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這裡養了一只羊
關於部落格
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咩
  • 1652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火影同人|寧志|填充|長篇|充之十三|待|

 
 
在寧次反應過來以前,志乃已經迅即的把風衣脫掉丟到一邊順便把上衣牽掉,不消一瞬間志乃就已經把自己的上半身脫光,然後粗暴的扯開寧次的和服衣襟,志乃雷厲風行般的動作其實讓寧次驚訝多於興奮。跟志乃的狂亂相比起來,寧次反而冷靜得像坐在道場冥想一般,不管自己和志乃已經半裸着上身,寧次仍然能沉着巧妙地用不傷人的手法把志乃的手腕扣着,制止了他那狂暴的動作。
 
在志乃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寧次換個手法把志乃的頭按在懷裡撫順着他的頭髮,另一只手輕輕拍着他的背像安慰小孩子一樣反覆呢喃着,「慢慢……慢慢呼吸……」
 
志乃的動作被寧次的行為打亂了,更正確來說是寧次的行為把志乃混亂的行徑制止了。臉頰緊貼在寧次裸露的胸口,那種恆常的體溫讓志乃慢慢的冷靜下來,先前短促而凌亂的呼吸亦漸漸地平靜下來。
 
寧次身上經常帶着檀香的味道,是那種從骨子裡滲出來的味道,淡薄又持久。香味散發自寧次的肌膚,緊貼着寧次赤裸的胸膛讓志乃吸入的每一口空氣都帶着這種能讓人鎮靜下來的香氣。安靜下來的志乃彷彿睡着了一般,不作聲亦不掙扎,但是寧次知道志乃仍然是清醒着的,所以他慢慢放開然後扶着志乃的肩膀讓他站好。
 
 
 
「你不是害羞了吧?」看到志乃久久沒有抬起垂下的頭,然後發現他耳根越來越紅的,寧次恍然大悟。
 
 
 
仍然是一語不發,志乃撇過頭不去看寧次,似乎寧次說中了他的心事。突然間寧次想到過去那麼多次被志乃熄火的狀況,心裡默默的想着總算一次討回來了。寧次當然知道再怎樣耍白目也不要在這種時候來跟志乃瘋,不然就真的會被他把眼睛挖掉。
 
「在我面前不管你做甚麼,都沒甚麼好丟臉的。」寧次再次把志乃抱住,不過這次不是安慰或是鎮靜性質的擁抱,而是撒嬌的雙手環着志乃的腰間,然後側着臉在志乃頸邊磨蹭。
 
寧次的了解和包容讓志乃的心慢慢溫熱起來,回應着寧次的擁抱,志乃雙手繞過他的背收然後緊扣着,平復了情緒後志乃終於說出了第一句話,「對不起……」
 
「為甚麼?」抬眼看着志乃,寧次不解。
 
「為了……所有。」嘴唇輕貼着嘴唇,沒有煽情的交流,志乃主動輕吻着寧次沒有了先前的狂野,但是更接近兩人的真心。
 
緩緩地分開、視綫看進了對方的心裡,這一次他們都心動了。
 
沒有多餘的言語,細細密密的吻落在對方的臉龐以至身體上,寧次無意識的把身體壓向志乃,背靠向了牆邊借力的志乃慢慢有點使不上力氣,終於志乃挨着牆跌坐在地上,然後寧次順勢跨跪在志乃的身上,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動。
 
緩慢下來確認過眼神,志乃心中所有的抗拒全都拋在腦後,主導着步調的寧次雙手在志乃身上不輕不重的遊走,陌生的感覺讓志乃忍不住繃緊着身體。很久以前志乃就知道寧次對造愛是有經驗的,即使寧次不說他還是知道,畢竟日向家的變態都不是第一天的事了,所以志乃早就有心理準備如果和寧次走到這一步,一定是由寧次來帶領。
 
 
 
可是,對於未知的領域,志乃還是無沒控制自己的恐懼。
 
 
 
「你緊張了嗎?」輕舔了志乃的嘴角一下,寧次的表情看上去既煽情又無賴。
 
「這種時候說這種話,你知道有多討厭嗎?」雖然是故作鎮定,但是志乃清楚感受到自己聲音和身體都在顫抖着,他已經搞不清楚到底只是單純的害怕還是混雜着其他情緒,也許他對情欲一類的事情非常遲鈍,但是這不代表他沒有感覺。
 
從意亂情迷中稍稍抽身,寧次把燈火點亮了好讓兩人能夠看清楚對方的臉。重新跪在志乃身邊,寧次扶着他的臉認真的端詳了一陣,在志乃仍然疑惑着寧次的舉動時,寧次突然摘掉志乃的墨鏡然後順便把他推倒在地上。
 
頭撞在地上的痛楚讓志乃皺着眉頭又想抱怨些甚麼,但是在這之前寧次已經一氣呵成的把志乃的褲子解開拉下,手法俐落得讓志乃不爽大過於尷尬。寧次迅速的跨坐到志乃身上,臉上張狂的欲望在燈火閃爍下顯得格外露骨,志乃被寧次盯得甚麼都說不出口。兩人同時抽一口氣穩住了自己的情緒,寧次捧住志乃的臉輕吻着低聲呢喃着,「沒好麼好害怕的。」
 
下定決心的寧次亦把自己的褲子解開脫下,不再有所顧忌的撫弄着志乃的身體,對於如何挑起肉體的快感寧次可是清楚得很,即使以男性作為對象還是第一次,寧次還是知道如何去挑逗志乃的身體,引導着他的感覺。隨着觸摸的次數和強度增加,志乃的身體慢慢起了變化,同時寧次的慾望也越來越高漲。
 
被壓着躺平的志乃視線所及並不能看清楚寧次實際在搞甚麼鬼,他只能用身體去感受着寧次的撫摸和親吻,受不了那樣赤裸的接觸,志乃忍不住閉上眼睛想要逃避。只是寧次的動作越來越色情,志乃作為人類應有的情欲完全被點燃起來,甚至乎察覺到寧次竟然手口並用後,志乃幾乎要要當場逃掉。
 
然而受不了的人不止志乃,志乃有注意到寧次的呼吸漸漸變得急速,直到寧次突然發出略帶痛苦的低鳴,擔心的心情勝過尷尬的情緒,志乃睜開眼用手肘撐起上半身好讓自己看到寧次的臉。親眼看到寧次埋首在自己下半身的動作,志乃差點就要甚麼都堅持不住。
 
寧次漲紅着臉表情似乎因為某種疼痛而扭曲,眉宇間卻又伴隨着因為情欲而來的狂亂,志乃察覺到寧次的痛楚似乎跟他在自己身後的動作有關。來自動物的本能,志乃撐起身體背靠向牆邊,然後把寧次拉起改為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從被挑逗的位置改為去挑逗的位置,學着寧次那樣撫慰他的身體,試圖讓寧次舒服一點。志乃的動作讓寧次有些意外,不過志乃從來都是聰明的孩子,做愛這種事情只要放開了就其實沒甚麼大不了。輪到志乃做主動,寧次在自己身後的動作也緩下來抬眼和志乃的視線對上,七情六欲全都掛在那副平常沒甚麼表情的臉上,志乃溫柔的注視讓寧次心中某個堅固的地方慢慢崩潰,寧次有種想哭的衝動。
 
把身體交給志乃,寧次一只手按住志乃的後腦開始了另一輪的深吻,另一只手持續地在自己身後做着準備,寧次突然有點分心了。
 
到底志乃知不知道即將要發生甚麼事?
 
原來到這種時候,會完全不覺得羞恥或是難堪啊!
 
真的要進入時,志乃到底會多震撼?
 
唇舌持續的交纏,志乃並不清楚接吻以後該如何發展下去,也許再繼續吻一下也無妨。只是在寧次開始修正兩人之間的位置,然後下體被調節到寧次的股間的時候,志乃突然意識到寧次的意圖還來不及震驚之前,寧次已經一鼓作氣的讓志乃進入了。
 
被寧次封了嘴之餘又過於震撼所以喊不出來,但是志乃仍然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緊緊抓住寧次的手臂,忍不住僵硬了身體想要坐直身子。
 
「別動啊、混蛋!」寧次忍不住罵了出來。
 
原來是要慢慢來的?!寧次有忍住了沒對志乃罵髒話,卻忍不住心裡吐吐自己的糟。
 
強烈的劇痛讓寧次原全失去所有力量,在他想要喘一口氣的時候志乃竟然突然亂動了,寧次單手抵着志乃的胸口,別過頭終結了漫長的親吻改為破口大罵。即使是開罵了,寧次另一隻手仍然徘徊於兩人結合之處試圖減輕肉體上的痛楚,全身上下都使不上力的寧次只好伏在志乃身上,身體的重量順勢阻止志乃掙扎,但同時讓兩人之間變得更緊密。
 
再怎樣性冷感也好,一旦燃燒起來結果還是變成下半身思考,灼人的熱度彷彿不只包圍着志乃的下半身,就連腦袋裡所有的理智常規道德甚麼鬼東西都被這團火焰燒得甚麼都不剩,而志乃按照寧次的說法一動不動並不是因為他真的有把話聽進去,而是因為寧次太過緊張而繃緊着身體,令到被夾緊的志乃同樣動彈不得。
 
猶如災難一般的膠着狀態維持了好一陣子,習慣了那份持續的痛楚與熱度以後,兩人慢慢回復了一點點思考能力,寧次亦總算回過氣來抬頭看着志乃,對上眼的同時兩人尷尬得別過頭去不看對方。
 
對於男人和男人之間的做愛,志乃心裡只有個模糊的概念,至於實際會如何發生其實志乃幾乎是無知的。志乃心裡忍不住想,他連男女之間是如何發生都所知不多,就要跟寧次那樣跳階發展,會變得如此亂七八糟還真的應該是意料之內。
 
當然,日向家對於繁衍有多重視志乃是知道的,即使寧次不說志乃也知道,作為日向家這一代的長男,寧次從來就不純情。正因為這樣,志乃早就有了把自己交出去的覺悟,所以當寧次反過來完全地豁出去,志乃對寧次一直以來的認知似乎都全盤推翻了。
 
伸手去把寧次凌亂的頭髮撩起整理到一邊的頸側,看清楚那張漂亮的臉因為疼痛而緊皺着眉頭,臉頰至耳根漫延着的紅潮同時訴說着肉體接觸所帶來的痛楚與快感。寧次感受到的志乃同樣體驗着,所以當兩人再次對上眼的時候,欲望把兩人的猶豫全都淹沒了。
 
爆發的情感與欲望從瘋狂的吻開始,過度粗暴的磨擦所帶來的痛楚並沒有因為親吻而有所舒緩,痛楚與快感混合的熱度讓兩人更加胡亂衝撞,惡性循環似的疼痛來得更劇烈。但是他們都止不住追求欲望與快感衝動,彷彿那份痛與熱度能夠幫助他們把心裡的情感呼喊出來傳遞到對方心中。
把自己完全交出去,寧次用行動告訴志乃自己是如何對待他。日向寧次的尊嚴傲氣以至脆弱,全部都可以交給油女志乃。
 
 
 
所以志乃終於認清,一直以來用着各種各樣理由推開寧次的自己有多幼稚和自私。
在這種沒有希望的世代,還在計較甚麼能夠在一起多久未免太膚淺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