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填充|長篇|充之六|待|

 


 
 
 
志彌的行動令志乃覺得他知道了溫室被毀的真相,這樣令志乃有了自暴自棄的打算,不如學寧次那樣甚麼都自己招了算了。而當志彌隨便的坐在還未搬走的建材上嘆氣時,志乃漸漸的被罪惡感壓迫得忍不住想要打破這種沉默。
 
「爸?」志乃試探的低聲叫喚了一下。
 
抬頭打量了志乃一下,志彌緩緩的把視線從志乃身上轉移到角落的樹苗上,沉默沒有持續太久,志彌抽一口氣開口並不是責難也不是質問,而是一種感嘆,「從小你就很懂事也很獨立,一直以來都沒甚麼地方能讓我幫得上忙。」志彌的態度溫柔得讓志乃出現錯覺,雖然志彌一直以來都是個稱職的父親,但是他從來都不是走溫柔路線的,所以現在這樣子讓志乃很不習慣。
 
「爸,不如直接進入核心好嗎?你是想罵還是想審問?」志乃受不了志彌語氣中散發的擔憂。
 
「我應該為了這件事指責你嗎?」志彌似乎想到很久以前的事而失神了好一陣子。
 
一直以來油女家都是以品行端正見稱,跟其他族人相比起來,志乃更是端正得不像人類。長久以來志彌記得唯一一次懲罰過志乃的事,就是取根離開後第二天,志乃逃學想去找取根。當然志乃沒走得很遠就被村裡的大人發現帶回學校去,被抓住自然免不了受到伊魯卡的懲罰,回到家裡再被志彌家法侍候。
 
自從那次,志乃的服從性就越來越強,但是人也越來越沉默。
 
對志乃來說,做錯事被懲罰是非常羞恥的事情,他不是鳴人那種神經大條又能隨意打破規的人,所以志乃討厭的不是懲罰了自己的父親或是老師,他討厭的是犯錯的自己。被懲罰過一次就夠了,志乃一直這樣告誡自己。所以當他察覺到自己對『那個討厭的日向寧次』懷着超乎常理的感情的時候,志乃很長時間有着犯了錯的感覺。志乃無法理直氣壯的告訴自己這是正確的事情,可是他也不想承認對寧次的一份感情是錯誤的,所以志乃才會在這段關係中飄忽不定。
 
「你跟寧次交往的確讓我很震驚,剛才日足派人把我叫過去,說你在日向家出了很嚴重的事,本來以為最壞的狀況是你讓雛田懷孕了,現在的結果似乎和我推測的差太遠了。」
 
志彌的話讓志乃震驚得差點把舌頭咬斷,他都不知道自己在父親心中原來是這種形象,更正確的是志乃並不知道志彌到底在想甚麼。
 
可是想想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和寧次相處下來其實志乃清楚知道經歷着青春期的男性實質上與發情期的野貓無誤,所以父親會有這一層想法是合理的。只不過油女一族的身心構造都異於常人,甚至乎志乃知道自己和其他油女族人也有着一定程度的差異,所以志乃多少有點抱怨父親會這樣誤會他。
 
不過,現在兩家的長子搞在一起,似乎也沒有比起讓女孩懷孕這種狀況好得了多少。
 
「其實想想看,你和寧次都不會懷孕,似乎又不算太壞。」無視了志乃隱隱透出的不滿情緒,志彌認真的思考着,卻不知道志乃為了他另一番言論有了想死的感覺。
 
看到志乃臉紅耳赤的低着頭說不出半句話,志彌也不是故意玩弄自己的兒子。只是長久以來,志乃從來都不曾對特定某個人展現過份的感情,所以志彌忍不住想試一下他的反應,「雖然你和寧次交往讓我很震驚,但是我也有點安心了。」
 
「甚麼?」志乃不解的看着志彌,沒想到父親不單止沒有責罵,甚至乎還好像放下了心事似的微笑了。
 
「一直以來,你的懂事和服從,讓你看起來很寂寞。」志彌招招手讓志乃跟他一起坐在建材上,像朋友一般並肩坐着,「如果跟寧次交往能令你不再孤單,我願意接受。」
 
「所以,老爸你對這事情……沒意見?」志乃對父親的態度有點始料不及,至少總會潑一下冷水吧?
 
「我是對你所做的決定沒意見,至於日向家……我對他們的意見比起住在我們體內的寄壞蟲還要多。」志彌說着揉了揉志乃的一頭亂髮,想到志乃從來最像他的,就數這一頭怎樣整理都整不好的短髮,志彌忍不住牽動了嘴角。
 
志彌的表情讓志乃看得出神,因為志彌摸着自己的頭的樣子,就像當時母親的葬禮上的表情一樣。志乃的記憶力從來都很好,就連一般人都無法記住的幼年生活都能詳細記住,那時候取根還未過來寄宿,家裡只有父親母親以及志乃的小日子。因為年紀太小的關係,母親的過去並沒有讓志乃哭太久,因為他連死亡是甚麼都不懂得,只是志乃還是知道要好好抓住父親,不能讓他像母親那樣一去不回。把母親埋葬過後,志乃清楚記得父親笑着跟自己說,父子倆都要一起好好的生活。
 
也許,正因為肩負着兩份的愛,所以志彌才會對志乃有着莫大的包容。
 
 
 
相比起來,寧次就可憐得多了。
 
 
 
「看起來比較可憐的人,不代表他真的比較值得同情。」佐井仍然是掛着一副虛偽的笑容說着無情的見解。
 
「那你覺得到底誰才是比較值得同情那個?」小櫻明白佐井並不是如表面的無情,他只是很冷靜而已。
 
「兩個都不值得同情。」收起假笑,佐井蒼白的臉看起來異常的認真,「兩個人在一起就是你情我願,你情我願的事就和旁人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別人隨便說說或是做些甚麼就能被拆散,關係那麼脆弱那倒不如散了還好。」
 
「這是誰教你的?」佐井對感情的看法讓小櫻有點始料不及,明明不久前他就連跟人類正常地相處都不懂,竟然現在會說出那麼老練的話。
 
「是大和老師教我的。」佐井的平淡看在小櫻眼裡有種莫名的天真,「不過我不太明白老師的意思。」
 
「那個不良教師……」小櫻碎碎唸的托着頭,一臉嫌惡的看着窗外並沒有回應佐井。她隱約察覺到大和跟佐井之間的暗湧,只是她也明白感情事就如大和跟佐井說的一樣,只是你情我願而已。所以如果佐井願意,不管大和動機再不單純也好,她也不能干涉些甚麼。
 
「你們啊、在討論甚麼糟糕的感情問題啊?」稍晚到來的井野一行人似乎聽到了兩人之間的某些對話,卻又不全聽到。
 
「嘿,能夠拿來討論的,當然是當事人不在啊!」小櫻輕輕把井野的提問帶過。
 
看到八班和三班別說代表了,就連狗毛鳥毛都沒一條出席,井野忍不住抱怨,「那兩個傢伙還在冷戰嗎?他們冷戰有必要把整個班都拖下水嗎?」
 
「根據我的情報來源指出,他們的冷戰早就結束了,事實上是戰事提升到兩人的家長之間。」佐井說出今天第二次讓小櫻大吃一驚的話。
 
「你的情報來源……是?」本來對世上萬事萬物都雲淡風輕的鹿丸,似乎被『佐井得到寧次和志乃的情報』這件事挑起了興趣。
 
「這個我不能說。」
 
「啊、那我知道了。」
 
「你有覺得他們的對話很討厭嗎?」看到鹿丸似乎一瞬間明白世上一切謎題的模樣,井野莫名的生氣起來,再看到因為沒興趣加入話題而自動進入暴食狀態的丁次,她就更氣了。
 
「啊我想說,其實我也知道佐井的情報來況了。」小櫻得意洋洋的挑眉看着井野,貌似井野就是桌上唯一的笨蛋似的,「佐井不能說的就只有根吧!」
 
想到佐井的直白,的確他是沒有甚麼不能說的祕密,唯一他要保密的就只有根的一切。
 
「你們那個邪教組織口還真密。」比鹿丸等人慢一步到達,志乃才進來就聽到話題在寧次和自己身上就忍不住回敬了佐井一句。
 
「相比起來,油女家不是更像邪教組織嗎?」想要反駁些甚麼,但是想到自己不能把組織狀況洩漏出去,所以變成了和取根前輩的對話也要守密。
 
「我們只是比較神秘而已。」八班三人陸續入座後,志乃很微妙地和佐井有着共同話題,讓整個場面變得異常詭譎。
 
對於新加入的佐井,眾人並沒有太強烈的不適應或是排拆,相反比起回來後總是在村裡四處跑的鳴人,佐井卻是更經常跟着小櫻參與聚會。雖然他們都明白到佐井可能只是為了收集情報,但是對相對來說,佐井也可以成為情報的來源。
 
「所以佐井說的家長問題是甚麼?」井野心裡既不忿又好奇的纏上志乃。
 
「我不想說。」目無表情的一口回絕。
 
難得別人對自己的事有興趣,但是在這個話題上志乃可是一點風聲都不想透露出來,志乃乾脆俐落的時候就連牙跟雛田也無法讓他說話。
 
「其實就是日足大人把寧次關起來啦!怎麼志乃你可以全身而退啊?太不公平了!!」最後到來的凱班二人才進來包廂,天天就大呼小叫起來。
 
「因為我爸很愛我?」志乃其實也很疑惑為何自己能夠全身而退,即使父親不怎麼樣,但是日向日足也不找他麻煩似乎就太和善了吧?!而且族內似乎甚麼風聲都沒傳出來,所以志乃大概知道,父親在整個事件當中替他處理了不少麻煩事。
 
「因為父親大人不想事情鬧大。」雛田小聲的解釋。
 
「啊、對啊!不然你看除了我們兩班的人外,還有誰知道那天的事啊?」牙受不了雛田的慢速,所以搶着補答,「不過志乃拜託我們別說出來,所以我們才幫忙保密。」
 
「所以,現在是能夠說了嗎?」抓不住節奏的小李一臉不懂的問天天。
 
眾人沉默了好一陣子,然後視線一同轉往挑起話題的佐井身上,雛田和天天忍不住發出驚呼,志乃慢了半拍的看着把事情都爆出來的牙,掩着臉快要崩潰似的說不出半句話。
 
「唉、反正都說了,就把話說完吧!」好奇心極重的井野纏上了天天和雛田,「反正你們不把話說完,鹿丸還是會全都猜出來,不是嗎?寧次到底怎樣了?被神隱了嗎?」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