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填充|長篇|充之八|待|

 
 
 
 
 
 
 
「油女志乃你給我回來!」沉不住氣的寧次咆哮着的同時撲上去制服了無視自己的志乃,毫不留情的把志乃按在地上後就開始發飆,「我被軟禁這段日子你過得可好啊?剛才伯父都告訴我了,結果我就自己一個傷春悲秋的想念你,你就在外面逍遙自在!」
 
「你看現在的狀況,你不在的時候我還不去逍遙自在,你自由了我還能逍遙自在嗎?」臉被壓迫在地上的志乃話說得有點不清楚,但是寧次並沒有打算放開他。
 
「的確是不能,你想擺脫我?沒那麼容易!」寧次本來用某種手法把志乃扣在地上,但在說話的同時他已經把志乃拉起來抱住,用力得志乃都感到胸口發痛。
 
寧次失去理智的狀況看在志乃眼裡挺滑稽的,但是想到自己當着老爸面前這樣被制服,似乎也沒有甚麼值得驕傲,視線與父親對上的時候,志乃尷尬得生硬地別過頭想要推開寧次,可是寧次怎樣都不妥協的越抱越緊,志乃只好小聲在寧次耳邊說,「我爸在看。」
 
「你們不要再把家裡甚麼地方拆掉就好。」志彌一口喝下杯裡已經涼掉的茶順便把茶杯收拾掉,若無其事的繞過仍然在地上糾纏着的兩人,就像他們之間沒甚麼大不了似的離開客廳。
 
「你和我爸發生甚麼事?」志乃拍了寧次的背一下示意他放開。
 
「沒事。」意會了志乃的意思,但是寧次仍然沒有放開手,反而更用力抱住。
 
「其實我有派寄壞蟲去看過你,但是怕你會做傻事,所以沒讓牠們現身。」擔心寧次以為自己真的毫不在乎,志乃還是忍不住說出來。
 
「嗯。」寧次隨意的回應着,志乃隱約察覺到寧次的語氣中的脆弱。
 
志乃沒多說甚麼,只是手輕輕拍着寧次的背,就像安慰孩子一般的把心意傳遞給寧次。寧次不是那種擅長隱瞞心事的人,只是一直以來寧次每每需要安慰的時候,即使再多的人看着他如何受創,始終沒有人願意為他提供那一分一毫的慰藉。所以寧次從多次的傷害中,慢慢學會用冷漠和傲氣來保護自己甚至去傷害別人。
 
跟寧次在一起,志乃學會了安撫那顆被荊棘纏繞着的心,即使本來不算擅長,但是志乃總算慢慢學會了。志乃不知道那算不算是愛,他只是希望纏在寧次心上那傷人傷己的荊棘終有一天可以除掉,即使在過程中自己同樣會被刺傷,但是志乃仍然決定親手替寧次把荊棘解下來。
 
說恨很容易,人們都能輕率的說出來,但是愛就困難得多,寧次擅長以冷漠和嘲諷去保護自己,但是要把愛說出來,他倆都沒有這份勇氣。但是當恨被除去後,赤裸裸展現出來的就是愛,他們再不想談論也好,始終還是要面對。
 
 
 
「愛這種事不用多說甚麼,直接做就好了。」鹿丸一臉無趣但語出驚人。
 
 
 
自覺中箭了的人紛紛向鹿丸報以怨恨的目光,鳴人裝傻扮瘋的視線亂飄,牙則在桌下用力地偷捏了鹿丸的大腿一下。從志乃滿臉通紅來看,鹿丸倒是確定志乃的目光絕對不友善,可是那副像護目鏡似的墨鏡,讓志乃所有的眼神攻擊都化為無效。倒是寧次那雙眼睛瞪人的時候,攻擊力還真是有加倍的效果。
 
來到聚會的尾聲,不知道是誰先挑起戀愛的問題,想想看十二個年青人沒幾個真的找到交往對象,當然發表意見的發表意見,發表謬論的發表謬論。不論是戀愛還是做愛的是眾人之冠的鹿丸,自然有一番十足中年大叔的見解。
 
「那麼,愛是該怎麼做呢?」沒有尷尬也沒有怒目相向,佐井淡漠的直視着鹿丸,消化了鹿丸的言論後佐井還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所以他很認真的期待着一個量化的答案。
 
佐井的不協調讓全場女生也很不協調的把口裡的東西噴了出來,即使忍住沒噴的雛田,也避免不了被嗆到。而佐井來這招,就連鹿丸都差點驚嚇得要把筷子吞下肚,可是他就是鹿丸嘛,這種事還是難不倒他,鹿丸很快就冷靜下來反問,「你有了做愛的對象嗎?」
 
「有,那麼愛要怎樣做?」佐井把鹿丸的反問當作是非題來回答,然後繼續追問想要知道的事情。
 
這種詭譎的對話奇特地在一遍狼藉的烤肉桌上展開,本來就晚熟又不擅與人相處的志乃早已被佐井和鹿丸的超開展對話轟炸得意識不明了,所以他趁着還未被直接攻擊之前,當機立斷的站起來口裡碎碎念着沒人聽懂的語言默默離開。
 
「喂、志乃!你去哪?」坐在旁邊的牙發現志乃想要逃走,牙當然不會放過他。
 
「去約會。」趁志乃還未反應過來之前,寧次也跟着站起來抓住志乃就離開了烤肉店,不讓其他人有機會追問些甚麼。
 
佐井和鹿丸似乎真的展開了『如何做愛』的話題,其他人因為覺得這種對話的程度太高而無法加入,只好把話題轉移到離開了的二人。
 
「他們到底是去約會還是去做愛?」莫名奇妙的和鹿丸有着相似的頻率,井野托着腮瞇眼說着。
 
「想要把志乃弄上床,沒那麼容易的。」牙一口氣把剩下的茶喝掉,意味深長的說。
 
「所以你已經把志乃弄上床?還是志乃把你弄上床了?」鳴人難得抓得住牙的意思,驚訝的喊出來。
 
「混蛋你別亂說!!」生氣的想要翻桌,卻被還在吃的丁次以眼神制止了,牙也只能氣得亂叫。
 
「這種惱羞成怒的反應有兩個可能性,一,牙想把志乃弄上床,可是失敗了;二,志乃把牙弄上床,成功了。」佐井和鹿丸那邊的話題不知甚麼時候完結了,佐井亦從牙的言談中得出讓牙想死的結論。
 
「這話要是讓寧次聽了,八班三個家族應該會很忙了。」天天學着井野那樣托着頭,因為吃得太飽而昏昏欲睡的看着窗外的藍天自言自語的發呆着。
 
 
 
志乃會逃避這種話題主要原因是害怕,畢竟跟寧次正式在一起快要一年有多,但其實他們還沒有真正的發生過關係。雖然好幾次差點擦槍走火,但實實在在的把自己交到對方手上,對志乃來說一點都不容易,在這個立場上來說志乃有着莫名其妙的內疚感。
 
畢竟以人類的立場來說,在交往的過程中實在有太多的點可以發展到滾床單的那一步,偏偏每次要到那一步的時候志乃總會很有意識的終止一切。對油女家的子孫來說就算了,但是寧次畢竟是正常人類,一次又一次的強迫他遷就自己,志乃其實也不喜歡這樣。
 
志乃自然的把視綫投向走在前方的寧次,離開烤肉店後寧次早就放開了志乃,腦袋有點放空的志乃不確定為何還跟着寧走,默默的跟在寧次身後漸漸的遠離了熱鬧的人煙。
 
肉體關係這種事情對來說寧次其實沒有想像中神祕,這一點寧次有刻意隱瞞着志乃。日向家從來就非常看重血脈延續這檔事情,所以寧次從小就有被教導關於繁衍後代的一切。寧次不敢跟志乃坦白其實他們日向家的男性,剛踏進青春期就已經有被指導關於房事的一切,雖然他知道志乃多少還是會知道一些,可是能隱瞞多少就多少,畢竟這是日向家的傳統而且寧次還是有生理需要,可是跟別人發生關係,對兩人來說終究是種背叛亦是一種壓力。
 
可是,繁衍後代、身心交流、又或生理需求,說起來好像是不一樣的事情,但實際上卻不過就是造愛罷了。再怎麼智障也知道跟志乃是不可能生育後代,但是寧次每次生理有需要的時候總是會想到志乃,然後生理需要就會擴張至必需發洩的欲望。即使和女人做也好,寧次腦海裡幻想的仍然是志乃。
 
想到好幾次和志乃擦槍走火的情況,每一次都是志乃臨危勒馬的終止一切,寧次其實明白到一件事,和志乃發展下去還真是比走鋼索還要危險。
 
漸漸後森林深處走,兩人終於在河邊停下來,放鬆了心情的寧次隨意的坐在草地上,回頭招招手示意志乃坐一下。兩個人默默的看着河水流動着,彷彿那延綿又重複的景象有着無限的吸引力。撇除吵架的時候,寧次早已習慣了跟志乃相處時要保持安靜,而寧次知道對志乃來說,單調不變的事物最能讓他安心。
 
「你不用在意他們說的事。」看着志乃抱膝的坐姿好一陣子,寧次突然起來跪在志乃身後,胸膛貼上了志乃的背,一手把志乃的肩膀摟住,另一只手輕輕的揉着志乃的頭髮,「你本身就不能算是正常人類,所以用不着硬要和正常人類相比。」
 
「怎麼你好像在說我是甚麼異常物種又或是外星人似的?」對於寧次突然而來的安慰,志乃反射性地退縮了。稍為把頭垂下讓自己的嘴巴收在衣領後,聲音聽起來就像隱隱的帶點憂鬱,整個肢體語言都告訴着寧次,他正在處於自我保護的狀態。
 
「你是異常物種,我就是外星人,這樣不是可好的嗎?」雙手環抱着志乃的肩膊,下巴枕在志乃的頭頂磨蹭了一下,寧次忍不住想,志乃溫馴的時候其實真的挺可愛的。
 
相比起人類或是其他動物,昆蟲的繁衍似乎缺少了對性的渴求,它們繁殖的目的通常是為了讓族群強大和延續,而很多時候成蟲的生命會隨着繁殖而終結。終身與昆蟲為伴的油女族人,自然是嚴重地受到這種特性所左右。從小志乃就知道昆蟲的世界中,性與死亡有着強大的連繫,而且以生命去完成繁殖是異嚴肅又高尚的事情,所以他也認為作為油女一族必須把遵守昆蟲偉大的情操。
 
寧次知道志乃並不抗拒身體接觸,他只是無法突破自己的心理關口而已。只是每次兩人有甚麼身體接觸都會在緊急關頭熄火,這一點還是讓寧次非常鬱悶。
 
「真的很難想像你是怎樣被生下來的。」一直跪着讓寧次覺得有點累,所以乾脆把身體壓向志乃,順勢把臉窩在志乃的頸邊。
 
「別懷疑,我爸媽都很愛我的。」說到家裡的事,志乃總會有點停不住的勢頭,「雖然在你們看來,油女家是有點古怪,但是我們的家庭關系都非常緊密的,就像取根當時無法跟父母在一起,我爸就把他帶回來照顧。」
 
「取根?誰?」寧次斜眼看着志乃的側臉,感覺在這個角度來看,他的臉比平常更好看。
 
「算是我大哥吧。」想到早前和取根見面的狀況,志乃牽動了嘴角微笑着,「不過你們最好還是不要見面了。」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但是每次看到志乃的笑容,寧次都會有種重新被攻陷的感覺,心中的壁壘一次又一次的因為志乃的一舉一動而崩潰。輕輕捏住志乃的臉頰把他的臉扳向自己,輕吻試探着那微張的嘴唇,不消半刻兩人的舌尖與肢體就糾纏在一起,志乃搞不清甚麼時候被寧次推倒壓在地上,先前的話題仍然衝擊着志乃的思想,所以志乃顯得比平常更溫馴,沒有抗拒寧次就這樣放肆的跨坐在自己身上,慢慢把風衣上複雜的扣子逐一解開。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