一起的人而已。」取根抬眼看着遠方有點心不在焉,「志乃你知道嗎?兩個人在一起,唯一必需的條件就是你們真心想在一起,其餘的都是廢話。可是在一起以後,並不代表你們往後一帆風順,相反你們會經歷一次又一次的互相傷害,直到找出不互相傷害的距離和方法。」
 
「取根……?」取根的話志乃不全然明白,但是話中的柔軟彷彿訴說着他的個人經歷。
 
「我來見過你的事要保密,不然你會惹禍上身的。」即使無法看清臉容,但是志乃清楚知道取根是如何溫柔的笑着。
 
「你要走了?」想要伸手去拉取根,可是志乃的手硬生生的停住了,志乃一直都記得取根不能和任何生物接觸,但是志乃還是忍不住把手伸了出去。在志乃停下來的同時,取根突然把志乃外衣的衣襟拉好,像包粽子一樣把志乃完整的裹起來,然後緊緊的抱住。
 
「很久沒這樣抱你了,話說你的風衣怎麼進化到這種程度了?」取根確定自己的皮膚沒有碰觸到志乃,而志乃也很配合的靜靜地被抱着,兩人都不敢亂動。
 
臉埋在取根的懷裡,志乃甚麼都沒說,從前和取根玩遊戲的時候,取根偶爾也會用毛毯把他包裹起來抱在懷裡。志乃一直都沒有忘掉這種溫柔,取根也一直記掛着這個纖細的孩子。
 
「接我的人來了。」取根抬頭看着自己剛才隱身的大樹,語氣中除了一貫的溫柔還帶着一絲眷戀,「你也別再鑽牛角尖了,我會擔心的。」
 
離開取根的懷抱,志乃順着他的視線抬頭察看,才發現在自己不察覺的狀況下,早已有人隱身在枝葉之間。只是,昏暗的月光並未讓志乃看清樹上的人的容貌,隱約間志乃只能辨認出對方的一頭金髮。
 
「日向寧次是吧?」隨即取根閃身躍向同伴身邊,取根最後還是沒有忘記這次跟志乃見面的原因,「小情侶爭吵,家長是沒甚麼立場介入,可是如果他做得太過份,我會讓他很忙。」
 
「甚麼家長啊?你不過年長我幾年罷。而且,『讓他很忙』到底是甚麼意思?」被取根最後的話逗到,志乃忍不住要吐糟。看着消失在天際的兩道身影,志乃好像明白了些甚麼,但是又不怎樣確定。恍神了一陣子,志乃心中的一部份陰霾似乎亦被取根帶走了。
 
 
 
「喂,我也想知道,『讓他很忙』是甚麼意思?」陪伴着取根的人同樣一臉疑惑,視線從不由自主地往志乃的方向看了一下,可是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讓他無法看到志乃了。
 
「就好像我怎樣令你忙不過來那樣?」唯一沒有被臉罩蓋住的嘴吧勾起一抹狡猾的微笑,取根回頭看了一下跟在自己身後奔馳着的人,不作觸釋。
 
「油女取根,那我認真的警告你,甚麼都別幹。」取根的答案讓他心情很複雜,複雜到連表情都變得扭曲。
 
「山中風前輩……?那我認真答應你,我只會做一些讓他忙到要去向志乃求饒的事。」放緩了腳下的速度,取根來到風的旁邊牽起他的手。
 
「雖然早就知道你有戀弟情節,只不過沒想到你口中的弟弟,是這類型……」握着的手彷彿用力度訴說着兩人之間深厚的感情。
 
「志乃不是很可愛嗎?」看到風一臉受不了自己的言行,取根就像惡作劇成功了的小孩一樣的洋洋得意。
 
「你的邏輯以至審美標準,我都不太懂……油女家的人果然都是怪怪的。」山中風緊牽着被手套保護着的手,就像當初他倆相見時那樣緊扣在一起。即使再怎樣不懂你也不要緊,既然決定在一起,自然會磨合到一種適合相處的距離,然後就會慢慢學會懂得對方。
 
「喜歡上滿身毒蟲的我,你不是更奇怪嗎?」永遠被那一層手套阻隔着,永遠只能停留在精神戀愛的層面,取根曾經為了自己身體的缺陷而狠狠拒絕過風,甚至乎為了讓風對自己死心而用毒蟲傷害過他。
 
「剛才你說的我都懂,從那個時候開始,你給我的並不止於傷害,還有牽掛。」風當然知道取根剛才跟志乃那番話的意思,畢竟當時他就不知道被取根毒害了多少次。只是,風仍然一心一意的守在這個看上去滿有自信,但骨子裡卻孤單得很的人。對於取根,風從一開始就只有一個想法,就是不再讓他孤單。
 
月光下的二人在黑夜之中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甚麼暗殺組織的成員,也不是甚麼古老家族的祕術傳人,他們只是兩個決定把自己交託到對方手中的普通人而已。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