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填充|長篇|充之三|待|

 
 
 
 
同為祕術傳人,牙總覺得自己和志乃都差太遠,好像和雛田也差很遠……
 
為甚麼犬塚家代代流傳下來都沒有傳承了半點扭曲的性格或是黑暗的歷史?難道就因為狗狗天生就是光明磊落的動物?怎麼辦?好想去安慰一下志乃……
 
「牙、又吃壞肚子嗎?」志乃察覺到牙的不安,卻不知道那全因為自己,雖然大部份時間志乃都能掌握發生在身邊的事情,但是不知道是否和寧次混太久了,偶爾志乃也會有混帳的時候。
 
「我受不了了!」牙終於忍不住爆發,「為甚麼你們都不告訴我?事情都發生多久了?要不是鹿丸今早跟我說,我還不知道你和寧次鬧了那麼大的事出來?」
 
「差不多兩星期左右吧!不告訴你是因為並沒有多大的事,只不過是寧次拆了我家的一部份而已。重點是我也沒告訴鹿丸,他怎麼會知道的?」志乃的雲淡風輕跟牙的反應過敏,看在雛田眼裡都不知如何介入。
 
「那要怎樣才算大事?等他把你揍得抬進醫院嗎?」
 
「寧次哥哥才不會這樣做的……」
 
「他會、他會啊!!雛田你不就被他揍過了嗎?」
 
「都幾年前的事了,你就別提,怎麼說都是雛田的心靈創傷啊!不過寧次確實有嚴重暴力傾向,我都開始有點忘了,謝謝你重新提醒我。」
 
「寧次哥哥不是故意的,而且我沒有心靈創傷。」
 
 「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牙,你需要紙袋嗎?你好像有點換氣過度了。」
 
「我沒有!!」
 
一輪奇妙的對答後,八班三人默契十足的同時沉默了,然後牙跟雛田很合拍的同時過去牽起志乃的手,就像一直以來他們總會在對方需要的時候默默的守着。
 
「啊……那個其實我真的沒甚麼事的。」對於兩個平常像小孩似的伙伴突然而來的安慰,志乃反而覺得有點尷尬。
 
「志乃你不會真的和寧次哥哥分手了吧?」
 
「我是說了要分開一下,但是我不確定寧次會不會還想跟我在一起。」
 
「所以你把寧次甩了?」
 
「請不要拋棄寧次哥哥,這樣哥哥他太可憐了。」
 
「我還沒甩掉他,別把我說成壞人似的。」
 
「還沒有拋棄即是說將會拋棄吧?志乃你的確是壞人了。」
 
「就說我不是,別忘了寧次把我家溫室拆了。」
 
「你自己說那不是大事,不是大事就是小事啊!為了這點小事就把人家甩了,所以志乃你還是壞人!」
 
「牙、你是故意抓我話柄吧?」
 
「志乃你自己當壞人,那麼寧次要揍你,我也不會去救你了。」
 
「寧次哥哥真的沒那麼暴力啊!你們不要誤會他。」
 
看到連雛田都打開話匣子,志乃反過來有點換氣過度的眩暈感覺,看着乾淨得連雲都沒有的天空,志乃慢慢嘆一口氣,就覺得今天的例練習應該練不下去,倒不如早早解散還好。
 
「你們等下還有事嗎?」志乃回頭過來,看到牙跟雛田已經把話題轉換到赤丸換毛的問題上,「要去圖書館嗎?」
 
「對不起,今天下午我們都要跟父親大人修練。」雛田內疚地低頭絞着手指。
 
 
 
八班的日常很日常,只要守着特定的地點就能把他們生擒,所以很自然的八班又在日向宗家遇上準備參與修練的寧次。
 
 
 
寧次從前有那麼熱衷於參與宗家的練習嗎?
牙挺確定的、沒有。
 
雖然偶爾會和雛田做做特訓,可是始終程度有差,寧次更多的時間會跟自己班練習。
 
牙沒有想像中笨,要捕捉志乃的動向難度的確很高,但是要捕捉八班的行蹤就容易得太多了,至少日向宗家就是一個熱門地點。目無表情的跟在場每一位日向請安和道別,牙用了不足十秒的時間就頭也不回的走出去,有些意外的寧次竟然會追出來。
 
「志乃沒和你們在一起?」
 
「他去圖書館所以沒過來。」牙打量着寧次,心裡滿是不爽,「真的想見他就去找他啊,你以為志乃一定要把雛田當作掛號郵件送到日向家,還要找人簽收嗎?」
 
「你以為我不想找他嗎?他到底想怎樣、氣生完了沒、心裡想甚麼我全都不知道,你要我怎樣找他?」對於牙的不友善,寧次心裡有點不是味兒,牙比自己了解志乃是事實,但是寧次又不是故意不去了解志乃,只是這種事情沒想像中容易,「說出來我自己都覺得糕透了。」
 
「的確很糟糕啊!日向寧次你不止是暴力狂,還是個人渣。」寧次的話讓牙生氣了,不等寧次多說甚麼,牙就撇頭離去。
 
「你們班怎麼都這樣?」寧次不知道自己那句話惹到牙,小步追了一下想要問清楚。
 
「你這混蛋別跟着我!」牙忍不住回頭向寧次舉起中指,「你的腦袋是被寄壞蟲吃光了嗎?還是被西瓜病毒傳染了然後腦漿都變成西瓜汁了?」
 
躲在一旁看着牙臭罵寧次一頓然後又不讓他反駁就跑開,雛田覺得寧次真的蠻悲慘。可是雛田卻忍不住認同牙的說法,寧次對志乃也真的有夠白目。
 
不過想到自己也苦戀鳴人多時卻連半點心意都沒法傳達,又不知道長年在外的鳴人到底有多少改變,想到種種不安定的變數,雛田自己都心寒得甚麼都不敢想。
 
 
 
所以,牙決定的去圖書館遊說志乃和寧次分手。
 
 
 
「分不分手,並不在乎兩人之間到底愛不愛,」天天的雙截棍剛好敲中小李的頭同時把話說完,「而是還想不想堅持。」
 
看着因為分心而中招的小李抱着頭躺在地上打滾,寧次的表情比起吃了超辣咖哩飯還要難看。為甚麼頭沒裂開呢?裂開會看到西瓜肉嗎?
 
寧次跟天天小李的訓練也很日常,不外乎就是三人互毆罷。圍堵志乃的行動幾日下來都不太順利,寧次很果斷的還是回去跟自己的伙伴練習,只是看到小李因為慣性而被天天打倒後,寧次心裡的感覺得複雜。所謂朋友以上戀人未滿,說穿了就是浪費時間和互相折磨,就好像天天對小李那樣。
 
「怎麼你的說法好像我和他的關係只是苟延殘喘?」寧次的視綫不由自主的跟着天天的動作打轉。看着她收起武器然後察看小李的傷勢,接着溫柔地給小李擦外傷藥。
 
「每段關都是建立於感情之上……或是一些東西,我們可以在關係裡各取所需,直到我們能得到的抵消不了因為關係所產生的痛苦,那就該放手。」天天有些壞心眼的按了小李受傷的前額一下,聽到小李的慘叫聲,天天笑得比孩子更天真無邪。
 
「謝謝你……的解說,天天。」寧次撇過頭不忍心去看小李,寧次無法理解平常總是笑臉迎人的女孩,竟然感情觀比他來得更彆扭。
 
其實寧次早就習慣長時間和志乃分開,想想看志乃經常要跟家裡出一些特殊任務,每次還要神經兮兮的保密進行,所以交往這段期間其實分開的時間比相聚還要長。可是寧次卻很喜歡那種分別的感覺,因為分別了才可以期待每一次的重逢。每次志乃任務回來,總會第一時間遣使寄壞蟲來見自己,即使甚麼訊息都不帶來,但只要知道他回家就好,寧次就會有種安心的喜悅。
 
明明知道志乃就在村子裡卻又不能相見,這和等待志乃從任務中歸來是完全兩回事。
 
不是不能忍受分開的孤單,只是因為害怕輕舉妄動會進一步刺激到志乃,這一點讓寧次的心不能安靜下來。而且更可怕的是,寧次不知道志乃會不會真的就這樣把自己推回去普通朋友的位置上,寧次知道志乃絕對做得出這種冷血的決定,對於自己這樣了解志乃,寧次倒是不怎樣高興。
 
好吧!如果真的要和志乃變回普通朋友,那就去把他綁架藏起來。
 
一瞬間幾十個念頭湧上,要怎樣才能制服志乃,又要把他帶到甚麼地方藏起來,還要防止志乃逃走或是求救等等。該不會真的要把他製成昆蟲標本吧?不然以志乃的能力,即使能短時間制服他,也不可能阻止他逃走或是搬救兵。
 
然後伴隨着天天的尖叫聲,寧次回過神來的時候,來勢洶洶的手裡劍已經在自己眼前半寸的地方。
 
 
 
接着,寧次眼前染成一片血紅。
 
 
 
從認識寧次以來,志乃都不知道自己說過多少次要把寧次的眼睛挖出來,可是看到寧次滿臉鮮血的被小李背進來的時候,他只能呆在當場甚麼都反應不過來。再加上小李亂喊着『寧次要瞎了』,然後跟在後面的天天像發了瘋的說着非地球語言的時候,志乃真的相信油女家的祖靈終於聽到他的祈禱而幫他實現願望了。
 
好吧、油女家的詛咒的確名不虛傳,以後還是不要隨便許願了。可是看到一臉痛苦的寧次,志乃並沒有想像中的痛快,反而更多的是擔心和內疚。
 
在體術加強週其間,主要在林間修練的八班改為留在日向家修行,可是才進行了一半就被凱班三人所引起的騷亂而中止了。
 
志乃不確定眼睛緊閉的寧次有沒有察覺到自己的存在,這種想法讓志乃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又不是情竇初開的少女,怎麼會有這種多愁善感的想法?
 
而牙突然而來的拉扯,確實讓志乃咬到舌頭了。
 
還未來得切反應,牙就扯着志乃跟着小李和天天衝進日向醫療室,理所當然的他們四個人同時被日向家的醫師趕了出來,只能在門外乾等。慢一步來到的雛田向護衛點點頭,就這樣趕緊進去察看寧次的狀況。
 
大概就像所有古老祕族一樣,身體的祕密不能隨意向外人展示,說起來日向和油女,的確有着相似的地方。可是想到這一點,志乃不由得臉紅耳赤,因為他的身體已經有不少祕密已經向寧次展示了。
 
「日向寧次你這混蛋……」志乃口中唸唸有詞的,亂作一團的天天和小李並沒有注意到,只是跟着起哄的牙由始至終都看着志乃,當然也有看到他那讓人猜不透的尷尬表情。
 
「這種時候就別再罵他了。」用力推了志乃一下,牙總是很懂得察看志乃的神色。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