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填充|長篇|充之十一|待|

 
 
 
選擇一個人又或是拒絕一個人,從來都不是志乃擅長的事,志乃總是把自己放在等待又或是被選擇的位置,因為這樣會比較輕鬆。當時志乃察覺到到勘九郎對自己的那點不一樣,只是志乃從來都沒有被家族以外的人投放過感情,所以勘九郎的接近反而令志乃感到手足無措。
 
不是不喜歡,也不是喜歡。志乃只是單純的不知道喜歡或是不喜歡以後,該要做些甚麼又不該做些甚麼,所以他乾脆甚麼都不做,也不讓勘九郎做些甚麼。
 
而似乎勘九郎也明白到一些事情,一些關於志乃的恐懼與不安,所以勘九郎決定讓志乃繼續留在那個讓他覺得舒服的位置,不去把志乃迫出來。可是勘九郎並不知道有些人或是有些事情並不容許太多的等待,比如説志乃,又比如說感情。
 
太多的空間和距離只會放任志乃繼續把自己的繭無限地擴張起來,最後被纏在當中的人只能一直糾纏在特定的距離之外,既不能接近亦不能逃脫。
 
寧次從一開始就不了解志乃,只是寧次受不了那種糾纏不清的感情,結果他很乾脆的把志乃的繭全都破壞掉,然後毫不顧忌的把志乃拖出來,兩人之間的絲線由分隔的障礙變成了連繫的纏繞,最後只剩勘九郎仍然被束縛在原地。
 
如果勘九郎有及時牽起自己的手,那麼是否也會像接受寧次那樣接受勘九郎?
 
這種問題對志乃來說難度太高,就好像叫一個忍校學生去解答上忍考試的問題一樣。
 
當初即使組成八班,對志乃來說都不過是工作加上作為忍者的同伴而已,沒有故意跟誰建立親密的關係,也沒有故意疏遠誰。更何況要跟志乃建立關係也不是容易的事,雛田和牙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們情願多給志乃一些私人空間,好讓大家都舒服一些。
 
直到寧次把所有志乃所創造的常規都破壞掉,無視了油女家獨有的那份疏離感亦摧毀了志乃的保護罩,那種暴風過境的氣魄讓志乃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就被寧次套牢了。
 
也許就只有寧次看透了志乃那種疏離背後,隱藏着渴望着與人建立關係的寂寞,所以他才會不顧一切把志乃抓住。抓緊了寧次的手並不代表志乃能夠毫無顧忌的相信他,人際關係對志乃來說仍是那麼複雜和痛苦。
 
特別是鹿丸把阿斯瑪的死訊帶回來的那一刻,志乃感覺到心底深處有一些東西斷裂了,然後溢出的情感像油污一般把心中某一個地方染上了濃烈的顏色,危險又至命。
 
 
 
「志乃,不要發呆了!」
 
 
 
牙高分貝的聲音在前方五十米外響起來,志乃回過神來把寄壞蟲召回來統合情報。即使偶爾走了神,志乃仍然能短時間把狀況重新掌握。
 
日常的團隊練習並沒有因為紅老師缺席而終止,紅班三人更因為紅老師的缺席而更加投入訓練,因為他們知道往後的日子已經不能再依賴紅老師,成為母親的她往後會把全部生命獻給腹中的孩子。這段日子對他們三人來說並不容易,阿斯瑪的過去讓紅受了很大的打擊,三個人每天幾乎都是森林演習場以及紅老師的家兩邊跑,除此以外就沒有別的地方要去,而他們也沒有心思要去甚麼地方。
 
看到紅老師,志乃想到自己的母親。
 
志乃對母親的回憶並不多,過於年幼也沒有太多相處的時光,志乃最深刻的其實就是父親特意放在自己房間的照片。每次看着到照片中母親的臉容,志乃都會忍不住想,那和母親幾乎一模一樣的臉,就是母親最好的遺物。所以即使記憶不多,志乃仍然感受到母親在他生命中的重量。
 
突然,好想她。
 
油女家對於生死和自然界的心態與常人有些不同,所以他們對於往生者的態度也跟常人不一樣。志乃的母親沒有墓地,更正確來說油女家所有過去的成員都不曾擁有自己的墓穴。就像別的古老宗族一樣,油女家在木葉擁有着一片不容侵犯的土地,而油女一族重視這片土地的最大原因,那裡除了孕育了各種各樣的生命外,亦是油女族人的安息之處。
 
把雛田送回去已經差不多太陽下山,別過牙以後志乃遊遊蕩蕩的並不想回家,慢慢走出熱鬧的燈火隱身於漆黑的山徑。正好父親外出任務,即使不回家也不會有人擔心,志乃決定這個夜晚去探訪那些守護着山林的族人,這是連父親都不知道的祕密。偶爾志乃會趁父親外出的時候偷偷一個人跑到油女家的屬地山林待着,直到父親回來前才會回家。
 
 
 
所以當志乃把跟蹤他的人放倒,然後發現那時寧次的時候,志乃破口大罵。
 
 
 
「你是怎樣了?想要被我殺死?」志乃看着因為被寄壞蟲吸吃了不少力量而顯得有點力不從心的寧次,心裡莫名的憤怒。
 
「我不還是活着嗎?」依着樹幹無聲的笑着,寧次就知道志乃會認出他,只是他也知道如果志乃沒認出他,大概就要死在志乃手上。
 
半夜的山裡彌漫着一種獨特的安寧,也許是因為那是屬於油女家的領地,寧次總覺這片土地就如志乃一樣,沉默而溫柔。只是,眼前的志乃似乎被不安所包圍着,而且志乃看着自己的神情還帶有一絲絲的恐懼。
 
還未回過神來,志乃的臉前突然湊近到寧次面前,在寧次還未反應過來之前志乃就捧着寧次的臉用力的吻下去。心裡狂野的部分被志乃的動作挑釁了,想要反過來回應志乃的吻的同時,卻又被志乃甩開了。
 
「你……怎麼了?」瞪眼看着志乃,寧次對於已經退開了的人感到莫名其妙。
 
「你的力量恢復了,趁還認得下山的路,快回家去。」別過頭不去看寧次,志乃的語氣有點飄忽。
 
提氣測試一下自己的力量,似乎在接吻的過程中,志乃把寄壞蟲吸食掉的力量還給了寧次,這倒是寧次不知道油女一族的身體還有這種充電的特殊技能。
 
「我不回去。」伸展了一下身體,寧次拒絕在這種時候扮演聽話的男朋友,「你這陣子一直避開我,別跟我廢話甚麼的為了照顧紅老師。」
 
在月光的照耀下,志乃的臉看上去蒼白得有點透明,不安的情緒就更明顯。寧次毫不猶豫的靠近直到兩人之間不留一絲空間,寧次的雙臂繞過志乃的頸後不經意的撩動着,讓志乃忍不住顫抖了一下想要退開。
 
「別動!」寧次突然而來的吼叫破壞了山林間的安靜,亦把志乃內心搖搖欲墜的平衡摧毀了。
驚惶的看着寧次更想要退開卻被抱得更緊,過份用力的擁抱讓志乃胸口有點疼痛,但其實志乃自己也說不上到底那是心理上還是生理上的痛。
 
「你在害怕,你怕我們其中一個要死。」寧次在志乃耳邊輕聲的唸着,而他的質問讓志乃無法辯解。
 
 
 
志乃害怕死亡,比想像中害怕。
 
 
 
當阿斯瑪的死訊傳回來的時候,所有人震驚得連哭喊都忘了,回過神來的時候,大家更擔心鹿丸等人的心理狀態,所以其他人連一點點悲傷的情緒都不敢表露。
 
這種狀況下除了十班三人以及紅老師以外,似乎誰都沒資格表現悲傷,八班三人盡責的守在紅老師身邊的時候,三班和七班也默默的陪伴着十班。
 
寧次記得當日十班狼狽回來的情況,其實在他們回來以前,消息早就傳回村子,只是大家都隱暪着紅老師不讓她知道阿斯瑪的事情,因為鹿丸堅持由他把消息告知紅老師。
 
沒有任務在身三班和八班守在村口守候鹿丸等人,而當井野看到雛田和天天的時候,忍耐着的情緒終於再也忍不住的爆發出來,三個女孩抱在一起痛哭着,連帶丁次也忍不住默默地哭着,唯有鹿丸仍然像失了神一樣,不哭不喊的目無表情。
 
「我去紅老師家一趟。」鹿丸小聲的說着,也不知道是對自已說還是對別人說。
 
「我也去。」看着鹿丸跌跌撞撞的身影,志乃也小聲的說了就跟着走,同樣志乃的背影看在寧次眼裡,也是飄忽得隨時墜落。
 
然寧次、志乃、鹿丸,三人之間保持着一定的距離同行着卻又像是陌路人似的來到了紅老師家樓下,鹿丸回頭以眼神請求二人留下,然後他倆就這樣相對無言的等待着。
 
等待鹿丸的時候,寧次察覺到志乃若無其事的迴避着和他的眼神接觸,只是寧次並不知道志乃的迴避意味着甚麼,所以寧次反射性的想要靠近去拉志乃的手。
 
猶如直覺反應一般,寧次還未碰到志乃的手以前,志乃就已經退開了兩步,而注意到寧次一臉意外的神情,志乃嘗試解釋自己的行為,「會被看見。」
 
的確、他們雖然沒有刻意隱瞞朋友家人,但是也沒有打算在全村面前公開一切;只是、寧次更確定的是志乃在撒謊,他的迴避並不是怕被看見。
 
來不及追問,他們就看到鹿丸拖着緩慢的步伐從樓梯走下來。
 
發紅的眼眶讓他們知道鹿丸哭過,但相對來說他的情緒已經比剛才平靜多了,勉強向二人擠出一抹微笑,說了回去找丁次就撇頭走掉。
 
本想跟鹿丸一起回去和小李等人會合,卻在邁出兩步後發現志乃仍然呆在原地,回頭疑惑的看看他,志乃震抖着嘴唇卻沒發出任何聲音。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