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填充|長篇|充之七|待|

 

 

 

 

 
 
實際上寧次沒有神隱,但實際的狀況也沒比神隱好太多。
 
自從那天志乃被帶回去後,日足不理阿凱的反對直接讓寧次請了長假留在家裡。說好聽就是放假,實際上就是軟禁。被困在家裡這些日子,除了沒日沒夜的修行外,就只剩吃飯上廁所和睡覺。三班的隊友即使想要跟寧次見面,也要有日向家的人在場的情況下才能會面,這讓寧次覺得自己其實是甚麼極級重犯。
 
利用日向家的力量,寧次一直在放長假也沒有人能說些甚麼,可是就連日足也沒有打算跟寧次說些甚麼。連日來日足都只是遠遠看着寧次沒日沒夜的修行,卻無法理清到底該要跟寧次從何說起。
 
從來日足就不是個稱職的父親,對兩個女兒是這樣,就更別說對寧次了。而當他驚覺到自己該要為三個孩子打點些甚麼、規劃些甚麼,充當一個好父親的時候,卻發現三個孩子都已經不需要他了。
 
雛田心中有了不顧一切都要追隨的人,花火也有了能讓她努力一輩子的人生目標,寧次更是選擇了走出去,決心不再被咒印或是日向家左右自己的人生。雖然兩個女兒決定的道路都不容易,但是在日足眼裡看來都是條正直的道路。唯有寧次,日足一直都想為寧次安排一條最好的道路,想要扶植他成為日向甚至乎是木葉的偉大人物。對日足來說,他虧欠了日差的一切只能還給寧次,所以日足總是計劃着把最好的一切都給寧次。
 
想起來其實日足欠日差的可能不止一條人命,還有一份感情。
 
一份他與他以及那個老是戴着墨鏡的後輩的感情。
 
日足無法把命還給日差、而他也沒有勇氣面對兄弟二人與油女志彌之間的糾纏,結果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一切補償給寧次。只是在日向家與木葉的腐朽制度下,日足從來都沒有辦法拯救寧次的心,而且更多次成為加害者之一。
 
不管是咒印還是軟禁,日向日足從來都只是希望寧次能按照他的期望去行動,只有這樣他才能為寧次安排一條平坦的大道。日足一直說服自己這樣只是為寧次好,明明只會造成傷害卻又不願放手讓寧次自由,日足不敢承認自己只是把日差和寧次重疊了,害怕寧次會像日差那樣的殞落。
 
 
 
也許就是因為失去過一次,所以日足害怕再次失去。
 
 
 
「父親大人,其實你只是想讓寧次哥哥快樂,這個本意不是很簡單嗎?」
 
「雛田,你為甚麼還沒有出去?」
 
日足沒有看雛田一眼,仍然維持着坐禪的姿勢,對於日足的冷淡雛田心裡是非常害怕,只是她仍然待着,維持剛才奉茶時的下跪姿勢,保持冷靜的把話繼續說下去,「因為父親大人看起來很苦惱,而寧次哥哥也一樣。」
 
「你要來為寧次說話?還是為了油女志乃?」日足沒有把雛田趕出去,因為雛田說出了他的心事,而其實他也明白寧次的痛苦。
 
「我是擔心父親大人,所以才想和父親說說話,而且寧次哥哥也是同樣的擔心着父親大人。」雛田緩緩的道出,等待日足的反應。可是等了很久,她只等到一聲嘆息,這樣子她更肯定父親並不如大家想像中那樣為了志乃而暴怒着。
 
「你是想說,如果寧次想離去,日向家的守備是無法留住他,是吧?」日足終於正眼看看雛田,這個柔軟卻堅強的女兒,「而且我不可能對寧次使用咒印,怎樣都不能。」
 
他們都知道寧次其實不忍心讓日向家任何人難受,所以才會按照日足的命令待在家裡,如果寧次堅決要走出去,日向家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留住他。
 
「父親大人,你可以不相信志乃,但是你可以相信寧次哥哥,不是嗎?」雛田的微笑就施了魔法一樣,看在日足眼裡有種說不出的說服力,「不管發生甚麼事,寧次哥哥永遠都會在我們身邊。」
 
也許日足只是希望有人告訴他可以無條件地相信寧次的決定,相信即使讓寧次自由,他仍然會是日向家的一員。從來日足知都知道寧次過去失去了很多,失去的份量幾乎足以讓寧次和日向斷絕關係,所以日足才會希望給予寧次更多,希望能用上一切他能給予的來留住寧次。但是從來日足都不願面對現實,要留住寧次並不是給予他甚麼光明的前程,而是自由。
 
 
 
雛田的話像魔法一般的把念頭注入日足的腦海裡,說服着日足可以更加的信任孩子們。
 
 
 
所以當寧次看到小李跑來說找自己出去修練的時候,他還以為只是小李為了來劫獄而想出來的爛計劃,只是凱老師也跟在後頭出現了,寧次就確定即使是爛計劃,應該還是會成功。
 
「天天,沒想到你會陪他們劫獄。」寧次一臉認真的看着自己的隊友,「沒想到我不在的日子,你也變成了熱血笨蛋。」
 
「寧次,這些日子你強化了的就只有耍白目的功夫嗎?」天天一臉鄙視的打量着寧次,「日足大人主動替你消假了,他放過你了。」
 
「志乃呢?」對於自己重獲自由寧次當然是高興都來不及了,只是轉念間又覺得沒那麼簡單。自己在被困這陣子完全跟外界斷了聯絡,雛田又被限制了不能把志乃的情況告訴他,這讓寧次非常擔心,擔心志乃早已經被綁架了或是暗殺了。所以不等天天回答他的問題,寧次就直往油女家狂奔過去,也不理會自己的隊友在背後大聲呼喊。
 
「咦……八班都出任務了,他這樣跑過去不就找不着人嗎?」看着寧次勇往直前的背影,天天心裡既羨慕又妒忌,怎麼三人之中只有寧次的感情路走得最順?
 
「還是找得着人的,志彌先生還在家嘛!今早我在火影大人那裡見過他!」小李一臉單純的同樣看着寧次的背影,就覺得非常熱血。
 
「你真的覺像寧次這樣的傢伙,能應付得了岳父見兒婿這種戲碼嗎?」牽動着嘴角,天天壞心眼的笑出來。
 
 
 
寧次如果能應付得了油女志彌,那麼他就不是日向寧次了。
 
 
 
「所以日足終於良心發現了,放你出來嗎?」面對着突然闖進來的人,志彌開始覺得油女家應該加強保安。只是闖進來的人是寧次,大概志乃早就把寧次加入到安全名單中,所以寄壞蟲才沒有對寧次發動攻擊。
 
看到寧次在自己面前坐站不安,志彌覺得挺有趣的。其實志彌本來對寧次的印象是很不錯的,實力強橫又有膽量,雖然有時候行動過於魯莽,但是想想看他是阿凱的學生,這種程度已經算是很冷靜了。
 
雖然對寧次本來沒甚麼壞印象,只是一想到志乃竟然隱瞞着自己和他在一起,志彌就心有不甘。不為甚麼,就是不甘心和自己相依為命的兒子,就這樣把感情投放在另一個人身上。
 
「志彌伯父,我……」一頭熱的衝過來油女家,才知道八班出了任務,想要默默的退場卻被油女志彌堵住了。寧次這才想,剛剛日足大人才放生自己,不到幾分鐘又被另一個長輩抓住了,寧次就知道自己這輩子沒甚麼長輩緣。
 
「別急着走,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例如,你們發生關係了沒?」志彌一臉平淡的讓寧次更覺驚嚇,彷彿志彌的弦外之音就像說,你要是不好好回答我的審問,就讓你去當蟲子的食糧。
 
看到寧次臉色比平常更蒼白,志彌牽動着嘴解掩飾不了好心情,「剛才只是嚇唬你而已,不用說也知道你們發展到甚麼地部了。」
 
志彌的話一次比一次震撼,寧次雖然很想問志彌,甚麼叫做『不用說也知道你們發展到甚麼地部了』?明明聽起來就很像虛張聲勢,可是寧次又忍不住懷疑志彌真的知道些甚麼了。雖然他們只是發展到用手的地部,可是要是被家長們知道也跟夠他倆好受了。
 
「我和志乃……呃,如果我亂說話就死定了。」寧次忍不住按住額頭,這種單槍匹馬見岳父的戲碼,比起咒印發動還叫人難受。當然不能惹志乃生氣,可是志彌伯父同樣惹不得,「他總是說要把我的眼睛挖出來又或是讓我去當寄壞蟲的飼料。」
 
看到寧次滿臉委屈的模樣,志彌本來不好的情緒一掃而空,其實說不好也沒有多不好,只是一時間無法接受這個憑空冒出來的兒子的男友。
 
「其實志乃偶爾脾氣挺大的,不過小紅總是說志乃既冷靜又沉着,我也不好意思洩他的底。」一瞬間彷彿跟寧次連上線似的,志彌忍不住對寧次的話表示認同。
 
所以當志乃回家看到眼前的景象,還以為自己不知道甚麼時候中了幻術或者是喝醉了,為甚麼老爸會跟寧次看來非常友好的喝茶聊天?
 
掃了兩人一眼,一個雲淡風輕一個滿臉期待,志乃不用想也知道寧次正在想甚麼,以為自己會被嚇一跳嗎?還是以為他會吐糟?為了不讓寧次得逞,即使真的被嚇倒的志乃只是再掃了兩人一眼,就默默的轉身走向大門準備離開。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