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填充|長篇|充之九|待|

 
 
 
 
「你知道,我不可以……」手按住正解開自己衣服的手,志乃有點不知所措的看着寧次。冷不防寧次突然把他的墨鏡摘下,因為不適應突然而來的陽光而馬上閉上眼睛,同時還未說完的話被寧次的唇舌硬生生的堵住了。每次的呼吸都是對方的氣息,被寧次撫摸過的地方留下了無法消散的麻癢,志乃腦海裡浮現了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念頭。
 
到底現在寧次是甚麼表情?
 
如果突然有人來,怎辦?
 
體溫太高,寄壞蟲會暴動的。
 
亂七八糟的想法讓志乃心思有點散漫,直到寧次在他頸邊留下咬痕,輕微的痛楚讓他稍稍把心思拉回來。
 
一路舔吻過志乃的耳垂延伸到頸項輕輕琢磨着,寧次內心也同時在交戰着。作為人類的本能,寧次渴望更加親密的接觸,可是他更明白志乃對於身體接觸的事存有很大的顧忌,所以他也只能點到即止。
 
知道自己差不多到達極限,寧次自覺的和志乃分開,然後背向志乃不讓他直視陷入窘境的自己。
 
「呃……對不起。」拉着衣襟坐起來看着寧次的背影,志乃再怎會不懂還是知道寧次在幹甚麼。剛才的接觸對志乃也造成了一些影響,但是因為本身就比較慢熱又冷靜得很快,所以才會變成只有寧次一人冷靜不下來的狀況。
 
「沒關係……」回頭苦笑了一下,寧次還是沒有轉過身回來。
 
「怎會沒關係?」仍然衣衫不整的志乃彷彿被觸動了神經而用上了前所未有的聲浪大喊,「難道你一直就要這樣子自己打出來嗎?」
 
「呃……比起你的性冷感,我更不習慣你那麼直白。」尷尬到極點的狀況讓寧次只能夾緊大腿跪下來,心裡默默想着志乃再怎樣晚熟也好,還是知道自己動手這回事。下體的熱度讓寧次快要把持不住了,而始作俑者卻坦白到讓他不能無視這種尷尬,寧次真的無法說明到底自己看上這個難纏的傢伙那裡了。
 
喊了出來發洩夠了,志乃重新把注意力放在寧次身上,看到他仍然用手遮掩着大腿之間,志乃臉上一陣赤熱的別過頭不去看寧次,趁這個空檔把墨鏡和衣服整理好順便也安慰着剛才快要暴走的寄壞蟲。感覺到背向着自己的寧次有着微細的動靜後,停頓好一陣子才站起來然後走向河邊接着是洗手的聲音,即使不用腦袋去想像,整個畫面仍然活靈活現的浮現在腦海。
 
還真有夠尷尬啊!
 
折騰了好一陣子,寧次再次來到志乃面前,俯身把手伸向仍然坐在地上的志乃說,「時候不早了,回去吧。」
 
「呃……你的手剛才……」志乃話沒說完就自動消音了。
 
「是啊是啊、我剛才就是用這雙手弄了!混蛋!」好不容易堅持住形象的寧次聽到志乃的話,瞬間甚麼都堅持不住了,惱羞成怒的寧次想把手收回,卻被志乃更早一步的抓住了。
 
「對不起,是我不好。」各種各樣的意義,志乃多少對寧次感到抱歉。
 
拉住寧次的手借力站起來卻被寧次順勢的拉進懷裡抱住,牽着的手仍然牽着,另一只手環抱着志乃的背輕輕撫慰着,「都第幾次了?早就習慣了。」
 
習慣在我面前自己動手弄嗎?聽起來還真悲哀……
 
這種話志乃當然問不出口,畢竟他又不是日向家的子孫,這種讓人尷尬的想法即使萌生了也說不出口。
 
情緒總算真正平伏下來的兩人仍然沒放開對方的手,默默的走向森林的出口。他們都明白這是專屬於兩人之間的磨合,不能配合的部份就要互相遷就,找尋那個適合的契機和平衡點,在這之前兩人都需要耐心的等待,等待兩人步調相同的那一天。
 
「你知道螳螂在交配中,雌性會把雄性的頭咬掉,然後到交配完成時,就把整隻雄性的身體都吃掉嗎?」明明看來很情深的牽着手林中漫步,志乃卻突然給寧次上自然課。
 
「……那麼,我們誰要咬掉誰的頭?」寧次忍不住聯想到自己和志乃的狀況。
 
「都不要。」雖然乾脆的否定了,但是志乃有點被寧次逗到了。
 
「為甚麼志彌伯父的頭還在?」
 
「……你知道我想說甚麼了嗎?」
 
「『再說就把你的眼珠挖出來。』?」
 
「你知道就好了。」
 
終於寧次的問題惹來了志乃的怒目相向,這讓志乃重新記起這傢伙可還真是耍白目沒極限。兩人一路走到森林與村子接壤的邊沿才放開彼此的手,放開了手卻又不想再往前踏出一步,不捨的情感佔滿了兩人的思緒,兩人同時被凝滯在那一秒間,放開的手再次牽起來。
 
 
 
「用得着那麼依依不捨嗎?」
 
 
 
看到寧次把頭埋在背包裏,天天受不了的抓住寧次的衣領,然後把他的頭揪出來。
 
「你不會懂的。」連掙扎也沒力氣,寧次別過頭不去看天天。
 
「別像個孩子似的,」把通訊器戴上,天天用力的拍了一下寧次的背給他打打氣,「無精打采的,待會別拖後腿。」
 
口裏唸唸有詞的卻沒發出半點聲音,寧次感覺自己正處於一種天人交戰的狀態。雖然不算是工作狂,但是日向寧次總算是個敬業的忍者,只是他也會有想要罷工的時候。當接到砂忍的求援後知道我愛羅被擄加上勘九郎重傷,寧次還在想到自己兩個隊友和砂忍三姐弟淵源挺深的,就只有自己和他們比較沒葛瓜,卻因為志乃一句話就為自己也和三姐弟牽上了綫。
 
「勘九郎是我……和牙的朋友,拜託你了。」志乃的猶豫讓寧次明白到『朋友』絕對不止於『朋友』而已,而寧次似乎不了解志乃的範疇又擴大了。
 
當然寧次還是敬業的,被天天教訓過以後就用最快速度整裝然後和隊伍作最後確認、散開,各自前往目的地。
 
然後,自己要解決的是自己,像這樣的冒牌貨日向寧次一點都不放在眼裡,只是……
 
原來自己的臉配上那種輕蔑的笑容是那麼的討打,難怪志乃看到自己這副表情時總會那麼生氣,而且志乃似乎已經把『把你的眼睛挖出來』當作口頭禪了。
 
想到志乃自然就分了心、然後身上也掛彩了,因為這樣子受傷還真是笨到極點了吧?!
 
集中精神趕快把冒牌貨解決掉然後趕往與天天和小李身邊,再與鳴人會合的時候,我愛羅已經沒了氣息。看到我愛羅安靜的躺着,然後鳴人激動的大聲呼喊,這讓寧次覺得很不舒服。不舒服是因為自己並不為我愛羅的逝去感到悲傷,甚至乎寧次看着我愛羅的屍體,就覺得那是很自然的事。
 
 
 
到底自己死去的時候會怎樣?
寧次忍不住這樣想。
 
 
 
雖然偶爾是有些讓人討厭的行徑,但整體來說還算是人緣不錯,應該還是會有一群人為自己的死亡而哭喊。可是該要死去的就會不因為誰的傷悲而不用面對死亡的命運,轉念間志乃的臉孔浮現在腦海裡,可是寧次不知道自己面臨死亡的時候,志乃是否仍然站在自己身邊。
 
寧次不太希望別人知道其實他仍然深信着命運,如果有天自己要死了那是命運,如果志乃不再和自己在一起那也是命運。只是寧次現在比較接受的是,命運是可以選擇或是改變的,那麼自己選擇去死,那也沒甚麼好遺憾吧?
 
看着我愛羅重新醒來、千代婆婆逝去,寧次心裡就更不舒服。
 
我愛羅死去的確是讓很多人傷心,但是也不代表千代婆婆就可以這樣為他填命。而且讓我愛羅這樣背負了千代婆婆的命,真的比較好嗎?
 
寧次並不知道這樣子好不好,他只知道這一切都是選擇。
 
我愛羅為了保護自己的人民而犧牲,這是他的選擇。婆婆為了拯救重要的風影而以命相換,這是她的選擇。所以到最後誰該死、誰該活下來,就是每個人用生命去作出選擇。
 
曉的襲擊不止砂隱傷亡慘重,就連卡卡西也元氣大傷,別無選擇下木葉等人決定先去砂忍整裝,然後寧次就和勘九郎摃上了。
 
初次跟勘九郎對上眼的時候,寧次就該裝傻甚麼都沒看到,也不該因為好奇而一再注視勘九郎而引起他的注意。
 
 
 
「對象是志乃,會依依不捨是很合理的事。」
臉上乾乾淨淨的人理所當然的站在寧次背後說。
 
 
 
「你是誰?」只是想一個人吹吹風打發時間,被打擾到的寧次冷着一張臉回頭看着沒上妝的勘九郎。其實不是真的認不出來,只是勘九郎的話剛好觸動到寧次,所以寧次也要勘九郎不好受。從砂忍眾人護送我愛羅回村子的時候開始,寧次就注意到勘九郎一直在看着他。不能說是不友善,但是勘九郎的視線中打量的意味太重,讓寧次有點想要發難。
 
「嘿、你是故意的吧!」勘九郎沒有生氣,彷彿他比起擁有白眼的寧次更能看穿對方,「和你比起來,我跟志乃的交情更久。」
 
「那又怎樣?我才是他的男朋友。」寧次撇撇嘴賭氣的說。
 
「你果然是那小子的男友,我就沒猜錯!」勘九郎拍了一下手表示佩服自己的聰明才智,感覺良好的勘九郎有點控制不了好心情,「那時候牙漏了風聲說志乃交了男友,我就很好奇到底是甚麼人,不過那兩個小子都很能守祕密,怎樣問都問不出來。」
 
寧次心裡不斷的叫自己要冷靜,但是從他眼旁青筋爆現的狀況來看,勘丸郎想都不用想也知道這個『志乃的男朋友』生氣了。勘九郎完全不明白像志乃那樣纖細的人,為甚麼會選擇跟寧次那種直白又目中無人傢伙在一起。只是,寧次怎麼說也協助拯救了我愛羅,勘九郎心裡還是覺得不要對他太過份。
 
「沒錯志乃是和我交往中,我才不管他以往交過幾個男友,反正現在就是我了!」本來想吹吹晚風的寧次似乎腦袋也被吹亂了,結果又一頭熱的把心裡話爆發出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